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总裁 >

许我长相忆

许我长相忆小说

许我长相忆

更新时间:2019-09-09
小编评语:故事环环相扣,跌宕起伏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许我长相忆图1
许我长相忆图2

作者夜萱的最新女频爱情小说《许我长相忆》,主角许思凯相翊,主要内容:相翊尽可能的放空自己,小心翼翼的呼吸,小心翼翼的感受着窗外被隔绝的喧哗、感受着对面车道急速穿梭的车流、感受着林清那个急促的像是游乐场云霄飞车的大转弯。

精彩节选:

心理咨询室。

不,不是的,她没有病,她没有任何的心理问题,也不需要任何人的安慰和开解。

她也没有秘密,绝不会在旁人面前露出一丝一毫的破绽,更不会轻易的,就被一个才认识不足半个小时的陌生人看出破绽。

可是,如果他什么都没有看到,那他又为什么会对自己说出“你也不是那么讨厌和人交流嘛”这样的话?

相翊下意识的去摸自己的脸,指尖滑过细嫩的皮肤,那种感觉让她心安,也让她心痛。

“你怎么了?”林清察觉到相翊的反常,皱着眉头,微微有些紧张的问道。

“没什么。”

相翊摇摇头,尽可能的笑得开朗:“可能是因为刚刚的事情,还有些紧张吧。”

“好了,事情既然已经过去了,那就不要再想了。是我不好,明知道你应付不来逢场作戏,这样的场合,我应该来陪你的。相信我,我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第二次。好了,从这里到你家还有很长一段时间,你累了吧?那就什么都不要想,闭上眼睛好好休息一下吧。”

林清是司机,因而不敢分心,目光专注的盯着前方,只偶尔见缝插针的侧过头,对相翊扯出一个温柔的笑。

“嗯。”

相翊没辩解,也没跟林清说她认识了一个叫做路远的奇怪男人,只是将手探到车座的缝隙里,娴熟的将座椅调整到一个舒适的高度,接着将头轻轻靠在玻璃窗上,依言闭上眼睛。

这是相翊的习惯,尽管她很清楚,这样的***很难入睡,只要一个小颠簸,就会把脑袋磕出一个大包,只是她根本就没想入睡。

心里装满了心事,大脑却能什么都不去想,她的神经哪有那么大条?

只是假寐也很好,自欺欺人的告诉自己什么都没发生,什么都不去想,就很好。

她尽可能的放空自己,小心翼翼的呼吸,小心翼翼的感受着窗外被隔绝的喧哗、感受着对面车道急速穿梭的车流、感受着林清那个急促的像是游乐场云霄飞车的大转弯。

可她还来不及睁开眼睛,剧烈的抨击声和急速倒退的失重感便毫无征兆的包围了她,像是一颗被忽然抛上天的篮球,却又因为安全带的桎梏,被猛地拉回,重重砸在地面上。

尖叫、哀嚎,更多的却是大脑嗡嗡作响的轰鸣。紧接着,油箱爆炸产生的超大火球一瞬间吞没了她,可火焰和死亡却远比她想象中的漫长。她只得眼睁睁的看着火焰宛如贪婪的野兽一般,噬咬着她的皮肤,她却怎么也甩不掉。

“别过来!”

“我还活着!”

“别烧我的脸!”

“我不想死!”

她痛苦的闭上眼,大声嚷起来,像是一个歇斯底里的疯子。

下一秒,她感觉到有人抱紧了她,***的摇晃:“相翊!相翊!别闹了!你怎么了?是我!”

耳边的声音却越来越熟悉,相翊短暂的放弃了反抗,一睁开眼,就看到紧皱着眉头的林清。

林清站在自家小区的单元门走廊里,而她则被林清横抱着,一步一步的挪进电梯。相翊虽然不胖,可毕竟也是一个成年人,全部的体重都压在林清的两条手臂上,怎么也不会轻松,更何况,她还在一直不安分的乱动。

“不好意思。”

相翊连忙从林清的怀里跳下来,顾不上去扯身上皱巴巴的衣服,下意识的先去摸自己的脸。还好,脸上的皮肤依旧光滑细嫩,只是因为带妆时间有些久,不免泛了些油光,却让她感到安心。

“我这是怎么了?”相翊长舒了一口气,侧过头去问道。

“你在车上睡着了,我看你睡得香,就没叫你,想着直接把你送上来就是。可没想到,我刚一抱起你,你就开始拼命的挣扎,还喊着什么‘我没死’之类的。你怎么了?做噩梦了么?”林清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解释着,一张脸上写满了疲惫和迷茫。

“是啊,做噩梦了。”

相翊扯扯嘴角。是梦么?这么逼真,原来也只是一场梦:“一个很恐怖的噩梦。”

“车祸,大火,我的脸被烧伤了。”

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了,相翊走出电梯,掏出钥匙开门,顺手按亮电灯,这才回过头,再次认真的看向林清的脸:“我的脸还好么?”

“很好。”

林清一愣,随即伸出手心疼的揉着相翊的头发:“别想了,别去想了。没事了,都过去了。”

“可是过不去。”

相翊别过头,哪怕是林清,她也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狼狈,却还不等视线完全逃离,眼泪就先一步滑了下来:“林清,你知道的,它过不去,它就在那里,怎么可能过得去?”

“好了,别再想了。”

林清一把将相翊拉进自己的怀里,将她的头***按在自己的肩头:“相翊,我们都知道,当年的事只是一个意外。虽然我知道,那件事对你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对于这场悲剧我也感到很难过,而且请你相信我,我的难过并不比你少。可是,这毕竟是一场意外,我们没有办法控制意外的发生,但是我们有权利决定,是不是要让这场意外牵制我们一辈子,对么?”

“听我说,相翊,你现在很好,你很美,你什么都不用担心,也什么都不用顾虑。你完全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像正常人一样交朋友,像正常人一样无忧无虑。”

“像正常人一样?”相翊抬起头,声音哽咽:“林清,我做不到,你比任何人都清楚,我做不到。你知道么,我总是做噩梦,不是梦到大火,就是梦到我身边的人发现了我的秘密,大嚷着我是怪物。林清,你知道带着一颗毒瘤过日子,是一种什么感觉么?就好像是在初冬刚刚结冰的湖面上行走,每一步都要小心翼翼,生怕一个不小心掉进湖里,就再也爬不上来,而最好的选择,就是绕开这片湖。”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