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相思化尘盼云归

相思化尘盼云归小说

相思化尘盼云归

更新时间:2019-10-17
小编评语:隐隐约约感觉到自己摊上大事儿了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相思化尘盼云归图1
相思化尘盼云归图2

《相思化尘盼云归》,主角:慕佳云荣雁尘,作者:顾言言,相思化尘盼云归简介:落魄名媛慕佳云被逼送给定亲对象礼物,结果还送错了人,当知道这个男人身份的时候,她彻底惊悚了。 从此,她就没过上一天安稳日子,抢婚,强娶,缠上了她,阴差阳错地做了少帅夫人。

精彩节选:

吴翰森摆了摆手,站起身来笑着说道:“是我提前来了。”然后瞄了站在荣少后面的穆佳云一眼。

那眼神锐利精明,很是厉害。

荣雁尘这才想起今天还带着穆佳云来,便转头对穆佳云说道:“云云,快过来给吴总长打招呼。”

荣雁尘一语叫醒梦中人,穆佳云这才收了心思,优雅的走带荣雁尘身边,对着吴翰森颔首,“吴总长,您好。”

吴翰森置若罔闻,直接无视穆佳云转头对着玉如烟招手。

如此驳穆佳云的面子,让荣雁尘尴尬万分,他急忙投递给穆佳云一个别生气的眼神。

穆佳云一笑,表示不在意。

玉如烟得到吴翰森的召唤,踩着高跟鞋,扭臀摆腰走到吴翰森身旁,“少爷。”

吴翰森搂着玉如烟坐到早已上好酒菜的饭桌旁,执起玉如烟漂亮的小手把玩。

荣雁尘似乎也习惯了吴翰森的冷淡,他给穆佳云投递一个跟着的眼神,然后坐在吴翰森右手边。

穆佳云在荣雁尘的指示下坐在他右手边。

几人落座,荣雁尘又说道:“翰森,这位是我的未婚妻,穆佳云小姐。”

吴翰森不言不语,继续把玩着玉如烟的玉手。

尴尬的气氛在包厢内蔓延开,谁也没有再开口。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吴翰森才抬眸,淡淡的扫视了穆佳云一眼,“是个美人,若粉墨登场,只怕要抢你的饭碗了。”

最后一句话是针对他身边的玉如烟说的。

穆佳云面色当场就变了,什么吴总长,出口就侮辱人,拿她当戏子比喻。

这个男人实在可恶。

荣雁尘也一头汗,以前的吴翰森不是这样的,今日个显然心情不痛快。

他正要说话,便被玉如烟打断,“少爷,如果我唱不了戏,或者北平第一花旦的名头被人抢去,只好回家伺候您了。”

吴翰森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似笑非笑,高深莫测。

荣雁尘对于吴翰淼今天的态度自然是不悦,但是偏偏吴翰森身在这个要命的职位,他也不敢得罪。

既不能站出来得罪吴翰森替穆佳云说话,也不能让穆佳云这般难看,他聪明的转移话题。

“翰森,我今天前来就是为了海关扣押我货船的事情,船里全是从广东运过来的蜜桔,蜜桔不能存放,我实在急的没有办法了,只好亲自登门拜访了解一下情况。”

“哦!竟有此事?”吴翰森挑眉,“我早就吩咐下去,凡是荣家的船一律放行,手底下这帮人没有一个中用的,都变着花样和我唱反调。”

荣雁尘笑呵呵的说道:“你手底下的人自然是不敢和你唱反调,估摸着是哪位处长搞错了,不知道是我们荣家的货船。”

吴翰森说道:“等会你自行去港口领走便是。”

“多谢,多谢。”荣雁尘起身亲自给吴翰森斟酒。

“你我同窗多年,这些小事不足挂齿。”吴翰森饮了荣雁尘斟的酒,就准备告辞离去。

荣雁尘便急忙说道:“翰森,今天除了货船的事情以外,还有一事相求。”

“你尽管讲。”吴翰森跷二郎腿,好整以暇看着荣雁尘。

“是这样,我未婚妻的母亲得了肺炎,急需盘尼西林,这个药市场上买不到,我只好请你帮忙。”荣雁尘如实相告。

“哦,原来是你未婚妻求药啊!”吴翰森漫不经心的扫了穆佳云一眼。

“正是。”荣雁尘回答。

“你的面子我肯定是要给的,恰好我上一次生病,弄了两只来,在家中存着,穆佳小姐若是想要,那就去我府上取药。”吴翰森出奇的好说话。

荣雁尘说道:“择日不如撞日,不如我现在就陪云云一起去吴公馆取药?”

“很抱歉,衙门还有事,明天吧。”言毕,吴翰森便起身要离去。

吴翰森话都说道这个份上了,荣雁尘不敢强求,便起身相送,“我送你。”

穆佳云也紧跟其后,和荣雁尘一起把吴翰森送出饭店门外,目送他上车离去。

荣雁尘看着穆佳云说道:“云云,刚刚很抱歉,让你受委屈了。”

“没有。”只要能拿到药救母亲,这点委屈真是不值一提。

“那我送你回家。”荣雁尘清楚刚刚经历了那样的事情,穆佳云绝对没有心情吃饭。

“不用麻烦了,你不是还有事情吗?去办吧,我自己回去。”穆佳云识大体的说道。

“让女孩子独自回家可不是绅士做得出来的事情,请你不要拒绝。”荣雁尘彬彬有礼,却带着一股不容拒绝的强势。

穆佳云只好同意,毕竟将来是要嫁给荣少的,此刻两人多多相处,彼此了解也不是坏事。

翌日。

清晨,穆佳云盛装打扮,吃了早餐便在家中等候荣雁尘的消息。

一大早,荣家就派人来找穆佳云。

因为荣雁尘上午有急事,把原本约定陪穆佳云去吴公馆的取药的事情推迟一天。

白苏雪的病情是越来越严重了,昨夜咳了一整晚,几乎没有合眼。

一心为母亲担忧的穆佳云一刻也不能等待,便让小厮带话给荣雁尘,她自己去取药。

打发了荣雁尘派来的小厮,穆佳云招来了管家汪叔,将当手表的钱交给了汪叔。

“汪叔,这些钱您拿去,家里需要什么您尽管去操办,钱花完了您跟我说,我会想办法的。”

汪叔拿着沉甸甸的钱袋,也猜到钱袋里起码好几百大洋,心头自然是欢喜不已。

“有了这些钱可以买煤炭,屋子就不会这么冷,夫人的病很快就会好起来。”

穆佳云点了点头,心头清楚,母亲身子本来就弱,如今家穷潦倒,母亲多半是忧心太重,再加上天寒地冻受了风寒。

汪叔又说道:“云小姐,这些钱......”他吞吞吐吐的欲言又止。

“汪叔,钱都是干净的你尽管放心。”聪慧如穆佳云,岂会看不出汪叔的担忧。

汪叔这才笑着点头,“那是,云小姐是留样回来的高材生,医术了得,钱自然也能轻易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