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灵异 >

霸道鬼夫别缠我

霸道鬼夫别缠我小说

霸道鬼夫别缠我

更新时间:2019-09-25
小编评语:因为八字命格,我莫名其妙地结了冥婚。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霸道鬼夫别缠我图1
霸道鬼夫别缠我图2

《霸道鬼夫别缠我》小说的主角是容祁舒浅,是许暖暖创作的一本灵异言情小说。霸道鬼夫别缠我讲述了:舒浅有一副奇怪的八字命格,小时候她因为这个差点丢了性命,为了保住她的生魂,家人帮她结了一个鬼丈夫。

精彩节选:

只见那些半透明的钟乳石里,每个都藏着一副孩童的尸体!

放眼望去,这个山洞里,足足有几百具孩童的尸体!

那些孩子全部浑身赤裸,仿佛被冰冻了一样禁锢在钟乳石里,脸色惨白,眼睛瞪得滚圆,身上画满咒符。

容则也看见了,一脸震惊,“这……这到底是什么?”

容祁没有回答,倒是承影大师,蓦地脸色一变,惊呼道:“难道……这些是九百年前叶家杀害的童男童女?”

容祁淡淡道:“不错。”

容则怔怔地看着那些孩子,失神了片刻,才抖着嗓子道:“可、可是……容家的家史上明明说过,当年叶家是将那些童男童女的身躯用来饲养鬼物,所以那些孩子尸骨无存啊?”

容祁冷笑更甚:“只能说明,九百年前,我们就被叶家骗了。”

“什么意思?”

“九百年前,我攻入叶家时,并没有看见任何孩童的尸骨,只是在叶家的宅子里,找到一些他们饲养的恶鬼。当初我们以为,叶家人是把那些孩子喂给恶鬼了,但如今看来,他们是故意将这些孩子的尸骨,给藏起来了。”

容则脸色闪烁,反应过来什么,“容祁你是说,叶家人故意误导了容家人?”

“不错。恐怕叶家人早就知道我们容家会攻来,所以找了几只恶鬼当障眼法,并且把这些孩子藏起来。”容祁道,“我当初就觉得,容家拿下叶家的整个过程太过容易,可以说是不费吹灰之力。如今看来,叶家人是故意的。”

我心里骇然。

叶家人故意让容祁他们杀了他们满门?

为什么?

就为了掩藏这些孩子的尸骨?

“叶家人为什么要那么费力地掩藏这些孩子的尸骨?”容则说出我的疑惑。

容祁看着那些钟乳石沉吟,道:“或许是不想让我们知道,他们杀害这些孩子的真实目的。”

“什么目的?”容则追问。

容祁没有答话,只是蓦地抬手。

一阵剧烈的寒风涌过,离我们最近的钟乳石,突然哗啦一声,掉了下来。

钟乳石很快应声碎开,里面被封印的尸体,软塌塌地倒在地上。

没了外面那层钟乳石的遮盖,我们才发现那尸体上的咒符,竟是暗黑色的。

容则扫了一眼那个咒符,突然脸色微变,道:“这是回魂之术的咒符?”

承影大师沉着脸摇摇头,道:“不是,这不是回魂之术。而是和我们在警察局停尸间,看到的那具尸体上的咒符一样。”

我们脸色微变。

“所以说,九百年前,叶家人就在实行这个术法了?”容则猜测,“但为什么,这具尸体上的咒符是黑色的?”

“因为九百年前他们所实行的术法失败了。”容祁冷声道,“鲜血画下的咒符失效后,才会变成黑色。”

“九百年前,叶家实行这个术法应该失败了。所以他们现在是要重新施行这个术法?”承影大师沉思道,“可当年他们杀了几千名童男童女来实行术法,如今他们怎么只杀了几个工人?”

“恐怕叶家人自己对这个术法,都不是很清楚,一直处于摸索状态。”容祁沉吟道,“九百年前他们使用大量的童男童女下咒却失败了。如今他们一定是找到了什么别的关键,让这个术法成功。”

“什么关键?”

容祁摇摇头:“这我就不知道了。”

我心里一沉。

不知为何,我心里有一种很强烈的预感——

容祁所说的,叶家人找到的让这术法成功的新关键,恐怕就是我的血。

“可这个术法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容则又问。

容祁摇摇头:“我不知道。”

我微微屏息。

如果月月说的是真的,那叶家人所实施的这个术法,是为了帮死去的亡魂,重新塑造肉体。

九百年前,他们就从尝试过,用了无数童男童女之血,但还是失败了;而如今,他们想借用我的血,来让这术法成功。

可让我疑惑的是,我一直以为叶家人实施这个术法,是要帮某个叶家的亡魂,重新塑造肉体。

但九百年前,叶家人还没有被灭门,他们那时候要复活的肉体,又是谁?

还有,叶家人似乎很害怕别人知道他们杀死童男童女的真实目的,甚至不惜满门被杀,他们要掩藏的秘密,到底是什么?

难道是他们要复活的人,不能够让别人知道?

我正心乱如麻时,我们头顶突然传来一阵声响。

容祁脸色一变,道:“不好,是钟家人。”

我们都吓了一跳,赶紧想走,可只有井口这一个出口,我们往哪里走?

很快,刺眼的手电灯光从井口扫进来,紧接着咻咻几声,好几个人影从井口落下来。

最先下来的是钟家老爷和钟家夫人。

他们一群人在平地上站定,看到我们,丝毫不吃惊,只是用猩红的眸子,死死地盯着容祁,脸上的神情怨恨无比。

“容祁!没想到你竟然还有脸来这红叶山!”钟家老爷恨恨道,“如果不是大小姐提醒了我们,你是不是也想杀光我们钟家人!”

我听得心里一抖。

大小姐提醒了他们?

那只娃娃?

面对钟家人的怨恨,容祁只是嘴角扬起一个不屑的弧度,道:“你们也配让我杀?”

钟家人被容祁这毒嘴给气得浑身发抖,几个年轻人恼怒地就想冲过来,但被钟家老爷给止住了。

“容祁,我知道我们不是你的对手,但今天你既然有胆子进这红叶山,就应该做好出不去的觉悟!”钟家老爷一脸阴霾道。

容祁笑得依然狂傲:“你们的主子九百年前不能奈我何,你以为你们就行?”

钟家老爷恨得几乎咬破嘴唇,蓦地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

随着他的动作,钟家人都齐刷刷地抽出匕首。

我们以为他们是要动手,赶紧防备,可不想,他们并没有攻上来。

“容祁!九百年前叶家的仇,还有几天前,小女钟雪的仇,今日我变要跟你们算清楚!”钟家老爷瞪着容祁,一脸狠决。

我怔住。

他们竟然真的是钟雪的父母。

我还来不及震惊,就看见钟家人,齐刷刷地挥动匕首!

可他们却不是刺向我们,而是刺向自己的心口!

哗!

刹那间,鲜血四溅,浓郁的血腥味充斥了整个井底。

容祁脸色微变,脱口道:“不好,他们是要用血唤醒这些婴灵!”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