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娇妻难训:总裁索爱成瘾

娇妻难训:总裁索爱成瘾小说

娇妻难训:总裁索爱成瘾

更新时间:2019-10-09
小编评语:阴差阳错的缘分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娇妻难训:总裁索爱成瘾图1
娇妻难训:总裁索爱成瘾图2

《娇妻难训:总裁索爱成瘾》小说的主角是幸果冷天歌,是冷琴儿创作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说。娇妻难训总裁索爱成瘾讲述了:拥有万千资产成功女性的她,一夜之间,丈夫出轨,净身出户,成了穷光蛋。为了释放压力,去酒店胡闹了一番,谁知惹上了个总裁,从此纠缠不清。

精彩节选:

幸果突然睁开双眼,感到浑身像被车子碾压了一样,酸痛难忍,她咬着下唇从床上慢慢坐起,难受的低着头。

“醒了?”

男人低沉而充满魅惑的在房间内响起,幸果猛的抬起头,看到一长相俊美,身材高大而魁梧的男人,他赤罗着上半身,肌肉分明的胸肌线条赤激着幸果的视觉神经。

昨晚的男人……就是他么?

男人见她一直盯着自己,冷酷的挑了挑眉,边穿衬衫边说,“昨晚还没看够,嗯?”

幸果连忙收回视线,脸颊绯红,她迅速拿起床上散落的衣物,胡乱的套在身上,然后忍着一身的痛楚,一咬牙,直接下床。

男人见她这一系列动作,微微拧眉,上前几步站在她面前,“你去哪?”

幸果抬头,对上他深邃的眼眸,咽了咽口水,然后从床头柜上拿过自己的包包,手颤颤巍巍的从里面胡乱掏出一些现金,递给他,“我这里只有两千块钱了,要是不够……我,我也没办法……”

这是她净身出户唯一带的钱,如果这个男人嫌少,她也没办法了。

两千块钱?

冷天歌眉头紧皱几分,脸色猛的阴沉下来,这个女人,把她当什么了?

幸果见他没有说话,虽然表情有点恐怖,但她顾不了多少,尴尬的扯出一抹笑容,“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官娜娜昨晚到底给自己找了什么价位的,虽说眼前这男人,长相帅气,身材也是一级棒,但技术也就那样,她一早醒来,浑身像散架了,给他两千块钱她都觉得贵了!

幸果想着,见男人还站在自己面前,怕他又找自己要钱,她抓紧包包,侧身准备绕过他离开,刚踏脚,冷天歌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将她扯了过来。

幸果惊呼一声,抬眸对上冷天歌阴鸷的眼神,这男人的手劲可真大,她拧紧眉头,大着胆子低吼道,“你干什么,我们昨晚谈好的价格就是这个!难道你要事后加价吗?小心我到你领班哪投诉你!”

但事实上,幸果昨晚喝断片了,究竟发生了什么,她完全没印象。

“投诉?你准备去哪个领班投诉我?”冷天歌嗤笑一声,抓着她的手腕,一个转身,将她摁在墙壁上,防止她再次逃开,看着女人焦急的面孔,他目光慢慢往下移,幸果离开的急,身上的衬衫纽扣都没扣完,此刻衣襟半开,雪白的风景若隐若现,颇有一丝勾人的意味。

冷天歌竟然止不住又想了,不得不说,医生这次安排的女人,很符合他的胃口。虽然还安插一些剧情,但到底也是为了调晴,他很满意。

幸果见他没有放过自己的意思,开始耍赖,“就算你找我要钱,我也没了,不信你翻我钱包。”

冷天歌冷声笑了,演戏就要适可而止,如果到头了,难免会让人反感,他轻轻抬起她的下巴,仔细端详了一下她的容貌,勾起唇角,“钱到不必,你可以用其它方式赔偿我。”

他的暗喻很明白。

幸果没想到这个牛郎事后居然来这一套,,她没有太多的功夫和他纠缠下去,她还要赶回家收拾行李,迅速离开那个是非之地!

她得想办法摆脱这个男人。

正想着,冷天歌的手机突然响了,她顿时松了一口气,假笑道,“你的电话响了。”

冷天歌看着女人灵动的眼睛,知道她心里在盘算着什么,他松开手腕,走到床边拿起手机,是医生的来电。

趁冷天歌还没反应过来,幸果迅速逃出房间,到了酒店楼下,发现男人没有追上来,她悬着的心这刻才放下来。

她来到街边,打了辆的士,马上离开了。

冷天歌站在酒店的落地窗前,盯着她所有的举动,心中忽然有了一丝疑惑,他跟医生说,“昨晚那个女人叫什么?”

“昨晚的女人?”医生发出疑惑的声音,“昨晚安排的女人临时有事去不了,我发短信通知你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难道哪个女人不是昨晚医生安排的女人?

她不是在演戏,而是真的把他当成公关?

冷天歌脸色很快就阴沉下去,他挂了电话,又打了电话给姜华,声音低沉而冰冷,“给我找到昨晚出现在我酒店房间的女人!”

“是,总裁。”姜华接到命令,有些意外,他当冷天歌助手多年,还是第一次被吩咐调查一个女人。

……

幸果坐车感到浅水湾,她回到家中,直接跑到自己的卧室收拾东西,把衣服和箱子都找出来,中途在车上的时候,她打电话给官娜娜,都没任何回应。

官娜娜是幸果的闺蜜,也是这段不幸的婚姻见证者。

她和前夫陆修然结婚两年,一直维持着柏拉图的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关系,她一度怀疑陆修然是不是个同、姓、恋者,直到官娜娜翻出了他出、轨的照片,她看到那些照片上面不堪入目的画面,感觉整个身心都被侮辱了,结婚两年的屈辱和辛酸顷刻爆发出来,她在官娜娜的建议下,提出离婚。

而官娜娜为了安抚她,带她去了北城最豪华的酒吧,说是让她释放自我,忘记过去,几番轮回下来,幸果就醉的不省人事,第二天醒来就是和那个男人在一起。

她一想起那个男人,心里就来了无名火,昨天是她初次品尝鱼水之事,那个男人一点也不温柔,而且还嫌她给的钱不够多,幸果真想跟官娜娜好好吐槽一下。

但是,想到昨晚那么放纵,她心里到底有些不舒服。

幸果叹了口气,继续收拾衣物,突然她听到开门声,叠衣服的动作一顿,她放下手中的衣物,来到卧室门口,轻轻打开一条门缝,客厅里却站着两个熟悉的身影。

陆修然和官娜娜!

此刻官娜娜正靠在她前夫怀里,两人有说有笑的走进来,陆修然单手搂着她,另一只手则不安分的在她身上抚摸,幸果瞪大双眼,感觉头皮发麻。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