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爱似疾风掠过

爱似疾风掠过小说

爱似疾风掠过

更新时间:2019-09-18
小编评语:四年前她被陷害失去清白,被迫顶罪锒铛入狱。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爱似疾风掠过图1
爱似疾风掠过图2

《爱似疾风掠过》小说的主角是沈清澜贺景承,是糖宝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爱似疾风掠过讲述了:四年之前的沈清澜被人陷害失去了自己的清白,为此她被赶出了家族,被迫离开了家乡,多年之后她回来了,身边还有一个可爱的小包子。

精彩节选:

贺景承太知道梁子薄打的什么主意了。

严靳却有些担心,梁家老爷子和贺家老爷子是同僚,但是贺老爷子为人正直,从来不用自己身份的便利去做,职务一外的事。

很多人都说,万盛集团有今天的成就,都是因为贺老爷子的关系,但是严靳清楚,这些就是贺景承凭自己的本事打拼出来的。

真没沾老爷子。

可是薄家的老爷子不同,梁子薄也从商,但是背地里干着违法的事,上面有薄老爷子护着,也算过得滋润。

但是他们也怕,事情败露的那一天,所以他们想拉着贺家进水,如果真的败露,薄家和贺家连手,基本能摆平。

可是这么久,梁子薄使了很多招,损的,阴的,就是没能把贺景承落下水和他同流合污。

这次让他逮到这么大一个把柄,肯定会借题发挥。

严靳想劝劝,但是奈何贺景承不愿意听,掐了电话。

果不其然,第二天沈清祈和人斗殴的闹出人命的事,上了头版头条。

一时间闹的纷纷扬扬。

贺景承完全不理会,和平时一样,在公司处理着公事。

严靳都快急死了。

真是应了那句,皇上不急,急死太监的话。

沈家。被阴霾笼罩,死气沉沉的。

本来一家人就因为沈清祈的事情一夜没睡,早上又看到新闻,都慌了。

沈沣一夜之间好像老了十岁,他是真的疼爱这个儿子。

“让清依去求贺景承!”沈沣拍着桌子。

“还去求?因为这事婚事都得黄了。”刘雪梅不想吗?

她也想,清祈也是她的孩子,怎么能不急?

可是昨天贺家的态度让她知道,这件事贺家不会插手。

就算要救,也不能去求贺景承。

“黄就黄,婚事重要还是清祈的命重要?”沈沣冷声呵斥。

沈清依一夜没怎么睡,早上刚睡下,被沈沣一吼,又惊醒了。

她的精神本来就不好,又听到沈沣提到自己的婚事,一下子就从楼上冲了下来,对沈沣吼,“他是你儿子,我不是女儿吗,他会有今天,都是你们惯的,凭什么因为他连我的婚事都不重要了?!”

刘雪梅赶紧拉住沈清依,她现在精神不好,安抚着,“婚事还有余地的,你冷静一点。”

沈清依冷静不了,“妈,我知道了,一定是沈清澜,一定是她搞的鬼,不然贺景承不会不要我的。”

忽然沈清依睁着眼瞪着刘雪梅满眼惊慌,“是不是景承知道了当年的事,他才……”

“清依!”刘雪梅厉声呵斥,“什么当年,那就是你!”

沈清依还是不信,她无法接受贺景承不要她了。

她捂着脸哭,“我爱他,我要和他结婚,妈,帮帮我。”

“我会帮你的,不怕,不怕。”刘雪梅说的不自信,她怎么帮,清祈进去了,贺家根本不愿意插手。

这一切都是因为沈清澜!

因为她,贺景承才会对沈清依不管不顾,甚至要解了婚期。

因为她,公司也没了,现在她们什么都没了。

刘雪梅恨,她恨极了,当初她怎么没死在牢里呢?

要是死了该多好?

她一定要毁了沈清澜。

让她永远没机会能和贺景承在一起,让她无法做人。

她抱住情绪不稳定的沈清依,表情阴狠道,“妈妈一定会保护你,一定会毁了沈清澜,让她永远成为不了你的威胁。”

相比沈家的惶恐与不安。

沈清澜倒是平静许多,沈清祈的事闹的这么凶,她自然也是知晓了。

她只是表情淡淡的,望着窗外,这是上天轮回的报应吗?

因为她脸上的伤还没好,很多需要出面谈的业务都是林羽峰去的。

现在公司进入正轨,她工作轻松了很多,张艳的心情有些低落。

即使心里恨沈清祈,但是毕竟是自己深爱过的人,知道他摊上这样的事,没有觉得大快人心,反而有些矛盾与惆怅。

沈清澜不想让她想那些不开心的,带她出去吃饭。

张艳知道沈清澜的心思,没拒绝,便跟她一块出去。

沈清澜带着她去了一家中餐厅,知道她喜欢吃辣,还专门点了几道比较的辣的菜色。

巧的是慕言和一个当事人,谈完案子上的事,也来这里吃饭,刚好碰上了。

本来慕言也有事找沈清澜说,便和她打了声招呼,“吃完饭,在外面等我一会,我有事和你说。”

沈清澜点了点头。

慕言走后,张艳问,“你还认识律师呢。”

沈清澜耸耸肩,“不是很熟,只是认识。”

“好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张艳撇撇嘴。

沈清澜皱着眉,“你这是什么表情?”

“澜澜你是受过伤,但是你也是人,会有感情,为什么不能试着去爱人?能不能别觉得男人都不是好东西,虽然我遇到的也是渣男。”张艳看的出沈清澜很排斥男女间的感情。

可是她还这么年轻,不肯能一辈子一个人的。

进监狱前,沈清澜没谈过恋爱,没去爱过人。

进去后,活着都不容易,还有那么多的伤痛,那有时间想什么情情爱爱?她活着就是为了替妈妈孩子讨回个公道。

至于爱人,或许她是有的。

季辰守了她三年照顾她三年,或许那就是爱吧。

“你有爱人?!”看着沈清澜的表情,张艳惊讶极了,然后了然的笑了笑,“你会爱上贺景承着很正常,他长的那么帅,又那么的有钱,在婺城那是权贵的代表,而且对你也挺好……”

沈清澜的眉头皱的更深了,夹了一块辣子鸡丁放进她的碗里,“吃你的饭吧。”

贺景承什么时候对她好过?逼迫?威胁?占有?

算是爱?

如果那是所谓的爱,她才不会要。

饭后张艳知道沈清澜有事就先走了。

沈清澜坐在外面的长椅上,等慕言。

没让她等多久,慕言就出来了。

“是不是等久了?”慕言笑着问。

沈清澜摇了摇头,“没有,我也刚出来。”

慕言挨着她坐了下来,思考了一下,问,“四年前那起车祸,你不是肇事者,有没有想过洗脱罪名?”

沈清澜看着他,记得上次他说他有证据。

能证明那次车祸不是她。

可是现在对她来说意义不大,有没有这个罪名她无所谓。

牢坐过了,罪也受过了,孩子也没了。

再去回首,不过是揭自己的伤疤。

“你想干什么?”沈清澜又不是傻瓜,想来他忽然提起这件事,肯定是有目的的吧。

“你不想?”慕言加重了语气,他不理解,非常的不理解。

“是不是你看到那个罪魁祸首,受到报应,你就不想动手了?”慕言一想到沈清祈涉嫌人命案,心里就爽快,他当年撞死人,逍遥了四年,现在终于报应来了。

如果之前沈清澜还有些不信任他,那么现在她完全信了。

除了沈家人和她,知道当年那起车祸人是沈清祈外,没人再知道。

他怎么会知道,他真有那样一份证据?

慕言肯定的点了点头,“只要你想,我可以做你的律师,替你翻案。”

慕言这么做,只是想让她记着自己的好。

等有一天,她知道真相,请她看在自己帮助过她的份上,不要怪他的隐瞒。””,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