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灵异 >

龙棺录

龙棺录小说

龙棺录

更新时间:2019-09-10
小编评语:内容十分精彩,还等什么,赶快来阅读吧!好文不要错过哦!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龙棺录图1
龙棺录图2

热推小说叫做《龙棺录》又名《龙棺传》,是三两二钱的一本长篇小说,主要人物有林八千李雪,龙棺传小说主要讲述了:林八千知道自己的名来之不易,自己的母亲,爷爷还有很多人护着他,青龙山的棺中人成了他心中的刺,而他的身份到底是什么。

精彩节选:

“一片乱葬岗?!”我惊呼道。

“对,一堆乱坟。当时我看了一眼之后也是瞬间就起了一身冷汗,连忙问老瞎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老瞎子却不让我多问,说关于这个匠人知道的太多对我没有任何好处,我一想在这个乱葬岗里住了那么久,还跟那样的一个丑八怪匠人朝夕相处,心里也是一阵的犯怵,也就没敢继续追问什么。再后来的事情你已经知道了,我跟着老瞎子四处游历,最后老瞎子死了以后,我做了他的抬棺人,来了这青龙山定居了下来。”爷爷说道。

如果说中山装的到来是给了我一把想要进入玄学大门钥匙的话,那爷爷给我讲的这段往事则无疑是给我开了一个窗户,让我对玄学中人的奇怪本领有了一个更加清楚的认识。

因棺而生的望月鳝讨封便能成龙?

一个面目丑陋的匠人做出的倒扣棺材可以让人死而复生?

一个镇子是一个乱葬岗,里面到夜里都是行走的纸人?

纸人纸马拖动棺材走一条并非是阳间的道路?

“爷爷,既然你知道老瞎子就是那个中山装口中半疯半魔半神仙的江南刘瞎子,你为啥在他问的时候你不承认呢?中山装说他师傅跟江南刘瞎子认识,如果能跟中山装有这么一份交情的话,说不定他就不会带昆仑走了。”我对爷爷说道。

当然我也有自己的小私心,中山装是我的偶像,如果能跟他攀上交情,我也能与我的偶像有更深一步的联系。

“孩子,你以为咱们不承认那个中山装就猜不出来了?事情可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我当时让中山装来家里,有意让他看到这杆烟枪,一方面是想借着老瞎子的名义让他对出手相助,另一方面也想试探一下他的底细,可惜他表现的滴水不漏完全没有看出来,其实到现在爷爷还在想让他知道这件事到底是对还是错。”爷爷道。

爷爷的这句话,我真的是有点听不明白。

爷爷摸了摸我的头道:“你还小,不知道江湖险恶,我知道你心里对那个中山装非常崇拜,但是你记住,哪怕是他在未来真的帮你度了二十三岁的那个生死劫,你也要留一个心眼儿,害人之心不可有,但是防人之心断然不可无。”

“嗯。”我对爷爷点了点头。

“今天我对你说的这些话,你一定要记在心里,因为这些事里面包含着一些答案,关于你的答案,不过你要答应爷爷,这些话永远不要告诉第二个人,包括中山装。”爷爷看着我郑重其事的道。

“好,我知道了,我绝对不会对任何人说。”我对爷爷道。

爷爷说完步履蹒跚的走进了屋子,而我则是一头雾水,爷爷对我说的话我本来是只当故事来听,可是不管他对中山装的防备还是说这个故事里隐藏着一些关于我的答案都让我完全摸不着头绪,我只能把这个故事牢牢的记在心里,希望在以后我能找到这件事的答案。

——接下来我过了一段平静的日子,除了我正常上学之外我就泡在爷爷的书房里去啃爷爷收藏的那些书籍,从中也所获良多,这样的日子大概过了有一年。

前面我们说过我三叔林破军,他是村子里的混世魔王,三叔跟爷爷的关系并不好,原因也很简单,爷爷一直担心三叔就这样混下去没有好下场,想让三叔走正道,可是三叔本身就是那种狂浪不羁的人,对于爷爷的劝诫也是阳奉阴违,后来被爷爷说的烦了三叔干脆就整日的跟那帮狐朋狗友混在一起连家都不回了。

这一次,三叔一下子就消失了三个月时间,没有人知道三叔去了哪里,他的那帮狐朋狗友也不知道,村子里的人都谣传三叔是被仇家砍死丢在了某个地方,虽然他们没说,但是他们整日笑着议论这件事就可以看的出来他们对三叔这个混世魔王的死是非常开心的。

爷爷整日的都在家里摆弄他的那些龟壳铜钱为三叔卜卦。虽然卦象上生门未灭表示三叔并没有死,但是三叔具体在哪里在做什么就不是卜卦可以算出来的事情,爷爷让大伯去找遍了三叔平日里混在一起的朋友,可是他们也都不知道三叔到底去了哪里。只是说三叔结交了几个外地的朋友,可能是跟这几个朋友一起去了外地,他们这群人一起喝个酒都能变成兄弟,他们甚至连那几个外地人是哪里人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就在三叔消失三个月后的那一天,爷爷下地去干活了,我一个人在屋子里看书,三叔忽然回到了家里。他跟爷爷关系并不怎么好,自己也不愿意结婚生子,可是他对我和昆仑这两个侄子是真的好,他走过来抱住了我,递给我一个金光闪闪的长命锁道:“三叔给你带的稀罕玩意儿,咋样,喜欢吗?”

“喜欢。”我拿着这个长命锁爱不释手的道,我并不知道这个长命锁的价值,只觉得是金光闪闪的非常好看。

我问三叔道:“你这段时间去哪里了?爷爷到处找你。”

“三叔出去做事赚钱去了,小孩子你不懂,来,东西你收着,等你爷爷回来告诉他我回来了,我就先走了。”三叔在我脸上亲了一口,走出了院子。

三叔走后,我看了会儿书就在院子里玩沙子,说是院子其实就是爷爷用树枝编了一栏篱笆,就在我玩的时候,一个打着黑色的油纸伞的老太太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院子外面正在看着我。

“老奶奶,你有什么事吗?”我问道。

“我口渴了,小娃娃你可以给我端碗水吗?”老太太看着我道。

我起身去水井旁打了水给这个老太太送了过去,就在我把碗递给老太太的时候,我看到那老太太的手上长满了那种墨绿色的斑点,而且她的指甲是黑色的,还非常的长。

我抬头看了看老太太,发现她的脸上也长着跟手上一样的墨绿色斑点,她还在咧着嘴对着我冷笑,笑的我浑身发凉。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