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许你盛世:重生嫡女要虐渣

许你盛世:重生嫡女要虐渣小说

许你盛世:重生嫡女要虐渣

更新时间:2019-10-17
小编评语:重活一世,她为了复仇,脚踩继母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许你盛世:重生嫡女要虐渣图1
许你盛世:重生嫡女要虐渣图2

《许你盛世:重生嫡女要虐渣》,主角:唐晚盈风墨白,作者:果粒橙儿,许你盛世重生嫡女要虐渣简介:重生一世的唐晚盈开启了逆袭打脸模式,上辈子把她坑惨的继母庶妹,这辈子全被她玩弄于鼓掌之中,要让他们血债血偿。

精彩节选:

听到这个词语,大堂上的人们皆是一愣,此后目光不约而同地聚集到堂上那个始终没说话的男子身上。

风墨白?

先前指认风墨白的春红更是脸色煞白,一时间似乎跪都要跪不住了,眼看就要趴到地上。

一队士兵踩着整齐的脚步声进入了大堂,为首之人白甲银盔,却是相国府老夫人认识的,禁军首领聂毅。

聂毅看都没看别人一眼,直直跪在风墨白面前,“微臣救驾来迟,请太子陛下赎罪。”

“无妨。”

风墨白轻笑一下,伸手抬起聂毅,语气玩味地开口。

“今日本是来连云寺游玩的,谁知道半路遇上了刺客,要不是这位姑娘救命,估计这会儿我已经不知道被水冲到哪儿了,可我没想到,居然被人当做奸夫抓了起来。”

说完,他淡淡地瞥了跪在地上的春红一眼,“刚才你不还说看见我跟你们小姐苟合么,怎么,这会儿没话说了?”

春红浑身抖得跟筛糠一样,六神无主地四下看去,最终眼神落到了杨氏身上。

“太子陛下,我……杨氏,救我啊,我,我是……”

“你这狗奴才,污蔑我的晚盈就算了,居然还敢对太子殿下不敬!来人啊,把她给我抓起来,杖责五十!”

杨氏反应何其迅速,直接打断她后面没说完的话,先声夺人把春红给抓了起来。

春红慌了,连忙冲着堂上的人求饶。

“老夫人,我错了,今日之事不是我干的,我也是受人……”

“还敢狡辩?春红,要不是看在你家里还有父母和弟弟要养的份上,我就直接让他们来领人,让你爹把你丢进窑子里去!”

杨氏一脸悲愤地怒骂,刻意把父母二字咬得极重。

春红猛地住了口,欲言又止地看了她一眼,最终认命一般,垂下头去,不再说话了。

一群小厮上来,就要把她拖下去领罚,唐晚盈却站了出来。

“慢……”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大厅中央,那个面容清秀,浑身湿透的小姑娘身上。

她淡淡笑了一下,眼神似乎别有深意地在杨氏身上划过。

“姨娘,今天这事,事关相国府小姐的清白,也关系到相国府的名声,总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地过去了,不然说了出去,别人会怎么形容我们相国府?”

杨氏的神色一僵,这丫头,平日里都叫她娘亲的,怎么突然改口了?

她神色一敛,随即有些心虚地开口。

“这丫头怕是鬼迷心窍了,才会这样污蔑你,晚盈,你放心,为娘已经狠狠地惩罚她了,替你出了这口恶气。”

说完,杨氏就给那几个小厮使了个眼色,小厮正准备拉人下去,堂上的李氏却开口了。

“污蔑相国府小姐清誉,却只杖责五十,未免惩罚太轻了,这丫头既然敢背弃主子,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就拖下去,领完罚以后卖给张婆子。”

一听这话,春红的半条命都给吓没了,那张婆子是专门干买卖人口的勾当,好多清白人家的姑娘被她给卖去了窑子里,生不如死。

想到这里,春红两眼一翻,竟被直接吓晕了,被下人给抬了出去。

春红被抬下去之后,李氏从堂上下来,给风墨白道歉。

“太子陛下,今日之事也是老身治家不严引起的一场误会,惹您看了笑话,还望见谅。”

“无事,好在今天遇到的奸夫是我,要换做别人,你们这位小姐的清誉可能就真的没了。”

风墨白气定神闲地开口,却让堂上的人莫名有些尴尬,老夫人面色也不怎么好看,一时间不好说什么。

见自己的目的达成,风墨白笑了笑,“罢了,开个玩笑而已,你们何必一脸沉重的模样,聂毅,那刺客找到了吗?”

聂毅应声回答,“回禀太子,臣已经把连云寺所有的出口都封锁了,这会儿大家正在搜索刺客的下落。”

太子要处理自己的事务,其他人见了,都识趣地退了下去,杨氏一脸心虚地拽着唐晚盈,路过风墨白身边时,却被叫住了。

“唐二小姐,你留下,我有点事情要问你。”

杨氏本来对唐晚盈今天的改变就有些奇怪,这会儿正准备带她去好好问问是什么个情况呢,谁知道却被太子拦了下来,心里虽有不满,却不敢表现出来,只拍了拍她的手,自己走了出去。

屋子里只剩下了唐晚盈和风墨白的人。

她第一个打破这沉默的氛围,冲风墨白福了福身。

“刚才还多谢了太子殿下帮我脱身。”

“你似乎对我的身份一点都不惊讶。”

风墨白静静地看了她一眼,目光中带着几分探究。

唐晚盈耸耸肩,“细节不必追究,你留下我,是不是想问刺客的事?我也就实话告诉你吧,那刺客我是见过,但这会儿,估计对方要么已经被杀人灭口,要么就已经畏罪自杀了,你就算查也查不出什么来……”

“放肆,你怎么能这样跟太子说话?”

聂毅厉声呵斥她,却被风墨白拦了下来,他点了点头,“无妨,你且说,为什么会查不出来?”

唐晚盈这次倒是沉默了。

如果她没记错,当年她在连云寺礼佛时,太子确实是被人迷晕后扔进了河里,差点没了小命,后来那刺杀之人虽然被找到,但却已经死了,这件事在当年也成了一桩悬案……

“唐二小姐?”

风墨白的声音,将她的思绪抽了回来,唐晚盈回头,冲着他狡黠一笑,讳莫如深地开口。

“天机不可泄露。”

“你……居然敢戏弄本宫?”

风墨白有些恼怒,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人敢在他面前卖关子,而这个胆大包天的女人,还是相国府的一个庶女。

还真是……胆大包天。

唐晚盈拍了拍他的肩,淡定地回答,“都说太子殿下为人宽厚,但对待你的救命恩人,居然这么凶?”

她冲他眨了眨眼睛,“我还有事,先告辞了。”

说完,她便径直转身,离开了大堂,聂毅打算拦住她,却被风墨白喝止,“算了,不必去追。”

望着那道逐渐远去的背影,风墨白微微眯起了眼睛。

这个唐家二小姐,很有意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