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兵王归来(刘芒秦沫)

兵王归来(刘芒秦沫)小说

兵王归来(刘芒秦沫)

更新时间:2019-09-11
小编评语:不变的是他那一刻讨打的心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兵王归来(刘芒秦沫)图1
兵王归来(刘芒秦沫)图2

《兵王归来》小说的主角是刘芒秦沫沫,是落叶创作的一本都市热血小说。兵王归来讲述了:五年的时光能改变很多,当年的人们再次聚首,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刘芒却是变成了如今人们眼中胡子拉碴的老男人,可是却不知道他经历过多少战场和鲜血。

精彩节选:

刘芒心中的某根弦因为秦沫沫的话而颤动着,他本想说句感动的话,可是话到嘴边却变成了:“沫沫,五年未见,有料了不少啊,起码36c了吧。”

五年未见,秦沫沫本以为刘芒会说几句暖心的话,哪想这混蛋竟然一如既往的流.氓,气恼的秦沫沫瞬间把刘芒的腰间肉拧出了一个三百六十度。

“嘎嘎,吾名刘芒,我不流.氓谁流.氓!”

不理会腰间的疼痛,刘芒怪笑一声。

“哦北鼻,这滋味,这酸爽,还真是一如既往的美妙啊!”

听着刘芒那怪叫声,秦沫沫那精致的脸顺便布满了红霞,赶紧把脑袋深埋不敢看刘芒。心中所有的愁怨似乎彻底消散。

看到秦沫沫这娇羞可爱的模样,刘芒瞬间一阵火大:“亲爱的沫沫。五年未见,万分想念。要不,我们先开个房互述一下思念,然后顺便探讨一下人生?”

“刘...刘芒,我...我已经开好了房!”

嘎!刘芒瞬间愣住了,难以置信的看着秦沫沫。他原本也是一时激动随口一说,哪想到秦沫沫竟然早就开了房。

秦沫沫虽然开朗,可是并不开放啊。

这一刻,刘芒有些感动。

肯定是沫沫太想我了。

情到深.处,人往往会做出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

“沫沫,你太令我鸡动了!是哪个酒店,走,快。”刘芒有些口干舌燥。

“在...在八天酒店!”

“八天酒店?哦麦嘎,走,快走。”激动的刘芒直接抱着秦沫沫钻进了秦沫沫开来接他的车中。

很快,刘芒便开着秦沫沫的车子往八天酒店疾驰而去。一路上,刘芒的心情那个激动啊。一想到自己那五年来心心念念的女孩竟然主动献身,刘芒便感觉好似中了几百亿美刀一样兴福!

可是,就在刘芒想着待会如何温柔的对待秦沫沫以及展望未来的时候,一辆路虎唰的一声挡在了他的前面。

“法克鱿!”突然的变故让得正在想歪歪的刘芒低骂了一声,一脚踩死了刹车。

竟然有人在他性致高涨的时候拦他路,这要是在国外,他一定会让对方看到自己的脑浆。

透过车窗,他可以清晰的看到路虎车上有几个壮汉和一个满脸阴沉的青年推开车门,准备下车。

刘芒冷漠的看了一眼,随即也推开车门准备下车。

不过,他刚下车,秦沫沫却先他一步跑了出来,慌慌张张的走到对面的那个青年的身边,然后一把拉住那个青年,就像一个犯错的孩子一般说道:“峰哥,你...怎么来了?”

峰...峰哥?

看到前一刻还说开好房等自己的秦沫沫拉着别人亲昵的叫峰哥,刘芒感觉的脑海轰的一声,整个人呆若木鸡。

下一刻,刘芒更加心痛。因为那被秦沫沫抓住手臂的男子没有半点怜香惜玉,一把甩开了秦沫沫的手,指着他阴森的说道:“他是谁?”

秦沫沫有些心虚的看了刘芒一眼,咬着嘴唇说道:“他...他是我的...我的司机!”

“司机?你确定他只是你的司机?”那青年的眼睛微眯了一下。

看到那青年的眼睛微微眯了一下,秦沫沫赶紧点头道:“确定确定,他只是我的司机!”

司机?

刘芒忍不住后退了一步,眼中满是难以置信之色,心中那重逢的喜悦荡然无存。

前一刻,秦沫沫还喜笑颜开和他准备去酒店,怎么一下子,他成了可有可无的司机?

看着一脸惊愕的刘芒,那青年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笑意,淡淡的说道:“哦,原来只是一个小司机啊。”

“我听你爸爸说当年与你有婚约的那个废物小子今天从国外回来了,我还以为就是这个家伙呢。原来只是你的一个司机啊。不过,你这个司机也太垃圾了吧?不修边幅、衣衫褴褛,与街上的乞丐没什么两样,太影响你的形象了。你赶紧把他开了。我再给你配一个司机!”

闻言,秦沫沫身躯一颤,挣扎了片刻后,才缓步走到了刘芒旁边,颤声说道:“你...你从现在起,不再是我的司机了。你从哪里来,赶紧回哪里去。你走,赶紧走,快走!”

司机?走?

刘芒的手紧紧的捂住了心口,脑子一片混乱。

五年前,他家道中落。他从一个高高在上的狂傲少爷变成一无是处的废物。那时候,他遭受了无尽的讥讽,曾一度想要自.杀了却此生。

可是在他最绝望和无助的时候,就是秦沫沫一直鼓励着他,让他有勇气离开阳市这个绝望之地,逃离到海外。

五年之中,无论遇到什么危险,秦沫沫那微笑总会浮现在他的脑海,让他在绝望和困境得到慰籍。

五年的海外拼杀,让他有了足够的底气归来。他本以为自己回来能夺回那本该属于自己的一切以及与秦沫沫相守一生......

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期待了五年的重逢竟是这么的狗血,让得他还没有夺回任何属于自己的一丝一毫便已失去了所有。

这一刻,刘芒有种崩溃的感觉。甚至他有种想要不顾一切离开此地的冲动。

可是,强大的意志力让他停顿了下来。

他不愿意相信前一刻还与他亲昵的秦沫沫会抛弃他。

冷冷的看了对面突然出现的青年一眼后,刘芒突然抓住了秦沫沫的手,声音多了几分寒意:“沫沫,告诉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被刘芒抓住,秦沫沫微微一颤,回头看了那青年一眼后,随即挣扎着想扳开刘芒的手,急声说道:“我....你快放开我,你快走。”

走?

看着秦沫沫这副惊慌的神情,刘芒瞬间意识到了什么。

他不仅没有放开秦沫沫,反而一把拉了一下秦沫沫,使得秦沫沫再度扑入他怀抱。他明显感受到秦沫沫的身躯在不停的颤抖,甚至听到了哭泣声。

“呜呜呜,刘芒,你快走,快走。对面那个人不是你能惹的,你再不走,他会废了你的!”

“废了我?”听完秦沫沫的哭诉,刘芒双眼闪过一抹寒光,瞬间知道问题出现在这个突如其来的青年的身上。下一刻,他便朝那青年走去。

还未走到那青年面前,那青年便一脸阴沉的喝道:“小子,放开你的脏手!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否则,我砍了你的狗爪。”

刘芒没有理会那青年的话,淡淡的问道:“你是谁?”

那青年打量了刘芒一眼,冷冷的说道:“我是谁?沫沫没有跟你说过吗?既然沫沫没有说,那我可以告诉你,我叫林峰,阳市盛世集团的大少,同时,更是沫沫的未婚夫.....”

“你说什么?”

不待林峰说完,刘芒脸上陡然露出恐怖的凶光,宛如猛虎般朝林峰的方向扑来,恐怖的杀气宛如风暴朝林峰席卷而去。

随着刘芒的扑来,林峰便感觉一股宛如风暴般的杀气席卷而来,让他忍不住想要后退。

那一刻,他好似看到尸山血海,卷起万丈血涛,让他不寒而栗,想要后退。

可是,林峰还未后退一步,他便感觉脖子一紧,一股窒息感瞬间传来。

不知何时,刘芒竟已出现他面前,一把捏住了他的脖子。

“咳咳,小子,你特么的找死吗?”被刘芒捏住脖子,林峰好一会才恢复了过来,随即一脸狰狞的低吼着。

“你刚才说什么?”刘芒死死的捏着林峰的脖子,眼睛带着一丝狰狞的血红。

“小子,我他么的告诉你,我是秦沫沫的未婚夫!”林峰也双眼血红的吼道。

“沫沫的未婚夫?”刘芒那血红的双眼中闪过一抹痛苦,那握着林峰的手有些无力的松开。

五年前,沫沫的父亲就曾经逼迫他解除与沫沫的婚约,没想到自己还没有解除婚约,沫沫就已经有另一个未婚夫?

刘芒的手一松开,林峰慌忙后退了几步。这一刻,林峰又恨又怒,作为盛世集团的大少,他何时被人掐着脖子了?

粗犷的吐出一口怒气后,他指着刘芒对着身边的几个壮汉咆哮了起来:“给我上,弄死他!”

林峰话音刚落,他身边的几个壮汉便朝刘芒扑了过来。

“刘芒,小心!”刘芒旁边的秦沫沫焦急的提醒道。

秦沫沫声音刚出,刘芒便宛如一头洪荒猛兽一般扑向了那几个青年,两只铁拳如同炮弹轰了出去。

“砰!”

刹那间,那冲过来的几个壮汉瞬间倒飞出去,齐齐喷出一抹鲜血。

“滚!”

几拳轰飞了那几个青年后,刘芒便咆哮了起来。

“小子,你给我等着!”

看到自己的几个保镖竟然还没有近刘芒的身就被废掉了,林峰阴森的看了刘芒和秦沫沫一眼,赶紧带着自己那几个保镖狼狈的跑了,连车都没敢去开。

刘芒没有去理会林峰,他缓缓的走到秦沫沫面前,凝视着秦沫沫,血红的目光中带着一丝询问和不解。

“刘芒,我家秦氏集团前段时间遭受了巨大的危机,危难的时候是林家出手帮了我秦家。所以我爸就把我.......”秦沫沫一脸凄楚的说道:

“你爸?我们还有婚约在身,他怎么可以......”刘芒的拳头微微一握。

秦沫沫有些凄然的看了刘芒一眼,随即凄楚摇了摇头:“刘芒,什么都不要说了。我们去酒店好吗?”

“去酒店?”刘芒的目光微微一凝。

“刘芒,我一直为你守身如玉,现在你回来了,我......”

秦沫沫话还没有说完,刘芒便已经……。刹那间,久违的味道再度传遍周身。

良久,唇分。秦沫沫已哭成了泪人。

这一刻,刘芒终于知道秦沫沫为何会主动开好房间等待他了。那是因为她无法逃脱她父亲给他安排的命运,所以她想把自己最宝贵的东西交给他。然后遵从父亲的意志,嫁给林峰。

既然如此,刘芒肯定不会再去酒店,更不会在这个时候要了秦沫沫。

看着满脸泪痕的秦沫沫,刘芒有些心疼,眸子里多了一抹寒光:“沫沫,你放心,有我在,林峰连你的洗脚水都不会有机会喝的!”

“可是......”秦沫沫怀疑的看了刘芒那邋遢的衣服一眼。

“嘿,沫沫,所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五年时间,你刘芒哥我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只会挥霍家产的无知大少了。请相信我,没有人可以把你从我身边夺走!”

刘芒自然知道秦沫沫担心什么,不过,正如他所言,现在的他不再是五年前那个无所事事的少爷了。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刘芒的声音并不激昂,可是不知为何,秦沫沫却感觉前所未有的安全。

.......

“你就是刘芒?”

半个小时候后,刘芒和秦沫沫来到了秦家,秦沫沫的父亲秦天海不断的扫视着刘芒,语气有种戏谑的味道。

“秦叔,我正是刘芒,我回来了!”刘芒看着秦天海,不卑不亢的说道。

“既然已经走了,为什么还要回来?莫非你以为你能重振当年你刘家的辉煌?或者说你之所以回来为的就是你和沫沫的婚约?”秦天海冷冷的质问道。

“秦叔,我回来确实有许多事要完成,其中一件就是完成与沫沫的婚约。”刘芒沉声道。

秦天海再度扫视了刘芒一眼,淡淡的说道:“你与沫沫的婚约?不,你们的婚约已经解除了。我已经把沫沫介绍给了盛世集团的大少林峰,他们十日后就订婚。所以,你最好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秦叔,我没同意解除这个婚约吧?”秦天海话音刚落,刘芒的眸子多了一抹冷意。

五年前,秦天海就曾经逼迫他解除与沫沫的婚约,可是被他断然拒绝。没想到五年后,秦海天竟直接宣布他与沫沫解除婚约,不仅如此,竟然还给沫沫定下了一门婚事。这明摆着欺负人啊。

若是刘家还如往昔那般辉煌,秦天海绝对不会是这样的态度吧?

刘芒本以为自己的话会让秦天海知道羞愧,可是秦天海直接摇摇手,断然的说道:“不用你同意,我说解除了就是解除了!”

这一刹那,刘芒真想一巴掌抡过去,把秦天海直接抽成白痴。可是,这秦天海是沫沫的父亲,他只得压制住心中那几欲喷发的怒火,沉声道:“秦叔,只要我不同意,我与沫沫的婚约就不会解除。另外,我要告诉你,我这次回来,非娶沫沫不可!”

“娶沫沫?就你?你怎么娶?你以为你还是当年的刘家大少爷吗?”

刘芒话音刚落,秦天海嗤笑了起来。

五年前,刘家独霸整个阳市,不管是商场、还是官场都独树一帜。那个时候,他自然乐意与刘家结秦晋之好。

可是,现在嘛,想不去想。

看着嘴角明显带着嘲笑的秦天海,刘芒的拳头不知不觉握成了拳头。五年前,他刘家是何等的风光,他又是何等的威风。可是现在.......

刘芒深深的吸了一口,才压制住了心头那崩腾的怒火,随即铿锵有力的说道:“秦叔,我刘芒已经不是五年前的那个刘芒了。我有能力也有实力娶沫沫!”

“哈哈哈!”

秦天海大笑着,他好似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话一样:“刘芒,你以为你出了一趟国,就真正的成为海归了吗?五年前,你是一个废物,五年后,你回来还是个废物。”

“别的不说,就看看你这身衣服,总价值最多一百。就你这样,你凭什么娶沫沫?”

“看完你,你再看看沫沫这身衣服,你看到了吗?这是林峰请了世界最著名的服装设施艾伦专门为沫沫设计的,价值一千万。要是你,你恐怕只能淘宝吧?”

秦天海话音刚落,一旁的秦沫沫便不可思议的看着秦天海说道:“爸,你不是说这是你买的衣服吗?”

“嘿,乖女儿,我不说是我买的,你会穿吗?”秦天海微微一笑,说道。

“爸,你...你怎么可以这样?”秦沫沫顿时气哭了。当初,秦海天拿出这件衣服给她的时候,秦海天说是他买的,所以她才穿上。可没有想到竟然是林峰买的。

“沫沫,哭什么?爸是为了你好。五年前,你为了这个废物,差点与爸闹翻,可是你看看现在,这人与五年前有何区别?还不是一样废物?跟着这样的人,你不会有幸福的。”秦天海低喝道。

“秦叔,我说过了。我已经不是五年前的我了,我.......”刘芒按捺着性子说道。

“别废话了。看在沫沫的面子上,我不想再说你。赶紧滚,滚得越远越好!另外,别再打扰沫沫,否则,我打断你的腿!”刘芒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秦天海无情的打断。

“秦天海!”刘芒冷冷的看着秦天海,心头愤怒到极点。

五年前,刘家还辉煌的时候,这秦天海巴结他刘家巴结得快要舔刘家的鞋了,可没有想到他现在竟然如此的放肆。

“滚!不要让我说第三遍!”这一次,秦天海的语气更加不善!

“秦叔,有一句话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刘芒竭力的压制着心头的怒火,冷冷的盯着秦天海。

秦天海冷漠的看着刘芒,不屑的说道:“什么话?”

“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莫欺少年穷!”刘芒铿锵有力的说道。在说这句话时,他的目光宛如两道利剑一般迸裂而出,骇然无比。

“莫欺少年穷?”秦天海微微愣一下。随即嗤笑了起来:“刘芒啊刘芒,我也想告诉你一句话!”

“什么话?”刘芒冷冷的看着秦天海。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五年前,你是一个只会依靠于刘家的废物,五年后,你依旧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废物,永远是废物,懂吗?”秦天海毫不留情的喝道。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废物永远是废物?

刘芒死死的盯着秦天海,双眼变得血红,那握成的拳头的手臂更是青筋凸起。

“怎么?你很愤怒?哼,你最好把你的愤怒给我隐藏起来,否则后果不是你能承担的!”秦天海淡淡的看了刘芒一眼,警告的说道。

后果不是我能承担的?

刘芒狠狠的吐出一口气,生生压制心头那想要杀人的冲动。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