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总裁 >

霸总离开我就活不了

霸总离开我就活不了小说

霸总离开我就活不了

更新时间:2019-10-09
小编评语:霸总是妻奴忠犬太粘人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霸总离开我就活不了图1
霸总离开我就活不了图2

《霸总离开我就活不了》小说的主角是宫司屿纪由乃,是叶奈凉创作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说。霸总离开我就活不了讲述了:顶级豪门宫家继承人宫司屿权势滔天,为人阴狠毒辣。这样的男人却独独宠妻无度,宠上天。他的老婆,是个死而复生通灵少女,两者相遇会擦出什么火花。

精彩节选:

尽管佣兵被他不小心弄死了,没说出幕后主使。

可宫司屿心中已然猜出个大半。

天天想他死的人,除了那个女人和她儿子,还有谁?

宫家是豪门,勾心斗角阴谋诡计他自小领略早已习惯,能活到现在,是本事。

在听到“纪由乃”三个字后,白斐然先是拧眉,而后面无表情的吩咐人将现场清理干净,尸体运走,随后后坐进了黑色迈巴赫齐柏林的后车座内。

沉默了片刻,拿出了一叠资料。

神情万分凝重的看向宫司屿。

资料就是调查结果。

可他没交到宫司屿手中,而是给了他一份一个月前的帝都每日新闻报。

“我要的是资料,不是报纸。”

宫司屿眸底流露不耐。

“宫总,我想你还是先看一眼报纸上的头条,再决定要不要看资料。”

莫名其妙的瞥一眼白斐然,宫司屿冷冷接过报纸。

醒目的标题,立刻映入眼帘。

【西郊殡仪馆再次闹鬼,一具女尸失踪,监控显示女尸诡异复活独自离开停尸间。】

掉捎着的凤眸中闪过震惊。

随即,白斐然将一包装有白布的透明塑胶袋和一个装在封口袋内的挂名牌交给了宫司屿。

挂名牌,是带回纪由乃那夜,手下清理暗杀现场在树林找到的。

白布,是西郊殡仪馆专用裹尸布。

“宫总,你最好看看上面的名字,这是专门给尸体做标记的挂名牌。”

宫司屿幽邃的凤眸在看见挂名牌上的字后,染上了一层晦暗和复杂。

【姓名】:纪由乃

【编号】:三号停尸间09

【死因】:割腕,失血过多

【注明】:无人认领。

脑中突然就浮现出了纪由乃那张异于常人的瓷白小脸。

宫司屿开始回忆那晚和纪由乃相遇的整个过程。

的确,处处透着诡异,疑云密布。

若换了常人,得知半夜在荒山野岭救了自己的是一具殡仪馆跑出的“尸体”,必定会吓破胆。

可宫司屿没有。

相反,他冷静的可怕,心思却又前所未有的复杂和沉重。

心口,还有一种莫名的难受。

那晚,她被吓坏了。

可如果她真是从殡仪馆跑出的。

为了救他,为了找到信号求救。

她又义无反顾的回到了让她害怕恐惧的地方。

那个时候,她独自一人,该有多无助,多恐慌?

怎么办?

得知“真相”的宫司屿,那种想见纪由乃的心情,比往常更盛。

白斐然为了宫司屿的安全着想,打破沉静,提醒。

“宫总,事情蹊跷的很,为了避免沾染上不干不净的东西,我觉得还是……”离这个叫纪由乃的远点为妙。

话没说出口,宫司屿厉声打断!

“白斐然,我想做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来说三道四了?”

拨弄着食指上的羊脂玉戒,宫司屿语气阴沉,凤眸中暗光泛泛。

“……”

“还有,你说谁是不干不净的东西?”

为避免激怒宫司屿,白斐然选择闭嘴。

生平头一次,白斐然听到宫司屿帮一个不相干的女人说话。

以往,宫司屿绝对!绝对不会这样。

哪怕是温小姐。

“老王,上回是你送纪由乃离开的?”

想到什么,宫司屿邪冷的瞥了眼驾驶座的中年男人。

“对的少爷。”

“和我说说那天你送她去了哪儿,做了些什么。”

老王如实回答。

但宫司屿察觉到,老王表情很奇怪,透着忌讳。

“那位小姐先是让我送她去了人民医院,说是接爸妈,她父母我是没见到,只有一辆运尸车,然后她就让我跟着那车去了城北的火葬中心,快天黑的时候,我就见她抱着两个骨灰盒走了出来,她买了好多捎给死人的东西放在了后备箱,让我送她去碧波山庄,到了目的地,和我道了声谢,就让我离开了。”

去医院接爸爸妈妈?

火葬中心,骨灰?

宫司屿蹙眉,他记得,纪由乃说过,她父母都死了,没了。

见白斐然怀里藏着一份文件,似非常不想被他看到。

直接夺了过来,打开就阅。

是纪由乃的调查报告,还有死亡鉴定书。

内容很多,车内光线太暗,宫司屿看不太清楚。

“白斐然,你查到她现在在哪没?”

打开了迈巴赫车内所有装饰照明灯,宫司屿一边细看,一边问。

可白斐然欲言又止,一副不知道怎么说的样子。

“说!”

“帝都第九精神病治疗康复医院。”

蓦然抬眸,宫司屿以为自己听错了。

“纪小姐一个月前被她姑妈送去了九院,现在被关在那进行精神治疗。”

九院,帝都第九精神病医院。

赫赫有名收治精神异常的疯人院。

“为什么?”

宫司屿不敢置信,明明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被送疯人院去了?

白斐然回忆了下,说道:“好像是把她爸妈骨灰撒在了她姑妈家,又在她姑妈家门口烧花圈纸人扬言要他们不得好死,以扰乱社区治安为由被带走,然后她姑妈要求对她进行精神鉴定,就被送进去了。

“这么过分?”

宫司屿眸底浮现一抹怒。

白斐然点点头,“是有些过分,毕竟是自己爸妈的骨灰。”

“我指得是她姑妈!”

扔了张纸在白斐然面前,宫司屿让他自己看。

白斐然低眸,纸上赫然写着,纪由乃父母车祸双亡,其父亲亲姐侵吞了其家所有财产,拒绝为其父母办理后事,任由其父母和纪由乃的遗体躺在太平间和殡仪馆。

“把明天所有事都推了。”

“宫总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