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养龙秘事

养龙秘事小说

养龙秘事

更新时间:2019-08-26
小编评语:是懦弱的饿死,还是与仇人同归于尽,这是个问题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养龙秘事图1
养龙秘事图2

《养龙秘事》主角是钟文斌刘幽兰,作者:蜀山上人,养龙秘事小说讲述了:你犹豫偷吃了一条人家的黑狗被一群村民绑了起来,打算明天献祭给龙王,你被丢到了一件黑漆漆的大殿里面,你三天没有吃东西了,现在,你面前有一块腐烂的肉,吃了能生死人肉白骨,刀枪不入,却只有一个月的寿命,你敢吃吗。

精彩节选:

1932年,东北一荒僻的山间小村子中,天还未亮,一众村民们手拿铁镐、扁担,抬着沙包站在村子口。

他们的目光都注视着百米开外的山沟子大坝,那大坝此时墙体开裂,裂缝像蜘蛛网一样,随时都可能坍塌,一声声巨大的轰鸣声不断传来。

而在村民的跟前,躺着一具尸体,早已经断气,死状恐怖,尸体全身都湿淋淋的,浮肿发白,好似浸泡在水中有数日,最诡异的是头颅不知去向。

尸体是谁,为什么在这儿,所有人都惶恐不安,将目光转向了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刘乡保,这已经死的第三个了,怎么办?”

刘乡保也是哆嗦,拄着拐杖盯着大坝方向:“这龙鸣声已经响了一晚上,咱也没办法啊。”

水坝有龙声,这事已经持续了将近三天,每到晚上就发出吼叫声,为了查探究竟,村民们派了三个人,但都死于非命,一个被剖了膛、一个被吃了心脏,至于最后一个就是地上躺着的。

一时间恐惧在村子里蔓延,当地流传着一个传说,说是水龙王作祟,要毁了大坝。

水龙王指的是民间的龙王庙,水坝没落成之前,旁边曾有个龙王庙,香火一直都挺好的,后来被规划后就拆了,虽然村里人反对,但是也无济于事,自然也就将罪魁祸首怪罪到了这上面。

这事以讹传讹,闹得很凶,大乱之年,外出就只能干着行乞的行当,谁也不愿意出去,后来又有村民提议选个人祭祀才行,这样才能让水龙王息怒。

然而作为东山村德高望重的老辈人物,刘乡保自然不希望闹出人命,尤其是这兵荒马乱的年代,劳动力本就不足,所以就给压制了下来,只能无奈道:“别瞎猜了,今儿个我去外头请些人来帮忙,你们可别闹事。”

东北小村子的民风一向彪悍,村民们虽然答应,但是等到刘乡保出了村子后,一个个开始不安分了。

正巧正午时分,水坝那再一次传来了“砰”的一声巨响,与此同时,坝体开始龟裂,水流渗出,还没等村民们反应过来,伴随着一声惊天怒吼,水坝破开了。

滔天的洪水顿时倾泻而下,东山村地势稍低,大水从村子小溪边上冲过,随时都有淹没的危险。

见此,所有村民都惶恐不安,家家户户都赶忙安排老人孩子要逃跑,但大水之下,村子成了个孤岛,谁也无法逃脱。

一时间,哭喊、不安、恐惧在村子里蔓延,大水渐渐腐蚀村子,直到最后,水坝再次传来一声龙鸣,伴随着的,一个古怪的玩意宣泄而出。

那是一个古庙,和民间的城隍庙相差不多,被大水腐蚀的锈迹斑斑,上面青苔遍布,古庙倒塌了将近大半,冒着阵阵寒气。

突如其来的一幕,令所有村民们都慌神了,古庙在水中平稳滑行,直到村子口才停了下来。

“是水龙王,咱们完了,完了……”村民们呆若木鸡,谁都不敢靠近,只能远远观望。

这时候,有人再一次提议,必须要找人祭祀才行,不然他们都得完蛋,那么到底该找谁当这个替死鬼呢。

正当大伙一筹莫展的时候,有村民喊道:“对了,咱们前几天不是抓了个偷狗贼吗,那小伙子把他拉出来。”

众人纷纷附和,随后一个穿着破烂,体形消瘦的少年被众人五花大绑的抬了出来,神情愤恨,但似乎多日未吃饭,有点萎靡不振。

少年名叫钟文斌,是一个孤儿,大乱之年到处流浪,正巧摸到了东山村附近,只因饿的头昏,将一只黑狗给煮杀吃了,因此被村民们给抓了起来,足足关了将近三天时间,连口窝窝头都没吃过。

这三天里头,钟文斌也听到村子外有动静,整日提心吊胆的,今天刚被放出来,就见到外头发了大水。

“你这偷狗贼,年纪轻轻不学好,今日就让你赎罪。”村民们围着钟文斌议论纷纷,就跟整的天大的仇恨似的。

钟文斌也懒得理论,挺了挺身子,直接骂娘:“去你大爷,就吃了你们一条狗,赎罪个屁。”

愚昧的刁民是不可理论的,钟文斌走南闯北,见识多了,只不过在这村子触了霉头罢了。

村民们见状,一个个指着钟文斌:“这娃子心中戾气重,不能留,赶紧送到那古庙里去。”

看着这帮子村民那愚蠢的样,钟文斌也是恨得咬牙切齿,无奈脱不了身,连拉带拽的被拖到了古庙门前。

那古庙一靠近,寒气很重,还带着水草的腥味,钟文斌打了个哆嗦,抬头一看,眉头皱的很厉害,古庙很诡异,大门敞开,大白天的,里头竟然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钟文斌原本盘算着逃跑的路线,但是一看这村子都被大水给包围了,跳进去等于送死,后头还有一帮子刁民,思来想去,只能心一横。

“你们这帮畜生,老子死了也会来找你们的。”钟文斌骂完以后,看到村民眼中的惶恐,顿时感觉到解气,于是二话不说扭头就钻入了古庙里头。

死,对于钟文斌来说从来都不是个沉重的负担,世风日下,人心不古,活着其实就是受累。

古庙内湿气寒重,一进去,一股子寒意就迎了上来,钟文斌回头一看,外边的村民一个个都在观望,然而令人有点意外的是,他们的身子好似照射在画幕上一样,扭曲不停。

这年头有鬼吗,没有人知道,但世界太大,有些事没法去解释。

钟文斌独自站在古庙里头,也不敢动,身子被捆绑的结实,麻绳捆绑着双手无法挣脱,只能死死的盯着黑暗中的各个角落。

忽然间,龙鸣一响,古庙微微颤动了下,钟文斌双腿一软,差点就跌倒在地上了,这声音震的人耳膜发聩,他赶忙趴在地上,越想越觉得邪乎。

与此同时,角落里头忽然亮起了两道绿光,就好像眼睛一样,妖异可怖,钟文斌想到了猫,只有猫才会有那么可怕的眼睛。

被押的路上,钟文斌看到过那个没了脑袋的尸体,死的很可怕,立马有点紧张了。

“大哥,咱们有话好商量,我也是个苦命人,要害就害外头那帮龟孙子。”钟文斌可不是啥大善人,要死就拉一帮人垫底,这样才能解他的心头之恨。

黑暗中,那双眼睛死死的盯着他,也没有吭声,钟文斌一看不对劲,狠劲一上来,壮着胆子往角落里头走了几步,一看没危险,又顺势挪了两步。

就这样到了跟前后,一弯腰,死死的盯着那绿色的眼睛,还别说,这事也就钟文斌能干得出来,足足瞅了有三十秒左右。

这时,外头忽然划过一道闪电,黑暗瞬间散去,那一刹那间,钟文斌看清了,吓得两腿一软,这次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

他看清了,这是一条石龙,盘卧在古庙里头,那绿色的玩意是石龙的眼睛,钟文斌呆愣片刻,似乎想到了什么,顿时欣喜若狂的爬了起来。

刚瞬间的白光,钟文斌发现边上好像有个煤油灯和火折子,匆忙摸索过去,在墙上找到了个火折子,划了两下后,整个古庙立马透着暗淡的火光。

古庙内,那条石龙清晰可见,沿着墙壁绕成一圈,龙嘴对着正门,钟文斌也感觉颇为新奇,正巧这时外头大水一碰,龙鸣又响起来了。

这一次,钟文斌听出来了,是这条石龙发出来的,顿时恍然大悟,他能够解释为啥这三天时间里头听到了怪叫,原来都是这玩意发出来的。

不过想想也是够诡异的,为啥能发出怪叫声呢,钟文斌思索片刻,摇摇头也不管了,他直接盯着石龙的两只眼睛,好像两个玛瑙一样,看得他两眼发光。

穷惯了的钟文斌自然是鬼迷心窍,跑上去在石龙嘴里划了两下,利用锋利的石牙将麻绳解开以后,直接扒拉起了眼睛。

人在穷时,看啥都像是宝贝,钟文斌就是这样,他饿的头昏眼花的,只晓得弄两钱,再跑出去买点吃的。

可还没来及扒拉下那两宝贝,忽然间,咔嚓一声,石龙身体断裂,钟文斌傻眼了,惊惧的盯着石龙,手里还抓着龙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