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我不想逆天

我不想逆天

我不想逆天

更新时间:2019-09-25
小编评语:热血爽文,等你打卡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我不想逆天1
我不想逆天2

都市小说《我不想逆天》主角叫做陈东张婉,是作者第一修罗原创小说,我不想逆天讲述了:八年的时间陈东再次回到这个地方只是早已物是人非,一切都变了样子他也早已不是那个不谙世事的黄毛小子了,八年的时间他沉淀成为了一个真正的男人,以前看不起他的人现在都要为他低头。

精彩节选:

“放肆,知道是在跟谁说话吗?”站在旁边的柱子终于忍不住了,暴喝一声,一脸杀气的看着刘翠。

刘翠被柱子的喝声吓了一跳,特别是看见柱子冰冷的眼神,一颗心竟然咯噔一声。

店铺,瞬间陷入了寂静之中。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流里流气的声音在门口响了起来。

“呦,谁这么嚣张呢?这条街除了我还有人敢这么说话?”

说话间,五六个打扮像猪像狗又像猴的年轻人出现在餐馆门口。

为首的是一个小黑胖子,剃着桃心头,眼睛不大,白眼仁多黑眼仁少,一看就不是好人,尤其是右脸颊上的一块黑色蝎纹,平添了几分狠毒。

这种人走在街上,一般人看上一眼就要躲避,绝对不敢招惹。

他威风凛凛的带着人,站在门口打量着屋子里的人。

张东伟和刘翠一看来人,顿时就脸色一变,张东伟眼中带着担忧和无奈,刘翠则一脸的惧怕。

小黑胖子在柱子身上扫视一眼之后,便将目光落在了张东伟夫妻身上,至于站在旁边的陈东,扫了一眼后直接就被他忽略了。

“蝎子哥,你,你来了。”张东伟的脸色挤出一丝卑微的笑容。

陈东一听张东伟叫这个人蝎子哥,眉头微微一挑,他知道这些人来着不善,没想到竟然是自己要找的人,看来这事果然跟丁夏脱不了关系。

“少他妈废话,把钱拿出来,要不然今天就拆了你的店。”

蝎子阴沉着脸,一上来就撂下狠话。

身后的几个小弟冷笑一声,摩拳擦掌的走上来,眼看着就要动手。

张东伟连忙走上前,拿出一根烟递向蝎子。

“蝎子哥,抽根烟,有话好好说。”

蝎子一把将张东伟的手掌弹开,恶狠狠的冷笑道:“少他妈来这一套,拿不出钱,老子打断你另一条腿。”

张东伟的脸色青红变化着,继续卑微地说着好话:“蝎子哥,再宽容两天,我一定想办法。”

“这么说,是没钱了?”

蝎子脸上露出了一丝狞笑,大手一挥。

“给我拆了”

手底下的几个狗腿子怪叫一声,两张桌子同时被掀翻在地上,油盐酱醋碎了一地。

“不能拆,你们不能这样做,给条活路行不行?”张东伟哀求着上前阻止。

“去你妈的”

混混一脚踹在了张东伟肚子上,将他连人带这一把椅子全部踹倒在地上,锋利的椅子腿刺破了他的后脑勺,鲜血顺着耳根就流淌下来。

俗话说兔子急了也咬人,更何况是人,老实人的爆发是恐怖的,张东伟操起桌子上的一把菜刀,大叫一声就向着蝎子扑了过去。

蝎子显然没想到张东伟会反抗,仓促治疗连忙躲闪,还是被菜刀划在了脸上。

一道长长的刀口出现了,将蝎子纹一分为二,虽然伤口不深,却不停的向外流淌着鲜血。

蝎子愣愣的半天没回过神来,用手摸了摸湿漉漉的脸颊,眼睛一瞬间就变得通红,指着张东伟咆哮道:

“给我弄死他。”

张东伟见自己砍了人,一开始也愣了一下,听蝎子说要弄死他,他眼中同样涌现出了疯狂。

“老子就算是死,也要剁了你这个人渣。”

说话间提刀就上,然而他终究上了年纪,加之腿脚不便,刚跑两步就被一根棍子狠狠的敲在了腿上。

张东伟一个趔趄,扑通一声摔倒在地,抱着腿倒吸冷气。

这人下手很黑,手腕粗的钢管,直接高高的举起来,正对着张东伟的脑袋,显然是要下死手,真要敲到脑袋上,不死也只剩下半条命。

就在这时,门口响起了惊呼声。

“爸”

门外,张婉去而复返,正好看到这一幕,顿时惊吓的大叫起来。

眼看着这一棍就要敲下去,然而,张婉想救已经来不及了。

“陈东,帮帮我!”

张婉无助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这一刻,她想到的只有陈东,因为她不管如何脸上,终究只是个女人。

张婉的声音充满了无助,响在陈东耳中,他眼中柔光一闪,随后变得冰冷,淡淡的唤了声柱子。

这时候钢管已经落了下来,眼看着就要砸中张东伟的脑袋,突然之间人影一闪,钢管便猛地停住了,停在了距离脑门十厘米的地方。

一只大手,牢牢的将钢管握在了手中,大手的主人正是柱子,他冷着脸,一把接住了钢管。

小混混连忙用劲去抽,钢管却纹丝不动,柱子轻轻一推,小混混顿时一个趔趄,惊恐的看着柱子。

陈东缓缓的走到张东伟身边,弯下腰将他缓缓的搀扶起来,张婉提着超市的塑料袋也跟着跑了进来,担忧的查看着张东伟的伤势。

“小婉,你又回来干什么呀?”张东伟焦急万分。

“我,我去买东西。”张婉有些支支吾吾。

陈东扫了一眼,透过塑料袋看见里面放着两套男装,还有毛巾以及一些面包。

见张婉支支吾吾,他心中一动,莫非这时买给他的?

想到这里,陈东的心中泛起了波澜。

“呦呵,婉儿大美女回来了,哥哥可想死你了,要是你能陪我一夜,你爸欠我的账,一笔勾销,怎么样?”蝎子一眼的淫笑。

其他混混也嘿嘿笑了起来,眼睛不断在张婉凹凸有致的身上打量着。

陈东眼中寒芒一闪,看死人一样的看着蝎子,不觉间,屋子里的温度似乎都下降许多。

张东伟一听蝎子的话,顿时悲愤交加,扭头看着陈东,焦急的说道:“小陈呀,我知道你在乎小碗,你带她走吧,这事你别掺合,他们这群人没人性的。”

张东伟早已经认出了陈东,心中决定就算豁出命去,也要让陈东赶紧带着张婉离开,不想让她们惹火烧身。

张婉的脸猛的一红,偷偷看了一眼陈东,然后果决的摇头。

“爸,我不会走的。”

陈东心中叹息,看了张婉一眼,他对张东伟说道:“你对我有一饭之恩,就让我来替你解决这次的麻烦吧”

说完,陈东缓缓地转身,将一张桌子重新的扶起来,将张东伟扶着坐好,这才扭头看向了柱子,淡淡说了两个字。

“去吧”

“是,东哥”柱子恭恭敬敬的回应着。

而后,两步走到蝎子面前,一脸挑衅的对着他勾了勾手指。

“有种,跟我来。”

说完,他转身向着街道深处走去。

“找死”

蝎子眼中凶光暴动,扭头警告的看了一眼张东伟一家人,这才一挥手跟了出去,小混混们嘿嘿一笑,如同鬣狗捕食一般迅速涌了出去。

“这,你朋友他想干什么,小陈,赶紧报警吧,你朋友会吃亏的,他们手上凶器。”张东伟急道。

陈东笑了笑,刚想安慰两句,就见张婉一把将地上的塑料袋送到了陈东的面前。

“你赶紧走吧,这里不需要你。”

陈东差异的看着张婉,没想到东西真是买给自己的。

“你别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宾馆我给你开好了,里面有房卡,你自己过去吧。”

张婉依旧脸色冰冷,看也不看陈东。

陈东的心中却是暖的,他看着张婉,看着这张八年来逐渐成熟的脸,熟悉而陌生。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