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异能 >

至尊医神

至尊医神小说

至尊医神

更新时间:2019-10-10
小编评语:医术超神,却治不好她们的相思病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至尊医神图1
至尊医神图2

《至尊医神》小说的主角王石蛋允儿,是鹰刀创作的一本都市异能小说。至尊医神讲述了:乡间小子王石蛋偶然间获得了异能医术,捕野鱼采仙药,赚钱发展山村,还替美女扎针看病。可是没有想到的是给人看病的同时,还惹上了不少桃花债。

小编推荐:
《神秘左眼》

精彩节选:

黑框眼镜青年想了想,下了车,从口袋里拿出一个U盘,站在路虎车前,献宝似的嚷嚷道:“韵儿,我把你拍的片子带过来了,陈旧性骨伤,情况比较严重,如果不及时医治,以后会脚踝骨粗大,还会长骨刺,导致你一条腿粗一条腿细。”

眼镜青年心想,林韵儿一定会过来,焦急地问他怎么医治,他借机就跟林韵儿一块探讨病情,让王石蛋一边凉快去。

林韵儿一听,惊得小嘴能吞鸡蛋,却是看着王石蛋,心想怎么病症跟他说得一模一样,拉着他的胳膊道,“走,王石,给你介绍一个朋友,江鹏飞,县中心医院的外科医生。”

这么牛逼,王石蛋差点没被吓住,他以前读高中的时候就想报考医学院,所以带点仰慕又有点激动,跟林韵儿走到江鹏飞跟前。

“江鹏飞,谢谢你。”林韵儿接过U盘,顺手递给王石蛋,“这是我朋友王石,我们刚钓了黑鱼回来。”

王石蛋将U盘放进兜里,伸出手,想跟江鹏飞握个手。

江鹏飞一身便西,上米下白,双手插在裤兜,根本没抽出手的意思,拿鼻孔眼看了王石蛋一眼,嗯了一声,算是打过招呼。

王石蛋瞬间明白过来,江鹏飞摆出这副傲慢的逼样,是看不起他。

既然你看不起哥,哥也不想认识你,不就是个外科医生么?王石蛋把手收回来,也没看他,“韵儿,生活网的编辑还等着我们呢,走吧。”

“嗯。”林韵儿心想度假村宣传才是正事,歉意地对江鹏飞笑了笑,“江医生,我还有点事,既然你来了,待会就在度假村吃晚饭吧。”

什么状况,林韵儿连自己的病情都不关心,江鹏飞感觉被忽视了,一急,便冲着王石蛋嚷嚷:“那……那个谁,你懂医吗,拿着U盘干什么,你能跟韵儿探讨她的病情吗,你知道陈旧性骨伤恶化后有多严重吗?”

好歹王石蛋是自己的朋友,江鹏飞一点面子也不给,林韵儿皱起了眉头,替王石蛋出头,“今天我崴了脚,王石替我推拿时,便说我有陈旧性骨伤,跟你说得一模一样。”

“推拿,他是中医?这么年轻,韵儿,你别被他骗了。”江鹏飞嗤笑一声,这才认真地打量王石蛋,一身潮牌休闲服,就像个小明星,怎么看也不像中医,“王石,你对韵儿的病情是瞎蒙的吧,好借机占她的便宜,把我的U盘还给我,反正你也看不懂。”

林韵儿羞怒不堪,脸蛋潮红,姐治病,怎么叫被王石蛋占了便宜,江鹏飞会不会说话呢?

“瞎蒙?”王石蛋不怒反笑,将U盘丢给了江鹏飞,“韵儿受伤的脚踝骨,我可以画出来,根本用不着看你的破片子。”

“你把猪都能吹上天!”江鹏飞撇了撇嘴,脸上满满都是怀疑,“虽然我是西医,但我外公是名老中医,中医针灸推拿我也懂点,随身都带着祖传的梅花银针,要是你能画出韵儿脚踝骨的受伤情况,我把梅花银针送给你。”

“走吧,到了度假村再说。”林韵儿强忍住不快,打断了江鹏飞,跟王石蛋上了车。

王石蛋惦记着江鹏飞的梅花银针,他传承了鱼龙初祖的异能跟医术,一听说针灸就手痒痒,上了车就故意气乎乎道,“韵儿,江鹏飞对咱俩的关系胡说八道,我还没女朋友呢,纯洁的形象被他毁得一塌糊涂,你有没有纸笔?”

就算姐跟你谈感情,还委屈了你个山村小农民,林韵儿狠狠剜了他一眼,没好气道:“我包里有笔和笔记本。”

“我看不惯江鹏飞那骄傲得瑟的劲儿,让他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王石蛋拿过林韵儿的包,从里面拿出笔记本跟笔,翻到后面,专注地画了起来,一连画了好几张,前后左右都有,画好后,拿出山寨手机拍了下来,然后问,“江鹏飞的手机号码是多少?”

林韵儿瞥了一眼王石蛋的山寨手机,什么破手机啊,边上都摔破损了,屏幕下方一角还有裂痕,要是让江鹏飞看见,指不定怎么嘲笑他,王石蛋是她的朋友,医术不错,那不是打她的脸么?

林韵儿叹了口气道:“王石,打开工具箱,里面有个盒子,我以前买的水果6P土豪金的,也没用过,送给你,以后我们可以微信QQ联系。”

“那我帮你治脚,也不收你的医药费,你那脚要想治好,还得用黑玉断续膏,我抽时间进山去给你采药材,炼制药膏。”王石蛋也不客气,立刻就去拿水果机P6,水果机好啊,上网速度快,直接用短信订个流量大的套餐,以后也不用去兰花嫂子食杂店蹭网了,有时候看点美女图片还得防着她,不方便。

换了崭新的水果机,王石蛋美滋滋地重新拍了几张照片,然后给江鹏飞发了过去,发完后,福特猛禽已经开到了在水一方度假村。

在水一方度假村坐落在水库边的小岛上,草木茂盛,湖光山色,空气清新。

林韵儿停了车,立刻打电话叫员工来,把鱼卸到专门养黑鱼的黑鱼池去。

王石蛋见江鹏飞的路虎就停在旁边,走到他车窗前,轻蔑道:“江医生,我刚才画的韵儿受伤脚踝图,发到你手机上了,你慢慢跟片子对比着看,赌的梅花银针就算了,你也不会给,我就当你放了个屁。”

“……”江鹏飞语塞,没没对比呢,难道哥就输定了。

不等江鹏飞说话,王石蛋说完就走,他已经看见扛着摄影机的生活网编辑,赶紧过去打招呼,接受采访,毕竟采访费两千块钱啊,这是正事。

王石蛋边接受采访边向黑鱼池走去,看见度假村员工解开麻袋,将黑鱼倒进鱼池里去,赶紧过去提醒,“鱼龙潭的黑鱼不比人工养殖的黑鱼,既凶猛,又有灵性,你们这黑鱼池高度不够,当心它蹦上岸,咬到人。”

林韵儿闻言暗地琢磨,黑鱼池除了现宰现杀卖给顾客外,还有个观赏的功能,看样子周围得建一圈玻璃护栏,她是学建筑设计的,以前假期都在家里的地产公司实习,现在毕业了,做度假村副总是锻炼,设计个玻璃护栏小菜一碟,

江鹏飞拿着梅花银针盒走了过来,他刚才在车里将U盘插到笔记本电脑里,跟王石蛋画的图对比,没法赖账啊,否则会让林韵儿看不起,不过他心有不甘,听了王石蛋的话,眼珠子一转,又想了个办法。

江鹏飞站到池子边上,半蹲着伸出手去,嗤笑一声道:“黑鱼还咬人,你当是鲨鱼吗,这池子一米五深,水深约有一米,黑鱼能蹦我这手这么高吗,如果不能,我们再打个赌,梅花银针就不给你了,行不行,王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