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妖帝至尊之邪妃太嚣张

妖帝至尊之邪妃太嚣张

妖帝至尊之邪妃太嚣张

更新时间:2019-09-26
小编评语:从此,废物将不再是废物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妖帝至尊之邪妃太嚣张1
妖帝至尊之邪妃太嚣张2

《妖帝至尊之邪妃太嚣张》小说的主角是凤幽月云陌,是佚名创作的一本都市小说。妖帝至尊之邪妃太嚣张讲述了:凤幽月是华夏第一兵王。铁血杀伐,肆意潇洒。一场意外的事故,让她化为一缕幽魂。然,当她穿越了时空变成了她,星眸骤睁,从此,废物将不再是废物。

精彩节选:

血罚之森,九幽大陆最神秘的地方。

冷月高悬,散发着幽幽冷光。血罚之森中,时有玄兽咆哮之声,诡异而又阴森。

在血罚之森的外围,一处不知名的溪边,一个少女静静的躺在地上。她一身红裙破烂不堪,血迹斑斑。瘦削的小脸被污血覆盖,看不清样貌。如果有人经过这里,定会发现此女已经没有了呼吸。

忽然!

眼皮微动,一双眸子骤然睁开!刹那间,寒光肆意,万丈光华,犹如破冰之海!

凤幽如猎豹一般,身子瞬间跃起,警惕的环顾四周。

这里是哪里?她不是在实验室吗?

等等!她记得,实验室里好像发生了一场爆炸,然后自己……

思索间,脑中忽然一阵刺痛,好似万把利刃扎入,刹那间白了脸色!许多信息铺天盖地的涌进脑海,痛不欲生!

凤幽双手死死抱头,疼的在地上不断翻滚!

“啊——!”

撕心裂肺的痛苦响彻夜空,久久不散。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凤幽渐渐停止了挣扎,浑身无力的瘫在地上。冷月的光华洒在她惨白的脸上,愈发凄凉。

无数不属于自己的记忆铺天盖地的卷入脑海,凤幽迅速整理了一番,抽取了关键信息。她轻轻呵了一声,忍着身体的疼痛,龇牙咧嘴的从地上坐了起来。

凤幽月,九幽大陆万澜国凤家六小姐。天生痴傻,丹田尽碎,无法修炼。在这个以武为尊的世界,这是何等的耻辱!说白了,就是废物!

不过,傻人有傻福,凤幽月有个好爷爷。凤家家主凤苍,对这个宝贝孙女无比疼爱,呵护有加。但是,凤家分支众多,嫉妒凤幽月的大有人在。这不?被人追杀至血罚之森,落入悬崖,一命呜呼!便宜了她这个外来者!

对于这个和自己的名字只有一字之差的少女,凤幽有一丝怜惜。既然她占用了这具身体,那么从今以后,她,就是凤幽月!

“你安心去吧,欠你的人,我会一个个讨回来!

凤幽月缓缓起身,眸光凌厉。没有人能够欺负她还会完好无缺!他们,该有死的觉悟!

凤幽月脊背挺得笔直,双手负立于溪边。冷月光华下,破烂不堪的红裙却无法掩盖她的风姿。

忽然,她好似想起什么,眉毛一拧。

“不对啊?跟我一起跳下来的,还有一个小胖子才对!人呢?”

在凤幽月的记忆里,她被人追杀时,碰巧被郁家独子郁晨撞到。郁晨是她唯一的朋友,带着她逃到血罚之森。最后在无路可逃的情况下,坠入悬崖!

“这小胖子,不会是死了吧?”凤幽月挑眉,眼皮一跳。

就在这时,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传来。同时,还夹杂着隐隐的骂声。

“死胖子!那傻子到底在哪儿!快说!”

“气死了!不说我要废了你!竟然敢和凤大小姐作对,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一个废物而已,你护着她做什么!把她交出来,让哥几个乐呵乐呵,哈哈!”

凤幽月动了动耳朵,迈开脚步,悄无声息的向那边走去。声音越来越近,她躲在草丛里,看向外面。

草丛外,绿色的草地被黑夜映衬得幽深。几个黑衣大汉手中提着大刀,围着一个人拳打脚踢。凤幽月看过去,眸光一缩。

那个挨打的,正是小胖子郁晨!

此时,他身上的锦袍满是血迹,本就圆乎乎的脸又肿了一大圈。黑衣人每踢一下,他就一口血喷出。整个人已经奄奄一息!

凤幽月眸光冷了下去,眼底杀气溢出。她眸子扫了一眼四周,伸手拿起地上的一根粗树枝。

没有武器又怎样?她堂堂华夏第一兵王,飞花亦能杀人!

嗖——!

一道黑影凭空而出,好似鬼魅,袭向站在最后面的黑衣人!

飘逸的身形,伴着凌厉的杀气,凤幽月的身影好似一道火红流光,眨眼间出现在那人身后!

唰——!

冷月光华下,树枝划过一道诡异的弧度,直直插入那人的后心!

黑衣人的眼睛蓦然睁大,他垂下头,呆愣的看着心口凭空冒出的树枝,不敢相信!

“不……可能……”

黑衣人说完了此生最后三个字,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顷刻间,所有黑衣大汉都被吓呆了。同伴莫名其妙的死去,他们竟然连敌人的身影都没看到!

对方是谁?

是人是鬼!

几人握着大刀,警惕的环顾四周。被他们打的奄奄一息的郁晨终于有了喘息的功夫,躺在地上,努力调整着内息。

黑风沉沉,兽叫声声,不知何处的敌人,为几人的心中平添一丝慌乱。

就在这时,一道红色身影好似鬼魅,迅速冲了过来。她拿起已死的黑衣人的大刀,再一次砍向离她最近的人!

手起!

刀落!

一颗血淋漓的脑袋,滚落在草丛上!

温热的鲜血喷溅,洒在其他黑衣人脸上,诡异而又渗人!

“谁!到底是谁装神弄鬼!给老子滚出来!”黑衣头领忍不住了,大声咆哮。

“呵……”一声轻笑在身后传来,黑衣头领头皮发麻,头发都直了!他迅速回身,对上了一双冷厉而又邪肆的美眸!

“凤、凤……凤幽月?!”

他不可置信的失声尖叫,这怎么可能?凤幽月不是个傻子吗!她怎么会?怎么会……?

眼前忽然闪过一道刺眼的白光,一把大刀在月华下晃过。黑衣头领忽然感觉到自己的心口微凉。

他缓缓低下头,那把刺入自己心脏的刀晃得他眼生疼!

这不可能!

一个废物而已,怎会如此厉害!

砰——男人的身体重重倒了下去,他的疑惑,这辈子再也没有机会得到答案!

仅存的四个黑衣人警惕的看着眼前的红衣女子,不自觉的向后退去。头领和同伴的死亡让他们心中慌乱,这一切明明不应该是这样发展的!

“你、你究竟是人是鬼?”刚刚想要跟凤幽月‘乐呵乐呵’的男人,咽了咽唾沫,壮着胆子问。

凤幽月红唇勾起,一抹邪肆慵懒的笑意流出。她迈步缓缓向前,血腥之中,带着恣意潇洒。

她看着问话的那个男人,歪了下头,柳眉一挑,“你猜?”

男人一愣,看了看身旁的同伴,喉咙咕噜了一下。

“你……没死!”

凤幽月轻笑,“恭喜你,猜对了。但是……没有奖励!”带笑的眉眼骤然冷厉无比,夹杂着好似来自地狱的杀气。她的身体化为一抹流光,鬼魅般冲进几人之中。

“杀、杀啊!这女人疯了!”那人失声尖叫,抄着大刀疯狂的砍向四周!

其他三人见状,也迅速动手。在他们的周身,萦绕着微弱的光芒,颜色各异。凤幽月不经意扫过,眼睛微眯,若有所思。

罢了!先解决了几个杂碎再说!

红靴轻点,大刀凛冽!

凤幽月飞身而起,右脚踹向一人的脑袋,左拳飞出,击中另一人的喉咙!而右手的大刀,直直将第三人的头削掉了半个!

夜风阴森,血腥气弥漫四周。凤幽月好似暗夜中的杀神,双拳敌八手,不落下风!

唰——!

流光乍现,一个黑衣人脑袋滚落在地,鲜血狂喷!

四人已去二,仅剩的两人被凤幽月恐怖凶残的杀法吓的腿软,再也没有了斗志。

凤幽月没有停顿,抬步冲了上去。大刀直取一人心口!

黑衣人脸色惨白,冷汗狂流。他紧握大刀,大吼一声,“啊——!老子死也要拉上你!”

身上红光骤现,爆发出强大的力量!凤幽月眸光一缩,脑海中浮现出一个陌生的字眼——自爆!

“想要自爆,也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冷哼一声,凤幽月欺身而上,身形化作鬼魅,出现在那人身后!

右手大刀直刺后脑,只是眨眼之间,那人便没了气息!

抽出带血的刀,凤幽月看向最后一个男人。她似笑非笑,嘴角勾起,一步步向那人走去。

“别、别杀我!”那人一屁股瘫在草地上,抖似筛糠,“凤小姐,不关我的事!是、是凤大小姐让我做的!是她!都怨她!”

凤幽月眯眼,凤大小姐?

在脑中搜索了一下信息,凤大小姐,凤幽雪?

呵,有意思!

“凤幽雪,我会解决。但是你,还是先去地府等她吧!”

大刀挥起,凤幽月右手潇洒一甩!在黑衣人惊恐的眼神中,大刀直冲他的眉心而去!他竟然连动都动不了!

噗——!

一口鲜血喷出,那把大刀直直插入眉心之中。黑衣人不可置信的瞪着傲然而立的凤幽月,为什么,明明是个废物……

从杀掉第一个人到最后一个人身死,只是一盏茶的功夫。凤幽月淡漠的看了几人一眼,这几个人算是杀死凤幽月的帮凶,这么简单就死掉,便宜他们了。

不再理会几具尸体,凤幽月抬步走向小胖子郁晨。她蹲下碰了碰他,郁闷的发现郁晨已经陷入了昏迷。

眉毛拧了拧,这小胖子挺仗义,她总不能把他仍在这里喂狼吧?

看看自己瘦弱的小身板,又看了看郁晨胖成球的大身板。凤幽月嘴角一抽,“小胖子,便宜你了!”

她吃力的将郁晨背在身上,缓缓站起,双腿抖了半天才站稳。

凤幽月脸色憋的通红,牙缝里挤出一句,“天啦!真的好重啊!吃什么长大的!”

……

一处山洞中,凤幽月今晚在这里住了下来。她找了些草药帮小胖子涂了伤口,然后嫌弃的看了看自己脏兮兮的身体,拧了下眉毛。

“先洗个澡吧。”

走到溪边,脱下衣服。皎洁的月光落在凤幽月的身上,映照着她伤痕累累的身体。瘦削的肩膀,到处都是青紫和鞭痕的皮肤,血淋淋的展现在凤幽月面前。

凤幽月看着这一切,眯了下眼,深处划过一抹寒光。这些伤痕的债,她会全部讨回来!

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心绪,凤幽月长发一甩,一头扎进了水中,好似鱼儿般,畅快的游来游去。

忽然,她在水中停了下来,疑惑的看向前方的身影。

那是……一个男人?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