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重生炮灰归来

重生炮灰归来小说

重生炮灰归来

更新时间:2019-10-06
小编评语:重活一世,只想好好地活着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重生炮灰归来图1
重生炮灰归来图2

《重生炮灰归来》小说的主角是齐寒月墨清城,是浮世落华创作的一本都市重生小说。重生炮灰归来讲述了:前世的她被继母虐待,被继妹抢走爱人,爹不疼娘不爱的她在打工途中被杀死。重活一世,打算好好的活着,逆转乾坤,不再被人欺她,欠她的都要讨回来。

精彩节选:

齐国军一皮带抽下来,看着寒月脸上浮起的红肿,心里已经后悔。

可是一对上寒月那双清冷的镇静目光,心里的火就不由自主的息不了。

手里的皮带就继续抽下去了。

可是没想到这孩子还敢跑。

而且这一跑就跑到了阳台上面,那样子一副就要跳下去的姿势。

这下,齐国军脑子一下清醒了。

扔下手里的皮带,着急的喊:“寒月,你干什么?你快下来!”

寒月回头,“你们不是都想我死吗?我这不是让你们称心如意!”

声音奇高。

现在天还没黑,在外面遛弯的人和刚刚下班回家的人都很多,很多人都被五楼上面的那道影子吸引。

“看,五楼有人要跳楼!”

“不能吧!”

“哎呦,真的唉,那不是齐团长家里的大闺女!”

“那个孩子平时不吭不哈的,不应该跳楼啊!”

“这是怎么啦?”

底下只一会儿就围了一堆人。

有人还热心的打了119。

这都要出人命了。

不报警也不行。

110也打了。

齐国军没有一次比这次更后悔。

看着女二儿脸上狰狞的肿痕,也知道自己下首太重了。

这孩子一向性子内向,胆小,这次竟然敢爬上阳台要跳下去,齐国军隐隐的觉得是自己逼得孩子这么铤而走险。

“寒月,下来!我是你老子,我又不是想要你死,只不过教训你一下,就要死要活的,那谁家家长还不能教孩子了!”齐国军就想不明白了,别人也是打孩子,他也是打孩子,怎么到他这里!孩子就要跳楼啊。

根本就没想过,他怎么说!不是火上浇油,不怕寒月真的跳下去啊。

何卫芬已经被声音惊动跑了进来,一看这个情形,也是着急了。

她可不想事情闹大。

自己是后妈,本来在人们眼中就是后妈不好当,做得好,还要被人挑理,这么多年她好不容易在大院的人们眼里留下了一个对待继女慈祥和善,耐心十足的好后妈的形象,这要是死丫头跳下去。

无论是什么理由,她都要背上一个逼死继女的恶毒名声。

心里不由得埋怨齐国军。

这个男人就知道动手,你动手就动手,可也别把人逼得跳楼啊。

这下子所有人肯定都知道了,这个点儿外面正是上下学上下班的时间,绝对看得到。

“寒月啊,你可不能乱来,你快下来,有什么话和阿姨说,不管你是想要什么,想吃什么,阿姨都答应。你快下来!”

这话是说给楼下的人听的。

意思是让大家知道,寒月是因为嘴馋闹别扭的,可不是大人的错。

楼下人也就了然。

孩子十六七八,正是叛逆的时候,一点点的小事都能被无限放大。

不过,院里邻居都是感慨,这孩子也太不懂事了。

因为一口吃的,也能要跳楼。

现在孩子不好管啊!

寒月回头,“阿姨,我倒是不稀罕吃的,我爸打我是因为我不要脸,放着好好的新衣服不穿,非要抛头露面的穿这种短了半截的旧衣服。我心里不服啊!阿姨您倒是给我爸说说,我有哪一件新衣服可以穿?我穿这个不要脸的旧衣服是我愿意的啊?”

想当好人,让舆论站在你那边,想得美。

刚才也不是寒月想跳楼,就是被打了之后的本能反应,结果一迈腿就到了这里。

所有人一听,啊!

这是有内情啊。

“怪不得孩子要跳楼,这有了后妈就有后爹,亲生的女儿说不要脸,这也太过分了。”

“齐团长不该是这样的人啊!”

“齐团长知道什么啊,一天都不着家,家里还不是后妈说了算。”

“对啊!没听见孩子问呢,有那一件新衣服可以穿?喔这么长时间!就没见见过这孩子穿过新衣服,每次老何都说是孩子不爱穿新衣服!说她买的新衣服!都不和孩子的心意。我还以为是孩子找茬呢!”

“现在看啊,恐怕是孩子根本就没有什么新衣服吧!”

何卫芬那个气啊。

齐国军已经因为这话扭头怀疑的打量何卫芬。

一直何卫芬都说满柜子都给寒月买了新衣服,他还真的没注意过这些。

要不是今天自己找茬儿,恐怕这事情他也以为是寒月自己别扭,不愿意和何卫芬关系和缓,对扛着后妈,所以挑毛拣刺呢。

何卫芬赶紧打马虎眼。

“寒月啊,你可不能昧着良心说话啊,老齐啊,你打开寒月的衣柜看看!里面可都是心新衣服,这孩子就是不穿,说是我买的她不喜欢,可是我又能怎么办,也不能逼着孩子穿上啊。”

这会儿何卫芬倒是希望寒月跳下去了。

死了最好,省的麻烦。

这就是个麻烦精。

到处给自己惹麻烦。

没看出来啊。

平时装的胆小怕事,这下子原形毕露了吧。

寒月坐在阳台上。

“寒月,下来吧!别胡闹了,爸,今天打你不对!可是你也不能就要跳楼啊!”

齐国军软下来。

不服软不行。

看样子这孩子根本不怕。

“行,爸,你让我下来也行,你保证以后都不会打我,我就下来!”

寒月点点头。

要想一下子揭穿何卫芬的真面目,还真没有证据。

不妥协也不行。

总不能真的跳下去吧。

她又不是武功高手,再说那些轻功什么好像是武侠小说才有的吧。

看她这样子也就是吓唬吓唬人,真的跳下去,她可不想死。

生命如此美好,谁没事找死啊!

齐国军苦笑,他的脾气暴躁,对着不听话的新兵蛋子都敢踹上两脚,给上一巴掌,现在被一个小丫头威胁,还真的是新体验啊。

可是他能怎么做?

是告诉她,你爱跳不跳,老子揍你没商量。

行吗?

屁话!

那怎么也是他的亲生的。

他虽然看着她心里厌恶,恨不得眼不见心不烦。

可是他还没有冷血到想要她去死。

叹口气。

“好,老子说话算数,今后绝对不会动你一个手指头,行了吧!下来吧!”

这时候的语气完全少了刚才的硝烟,心平气和的跟小丫头赌咒发誓。

寒月点点头。

双手一撑阳台,利落的跳下来。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