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王爷的法医萌妃

王爷的法医萌妃小说

王爷的法医萌妃

更新时间:2019-09-18
小编评语:这是一个最终被残酷的现实逼得麻木的故事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王爷的法医萌妃图1
王爷的法医萌妃图2

《王爷的法医萌妃》小说的主角是于欢欢容长苏,是玉笑笑创作的一本都市小说。王爷的法医萌妃讲述了:于府那位不受宠的草包小姐撞坏了头,一夜之间就变了个模样,倒不是变得像个大家闺秀,而是……变得更没下限了。这是一个现代女人穿越到了封建王朝,最终被残酷的现实逼得麻木的故事。

精彩节选:

“啊——杀人了!”

耳边炸开一声尖叫,于欢欢头疼的睁开双眼,模糊中只见到一块白色的衣角飞奔出去。

“卧槽……搞什么灰机……!”

敲了敲脑壳,于欢欢的视线逐渐恢复清明,看到面前躺着一具尸体,猛地捂着心口跳了起来。

地上躺着的中年妇女身穿古装满脖子鲜血,于欢欢深吸一口气,敲了敲自己被哽到气的胸口。

呼吸顺畅后,一瞬间大量不属于她的记忆涌进她的脑海,让她生生愣住了。

于欢欢,于老爷发妻的女儿,排行老二,嫡女。母亲死后,于老爷对她不理不顾,压根不受待见,但也正因为此,于欢欢养成了嚣张跋扈的性格,但因为智商欠缺,总被利用,是个草包。

“虾米情况……”于欢欢扶额,作为业界大名鼎鼎的法医精英,不过是因为压力太大喝了一口小酒,怎么就成这样了呢……

才想着,不远处传来人群熙熙攘攘的声音,于欢欢看向来人,只见对面的女子也看向她,只一个眼神,女子的目光便转到了地上的中年妇女的尸体上,突然跪下,两行泪顺势唰地就下来了。

猛然抬头看着于欢欢,咬牙切齿地指责道:“杀人凶手!你这个杀人凶手!呜呜呜……何芳嬷嬷啊,你死的好惨啊,你跟了我这么多年了,一直尽心尽力……嬷嬷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

说完,女子扑跪在尸体上,眼中的厌恶一闪而过,继而对着于欢欢义正言辞道:

“二小姐!你好狠的心啊,小小年纪居然怀恨杀人,真是我们于府的祸害……”

于欢欢嘴角抽了抽,“你好会演戏!”

众人一愣,也没管于欢欢的话,只当这草包被人发现,慌了神。

还没等于欢欢再说上些什么,一个丫鬟指着她质问道:“二小姐你还想狡辩,你看看你手上都是血。还有你手里握着的那只带血的银钗。而且,这墙角平时本来就少有人来,何芳姑姑不是你杀的,还能有谁啊?”

于欢欢被这丫鬟吓得手一抖,这才发现,手里还真有只银钗,猛然松手,落地,发出叮当一声脆响。

她脑子一阵飞转,可惜并没有一点点关于这场命案的记忆。于欢欢望向那具尸体,扬了扬眉梢,作为法医,直觉告诉她——这事情,没那么简单。

但现在她没法辩解,看这个女人的架势,完全不想给她辩解的机会。恐怕是另有隐情,想要置她于死地,可谁,和她有这么大的仇呢?

来不及细想。

“还愣在这里做什么?!把二小姐给我押下去,送到刑部!”女人干练的对身后的家丁下命令。

家丁本以为这个草包二小姐要大吼大叫反抗一番,做好了一切心理准备,已经卷起袖口,准备格斗了。

谁知二小姐只是沉默着,看起来十分安静,很快两个家丁就带着她走了。

被两人驾着的于欢欢一路郁闷,特么的她不就喝了一口酒吗!穿啥穿啊!

仔细反思了下,她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啊,从小到大贤良淑德,家族世代行医,救人无数;

想当年为了解脱那些冤死的灵魂,她毅然决然的踏上了法医这条不归路,一路披荆斩棘,最后竟成了业界有名的洗冤师。

二十几年如一日,规规矩矩的工作,规规矩矩的生活,刚准备谈婚论嫁,却因为一件案子给耽搁了,最后闹得不欢而散。

艾玛,好后悔啊,二十几年没碰过男人,好不容易要结婚了,却因为案件压力太大,不小心买了瓶酒,不小心喝了一口,就尼玛的穿越了,运气还能再好一点么?

算了,想想也还好,至少没有直接死去阎王殿,而是穿到了这个于家二小姐的身体里,哇哈哈哈,有点意思,我于欢欢,还是赚了啊!!

重生这么喜庆的一件事,恩,该开瓶香槟庆祝下;

可于欢欢在扫描完于家二小姐的记忆后突然不开心了,别问为什么,特么的这世界上还有这么草包的人,你妹呀,没有最草包,只有更草包。没有最倒霉,只有更倒霉啊。苍天,你睁开眼,看看吧!!!

欲哭无泪。

“你就是那个杀了何芳嬷嬷的于欢欢?”狱卒恶狠狠的问。

吓了于欢欢一跳,我去,神马时候蹦出来的!会吓死人的好不!

于欢欢没好气的瞪着他:“是又怎样,反正我现在是杀人凶手,指不定明天就砍头,杀多一个杀少一个无所谓的,你要是敢对小娘不好,信不信我连你一块杀了。”

“你……”

狱卒刚想骂于欢欢,“别惹杀人犯,更何况这丫头年纪轻轻就干这事,你不活啦?”他身后的一个老狱卒伸手拉了拉他的衣服,语重心长地说道;

说完,老狱卒抖了抖手里的钥匙,拧着于欢欢走进那又黑又臭的监狱。

“这里怎么这么黑,这么臭,你们要对我好一点,要不然我变成鬼也会缠着你们的。”于欢欢大叫道。

可惜狱卒们走远了。

很快,礼部侍郎于大人的二闺女杀了何芳的消息传遍了长安城,如一道炸雷,炸开了。

说书的老夫子,惊堂木一拍,开口就道:长安城真是世风日下啊,一个十五岁的小女娃竟然杀人了!

而街边议论家长里短的妇人更是一扯闲话就是:哎,你们听说了吗,那个礼部侍郎,为人刚正不阿,却养了个心思歹毒的闺女。

街道巷子里,小孩一唱童谣就是:礼部侍郎好人家,出了草包羞人啦,可怜嬷嬷年岁大,一刀就被恶女杀。

……

哎,这一来,于欢欢算是在京城出名了。

另一边,于大人忙完手中的事情,已经深夜,他望着东齐国暗蓝色的天空,笑的舒心:从十六岁中举人,在官场上一路顺风顺水,家中大小事务也都有个精明的女人帮他操持,而皇上也对他一直宠信有加。

若要说他这一生有什么败笔的话……恩,于大人蹙眉,摇了摇头,不再去想那个让人讨厌的草包女儿,呵呵,看来今天又只能在礼部将就一夜了。

“于大人,你家里有个家丁过来找你,刚才看您忙,我就让他在外面侯着了……”一个带刀侍卫看到于大人站在院子里,知道他已经忙完了。

心生惊奇,却没有停下脚步,他寻思着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怎么了?这大半夜的跑来?”

“老爷,不好了!”

“谁不好了?!你才不好了呢!”于大人一听家丁的话就来气,胡子都快翘起来了,意识到不对,转而换个语气“有话好好说,什么不好了?!听得本大人心里一阵堵。”

家丁吓得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慌慌张张的禀告:“何芳嬷嬷死了,二……二小姐杀的……杜姨娘上午叫人把二小姐……送刑部去了。”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