首页 > 言情 >

我家王妃有点迷

我家王妃有点迷小说

我家王妃有点迷

更新时间:2019-08-22
小编评语:战王爷北九渊捡回了一个小道士。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我家王妃有点迷图1
我家王妃有点迷图2

古代言情小说《我家王妃有点迷》主要围绕清池北九渊两人之间展开了一幕幕精彩的故事,小说作者是千苒君笑,小说主要内容丰富,男女主之间互动有爱又有趣,故事的讲的是,战王爷北九渊捡回了一个小道姑,都说道士应该清心寡欲,可是这个叫清池的小道姑却像是掉进了钱眼里一般。

精彩节选:

北城不放心:“万一我去了,道长下了马车怎么办?”总要在眼皮子底下才放心。

清池:“那我和你一起去?”

但要是遇到熟人,这样更让他不放心啊。

清池叹道:“唉,你怎么比贫道还纠结。贫道保证在车里哪里也不去还不行吗?你快点,一会儿卖完了。”

今天清池本来是要出来尽情地玩乐的,明明她顶着的是北九渊的身体,完全可以作威作福啊,为什么要委屈自己一整天都坐在马车里呢?

她仔细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发现还是北九渊的安危更重要。反正她现在已经如愿出来转转了,也看见了街上的热闹了,她现在是代表战王,必须要高冷一些。

这厢北城去排队买点心,正好街面上走着一位翩翩公子,锦衣华服,玉冠紫带,手里摇着扇子,一派神气得意的样子,像只高傲的公鸡谁也不放在眼里,身边带着个低眉顺眼的随从,大摇大摆地往这边走过。

结果他不经意间往这边看了一眼,恰好见得北城正买好点心出来,不由脚下顿了顿,收了折扇指着北城的背影与身边随从道:“那个不是战王身边的人,叫什么来着,我一时想不起来。”

随从应道:“回公子,是不是叫北城?”

“哦,对,好像是叫北城。”神气的公子举步就跟了上去,看见了街边角落里停着的马车,不明意味地笑了笑道,“想必战王也上街来了,他不是请病假了吗还出来晃悠,过去看一看。”

北城眼睛也很尖,刚把点心递进车里给清池,回头就看见那主仆正朝这里走来,他神情微微一震,对车里的清池道:“道长,有人来了。”

清池不满地哆道:“叫我王爷,是谁让你如此恐慌?”

“是……太子。”

清池立刻就有些同情并且理解北城:“难怪你如此慌,太子,那可不就是皇帝的儿子么,他怎么能出来逛街呢?万一被刺杀了怎么办,我们快走,不要摊上这种倒霉事。”

北城嘴角抽搐,道:“走不了了,他看见了我们,若是贸然调头走,反而叫他有话说。一会儿若是躲不过去,道长……咳,王爷就见见他。”

这下换清池有点慌:“这人好相与么?好的还是坏的?我需要对他恭恭敬敬的么?”

眼见着人越走越近,北城低低道:“王爷对他敬而远疏,但他一直想主动拉拢王爷,却一直没有得逞过。”

清池一脸茫然:“那我应该是一番什么样的姿态?”

北城回答精辟:“高冷,但不无礼。”

清池坐在马车里,手忙脚乱地理了理自己的衣裳,兀自揣摩着北城话里的境界。好歹对方是太子,的确不可以太无礼,但北九渊也是一位战王,身份高贵冷艳,不能没有一定的姿态。

清池很紧张,因为这是她第一次为北九渊代言。嗯,不能给北九渊丢脸。

转眼间,那位太子就已经走近了。北城清了清嗓,故意抬高了声音与太子见礼道:“参见……”

不等他说下去,太子便主动用折扇托起了北城的手,阻止道:“出门在外,耳目众多,礼数就免了,叫我公子。”

“是,公子。”

太子看了一眼马车里没动静,便笑道:“北城是吧?你家王爷可在车里?”

北城应道:“正是。王爷闭门不出多日,病情有所松懈之日,便到街上来转转。”

“我就说呢,战王不是告假了么,”太子道,“先前还以为看花了眼。”他本想上前撩起车帘,被北城闪身挡在了面前。太子也不恼,问北城,“怎么的,我见不得?关心一下王爷的病情也不行?”

北城毕恭毕敬道:“公子,王爷身体尚有不适,不宜见客,还请公子见谅。”

太子眸子一转,继而就笑了起来,道:“不宜见客,可又置身在这市井闹市之中。不说我不信,你家王爷向皇上告假,满朝文武也不怎么信。百官何时见过他生病懈怠的?”说着笑意便加深了几许,“莫非,这其中有什么猫腻不成?”

北城心里实在没底,万一清池露馅儿了怎么办?

这时,马车里传出一道淡淡的嗓音,宛若天籁,温和却又带着无法忽视的气势,道:“北城,不得对太子殿下无礼。”

北城愣了一愣,恍惚间以为王爷又回到自己的身体里了。他心里稍稍安了安,便往侧边上让了让。

太子便了无架子又主动套近乎道:“九弟也不要恼,看样子这北城忠心护主得很,有他在九弟身边我就放心了。九弟是不方便见人么,病情怎么样了?”

反正言外之意就是今个不见到北九渊本人,这太子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说了一句话之后,清池反而不慌了。这个高冷的境界她虽不能理解,好在北九渊的清贵高冷仿佛是与生俱来的,只要稍稍严肃一些,就算语气很温和随意,却偏偏让人生出一种难以亲近的疏离之感来。

一只白皙分明的手从里端捞起了帘子,清池身体微微前倾,便不紧不慢地抬眼看了太子一眼。这一眼过后,清池心里就更淡定了,站在她眼前的不像是出门自带光环、金光闪闪的太子,更像是一只五光十色的花公鸡。

太子生得不错,看起来也算俊朗,但有些疲老之态,眼神漂浮,面色油光,不是太虚就是太不知节制。他和清贵自持的北九渊相比起来,简直一个凡人,一个神仙,差的不是一点点。

清池心里有种莫名的欢喜。

北九渊,九渊,不是谁都能比得上的。

太子如愿见到了北九渊的容颜,一时怔愣,反而不知该说什么了。有限的马车空间里,仿佛都因为北九渊的身形轮廓而愈发晦暗了去。

清池不悲不喜,声音依旧平和道:“不过是些小病,有劳太子挂怀。”

太子尴尬地摸了摸鼻子,笑道:“见九弟无恙,那我就放心了。我不得不提醒九弟一句,这回生病也生得太久了些,朝事可不能长期罢免,不然皇上那头要不高兴了。前两日皇上还在问,九弟的病为何还不好。”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