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深情脉脉两相依

深情脉脉两相依小说

深情脉脉两相依

更新时间:2019-09-18
小编评语:传闻,穆先生权势滔天,神秘莫测。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深情脉脉两相依图1
深情脉脉两相依图2

《深情脉脉两相依》小说的主角是许念安穆延霆,是糖果果啊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深情脉脉两相依讲述了:穆先生是权势滔天神秘莫测的人物,传闻中的他也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后来,传闻,穆先生独宠一女,那就是许念安。

精彩节选:

许念安一转身,就看到穆延霆丰神俊朗,高大挺拔的身影自门前走了进来。

心下一惊:他不是回公司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周遭的人皆是看楞了,来人气质高贵,气场逼人仿佛是携着门外的秋风而来,幽冷的黑眸中是让人望而生怯的凌厉,如不知何处走来的冷峻神祇。郑晓芬与顾容在回过头看见穆延霆的那一霎,脸上皆是一惊。郑晓芬是被穆延霆身上那股子夺人的高贵气质吸引住了眼球,吃惊这个世界上居然会有长得这么好看的人。

她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见过如此俊美如神邸的男人,甚至任何一个电影明星与他相比都要自惭形秽。

穆延霆一向低调,虽然帝都关于他的传闻很多,但是真正见过他长相的人却是很少,他甚至从来不接受任何电视报纸的采访,可普通人不认识他,并不代表顾容也不认识他。

顾容身为顾家的子孙,在最近顾家一直对外宣称要与穆家联姻的背景下,对于顾家联姻的对象穆延霆,顾容还是远远地见过几次的。

只是没有想到,他会出现在这里。穆延霆淡漠的黑眸朝郑晓芬的方向扫了一眼,很快便落到许念安的身上,看见她放到臂弯的男士呢子大衣。

穆延霆的嘴角微不可察的勾起了一个微小的弧度。

他迈开大长腿,慢慢朝许念安走过去,长臂一伸,强势的将许念安揽进怀里,“我的女朋友过的凄惨我怎么不知道?我只知道,得罪了我的女朋友,这里的某些人,往后的日子会连凄惨都不如。

穆延霆的声音清冷淡然,嗓音低沉冷冽,明明没有刻意,整个店里的空气却仿佛被瞬间强行降低。

小何见到穆延霆瞬忙汇报情况:“先生,这位小姐对许小姐出言不逊。”

穆延霆的出现让许念安没来由的觉得心安,她在他将自己揽进怀里时,抬眸对他笑:“我没事,你不用为我出头。”

即使不知道穆延霆的身份,但是从刚看外表也知道,这人非富即贵,郑晓芬欺软怕硬,见到穆延霆这种自带强大气场的人,不由得吓得腿软,“这位先生,刚才只是误会,我跟许念安是同学,我只是想告诉她明天我们同学聚会,想问她去不去,先生,我真的没有对您的女朋友出言不逊。”

顾容也从震惊中反应了过来,他忙顺着郑晓芬的话说:“对对对,穆四爷,这都是误会,误会。”

“穆四爷?”帝都除了穆家家主人称穆四爷,还有谁敢用这个称呼?

郑晓芬瞬间傻眼。

意识到自己可能因为郑晓芬惹到这位大人物,顾容气不打一处来,“蠢货,你知不知道自己惹了不该惹的人?!”

郑晓芬哪里知道许念安会跟帝都鼎鼎大名的穆家家主扯上关系,她只以为她是个被季家抛弃的弃妇。

以前就看她不顺眼,现在就想趁机羞辱一番,如果知道她是穆四爷女人,打死她都不敢啊。

顾容恨不得上去扇她几巴掌,“许小姐让你叫,你还不快叫!”

郑晓芬一张脸惨白,这里这么多人看着呢,让她学狗叫,她以后还怎么见人了?

顾容却没有给她犹豫的机会,“啪”的一个耳光打在了郑晓芬的脸上,“想什么呢,快叫!”

郑晓芬一闭眼,“旺!旺旺!”

门外瞬间响起了一阵喝彩声。

手腕被瞬间松开,小何恶狠狠的警告她:“以后说话小心点,还不快滚!”

两个人如获大赦,灰溜溜的滚了。

许念安伸出一只手指头戳了戳穆延霆的胸口,轻声问:“你怎么来了,不是回公司了吗?”

穆延霆拿出一张黑卡,递到许念安面前,“回来给你送这个。”

许念安低头看了眼穆延霆手中的卡,没接,反而淡淡问:“要不要我来猜一下里面有多少钱?”

穆延霆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许念安笑道:“不会是一个亿吧?”

穆延霆知道她这是故意拿之前他想用一个亿来包/养她的事情取笑他,冷漠到:“这个梗你想玩到什么时候?”

许念安伸手食指点了点自己的下巴,装作认真思考一番的模样,“就,玩到我不想玩的时候咯。”

穆延霆低头垂眸看她。

许念安吐了吐舌头,心想还是不要惹怒这位大佬,她转身将手中的卡交个店员,“帮我结账吧。”

店员刚想笑着接过许念安手中的卡,突然眼前多了一张全球限量黑卡。

店员:“······两位到底谁来买单?”

“我来。”异口同声。

店员笑了笑,小声道:“要不,两位先商量一下?”

许念安:“······”

穆延霆嗓音低沉,几乎是简洁明了的吩咐了,“用我的。”

许念安这次却不肯妥协:“这件衣服是我要买给你的,当然是要用我的钱。”

穆延霆淡淡道:“有必要跟我分的这么清楚吗?”

许念安:“这不是清不清楚的问题,我想给你买这件衣服,这是我的心意,你不能剥夺我的这份心意。”

她说完,抬头看着他,眼神清亮,甚至连小嘴都轻轻嘟了起来,粉嫩的唇瓣晶莹透亮,脸颊轻轻鼓了起来,皮肤细白如凝脂,吹弹可破。

穆延霆想伸手戳一戳她的脸颊,看是不是真的可以一戳就破。

片刻后,许念安听到穆延霆微不可闻的叹气声,他抓起她的手,将手中的黑卡放到她的手心里,淡淡道:“你付钱也可以,但是这种卡,你要拿着。”

许念安刚想说什么。

穆延霆又加上了一句:“以后用。”

他的脸上带着不容拒绝的凌然。

许念安乖乖的将卡收起,他既然都已经做出让步,她在因为这种事跟他斤斤计较,就没意思了,她将黑卡小心翼翼的放到包里,“那我就先收着,以后如果想再帮你置办什么东西就刷这张卡。”

穆延霆声音淡然道:“求之不得。”

许念安心想,是求之不得让我帮你置办东西呢,还是求之不得让我刷这张卡呢?

她再次将自己的卡递到店员的面前:“刷这张。”

店员笑着双手接过卡,“请您稍等。”

两分钟后,三个人出了专卖店,身后传来店员羡慕的声音:“两个人好配哦,男的那么帅居然那么宠女朋友,好想有同款男朋友啊。”

店员羡慕的声音被隔绝到了脑海,穆延霆低声问许念安:“还要继续逛吗?”

许念安摇摇头,刚才那么一闹,她有点累了,“我想先回去了。”

穆延霆抬步往前走,“我先送你回锦园。”

“不是锦园。”许念安说,“先回公寓吧,我的电脑还在那里,我有几个作品还没有完成。”

既然是为了工作,穆延霆也不可能说什么,点点头,吩咐小何:“先去公寓。”

汽车很快平稳的停在公寓楼下,许念安说了声“那我先回去了。”开门就要下车。

穆延霆伸手拉住她:“明天我会很忙,所有没有时间过来陪你,但是明天晚上的时间要给我留出来。”

许念安听他这么说不由得想起那种事,脸色不由得又红了,她低着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穆延霆见她不说话,又问了一遍:“嗯?”

许念安嗔怪的瞪他一眼,扔下了一句“知道了。”转身就要夺门而去。

穆延霆再次将她拉住,唇角勾着不正经的笑:“想什么呢?”

许念安:“什么,想什么?”

穆延霆哼笑一声,“我问你现在脑子里想什么呢?”

就像是脑子里的东西被穆延霆扒开看了个精光,许念安的脸不由得更红了,压低了声音,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道:“我哪有想什么,再说,你那句话什么意思,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还好意思问她想什么!

穆延霆见她已经想歪,也不说破,只淡淡道:“上去吧,记住我刚才的话。”

大佬终于发话,许念安忙下车,一路小跑进了电梯。

一直到进了电梯,许念安揉了揉脸,还是有些烫。

“叮”的一声,电梯开了,许念安长吁一口气,抬步走了出去。

刚掏出钥匙开门,姜初晴的电话打了进来。

大概是因为拍了一天戏的缘故,姜初晴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疲惫:“安安,不好意思啊,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刚好在拍戏,打电话给我是不是有什么事?”

许念安打开房门,走进去,弯腰换了拖鞋,笑道:“也没什么,反倒是你,怎么声音听起来不太好,你生病了?”

听许念安说没事,姜初晴也就放心了:“昨天晚上拍了一场雨戏,可能淋了雨的原因,今天早上喉咙有点痒,不过已经吃过药了。”

许念安忙问:“你确定不用去医院看看吗?”

姜初晴:“不用,我的身体我自己最清楚,而且去医院的话,戏还要不要拍了?我现在只想赚够了钱还给霍定轩,从此跟他一刀两断。”

许念安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了:“你自己没事就好,别忘了你不是一个人,你还有儿子要照顾,再说了,霍定轩就差你那几千万吗?”

姜初晴嗤笑一声:“他还真就欠这几千万,你知不知道他前一段时间跟我定了个什么协议?他说我一年到头在外地拍戏,能陪他的时间都不够一年的三分之一,他现在居然要跟我按次数算,你说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贱的男人?”

许念安道:“如果真的不喜欢,就结束这段关系吧。”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