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情深心作虹

情深心作虹小说

情深心作虹

更新时间:2019-09-27
小编评语:现在的她有这个能力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情深心作虹图1
情深心作虹图2

《情深心作虹》小说的主角是苏芜慕少焱,是白若染创作的一本都市小说。情深心作虹讲述了:爱上慕少焱,让苏芜知道了坠入地狱是什么感觉,当她满身伤痕的与同样身处地狱的谢逸做了交易后,他决定让伤害过她的人,统统都家破人亡,身败名裂,现在的她有这个能力。

精彩节选:

站在F城最高的山上,俯瞰下去,群山矮小,仿佛在对此山俯首称臣。

苏芜看着此刻站在高山之巅,张开双臂拥抱朝阳的挺拔身影,嘴角荡起了笑意。

此刻的男子仿佛希腊神话里刚刚经过了一场厮杀的神祇,浴血奋战、王者归来、意气风发。

苏芜从背后轻轻抱住了男子健硕的腰身,嘴角仍挂着温柔的笑意,轻柔的说:“少焱,你想要的都得到了,你开心吗?”

“开心,当然开心,不过就差最后一样了。”慕少焱将手覆上环在腰间白皙纤细的手指上,轻轻地摩挲,声音低沉的回答道。

“哦?还差什么?”苏芜反问道,眼角眉梢笑意不减。

“还差——”慕少焱的目光渐渐阴骘,“苏成安的命!”

苏芜的笑意僵在脸上,双手迅速从慕少焱的腰间缩回,仿佛触到了滚烫的熔岩,她不可置信的问:“你说什么?”

慕少焱转过身望向那张惨白的脸,戏谑地说:“不明白吗?苏大小姐真是养尊处优的仙女,不识人间烟火呢!”他仍带着玩味的笑意,从上衣的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拽住一角,轻轻抖落,纸上的内容便一览无余的展现在苏芜眼前,是一张体检化验单。

苏芜捧着这张纸,不死心的反复确认,终于认命的闭上眼睛,滚烫的泪水从眼角滑落,她克制不住自己浑身抖如筛糠,她不愿去相信那个给予她无限宠溺的父亲,得了癌症晚期,行将就木!

苏芜将化验单紧紧捂在胸前,压着那痛的快要失去知觉的心脏,看着这个在她二十三年岁月中,唯一深爱过的人,就这样肆无忌惮的伤害着她,而她知道伤害还远不止于此。

“啧,别这样看着我,苏成安的病可不关我的事,他多行不义必自毙,真是苍天有眼,要不是他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了,也不会把苏氏权权交于我打理,要不是他只有一个宝贝女儿,而这个宝贝女儿还对我倾心相赋,死心塌地,甚至以死相逼也要和我在一起,他会把苏氏交给我?这个他看不起的渣滓手里吗?”

“啊——”苏芜终于捧住头,崩溃大哭,“为什么?为什么?”他说的每句话,都在一刀刀凌迟着她的心。

“为什么?”慕少焱紧紧攥住她的肩膀,将她禁锢到自己面前,抬起她的下巴,逼她不得不仰面正视自己,“我父亲当年那么信任苏成安,甚至救过他的命,和他联手打下苏氏,没想到他竟这般容不得我父亲,甚至陷害他,让他锒铛入狱,人言可畏,我父亲不堪受辱,在狱中自杀,我本来好好的一个家,拜他所赐,落得个家破人亡。你不要觉得我是在颠倒黑白,这些事我是在收拾父亲遗物时了解到的,这些年我也一直在苏氏暗暗调查此事,邪不压正,总会有人将当年的真相说出来的。”

苏芜望着慕少焱猩红的眼睛,好像有鲜红的血要喷薄欲出。

“那时我才十八岁,没钱,没亲人,上不起学,我父亲以前的朋友悄悄把我带回苏氏,想要给我谋个职务,被苏成安知道后,他明里暗里找人打压我,想把我赶出苏氏,那段时间我甚至想过去死,可就在我对一切都绝望的时候,事情不就出现了转机,苏大小姐,苏成安最宠爱的女儿回国了,你对我一见倾心,不惜惹怒苏成安,而我也顺势抓住了这次机遇,在苏成安以为我不知道全部真相的情况下,慢慢讨好他,取得他的信任,这才有了今天。苏成安!他可能现在还不知道,他在自掘坟墓!哈哈哈哈哈哈——”

慕少焱状若癫狂的笑着,凄厉的笑声回荡在山间,变得尤为刺耳。

苏芜用力地挣脱出了他的桎梏,看着此刻像野兽一样可怕的男人,再也不能将他与当初认识的那个少年结合起来。六岁那年,为了陪伴病重的奶奶,她归国一年,陌生的环境,身边没有一个朋友,她很孤独,直到一个漂亮哥哥来到家里做客,他会陪她做游戏,踢足球,过家家,还会讲很多外面的新鲜事逗她开心,那一年是她童年所有记忆里最开心的一年。奶奶过世后,她不得不再次出国,之后就与这位大哥哥断了联系。可她却再也忘不掉那双笑起来会弯成两条桥的眼睛。她从父亲那得知,他是父亲友人之子,名叫慕少焱,便将他的名字牢牢记在心间,这一记便是十年。当她回国后,第一时间去找她记忆中的漂亮哥哥时,却看见他蜷缩在苏氏大厦的墙角下,啃着一块干的掉渣的馒头。他成为为苏氏搬运货物的一名工人,在苏氏是最苦最累的工作,他衣衫褴褛,面容肮脏,眼睛却依旧澄净与坚定,只是看着她的时候会透漏出淡淡的疏离,戒备得让人心疼。从那时起,苏芜便在心中暗暗发誓,她一定要帮这个男孩重新找回快乐,只是当时的她并看不到这平静深潭下的漩涡,爱他,究竟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苏芜的声线低沉沙哑,仿佛将死之人最后的呜咽。

“你说。”

“你——有没有爱过我。”苏芜仿佛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小心翼翼的询问。

“呵,你认为我会爱上仇人的女儿吗?你把你自己当什么,悲天悯人的救世主吗?你和你父亲一样高高在上,享受着掌握别人生杀予夺大权的快乐,肆无忌惮的践踏着别人的尊严,你这样的人配得到爱吗?从始至终你不过是一枚棋子,一个报复的工具。”

苏芜觉得自己几乎站不稳了,踉跄的后退了几步。

“不妨告诉你,我早就有了两心相悦之人,我和她青梅竹马,等这里一切平静了,她就会回到我身边来。而那时,苏氏早就成为历史,风一吹,连丝尘埃都不剩了,取而代之的将是一个全新的慕氏。”慕少焱又轻柔的将她抱在怀里了,在她耳边不急不缓的说出这段话,于她而言,却句句如刀,字字泣血。

她依旧贪恋这个温暖的怀抱啊!真奇怪!那个一直包容她、宠溺她,如春风化雨般温暖的少年,竟会在一夜之间变得如此残酷冷血。真是难为他过去要对她强颜欢笑,虚与委蛇了。他现在获得了他想要的一切,她应该高兴吗?这不是她一直以来的愿望吗?原来当执念被实现,竟会是如此的空虚,连活下去的意义都变得虚无了。

她抬手抚上了他微蹙的眉。

当冰凉的指尖轻触到慕少焱的眉心时,他的身体情不自禁的一颤,她会对他说什么,求他放苏成安一条活路,求他不要抛弃她,她为什么不问问以后他要如何安置她?

“少焱,你以后要多笑。”

慕少焱还不得其解这句无关紧要的话的用意时,一股大力便将他推开,他陡然瞪大了眼睛,看着苏芜如断翼的蝶,毫无留念的坠下山崖。

苏芜觉得自己如一片落叶,随风而逝,她要忘掉刚刚那场噩梦,只带着快乐的记忆,魂归大地,烂入泥土。

耳边是呼啸的风,她好像还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叫声凄厉,如啼血的杜鹃。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