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风月曾相思

风月曾相思小说

风月曾相思

更新时间:2019-10-19
小编评语:这把火烧的太旺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风月曾相思图1
风月曾相思图2

《风月曾相思》,主角:连笙沈愿,作者:弦九,风月曾相思简介:世上有这么一个人,年少时像一把火烧进心里面,让人这辈子什么都不要了。可谁知这把火烧的太旺,让后来的她已经无法再去爱上任何人。

精彩节选:

是啊,她该死。

可他偏偏又舍不得她死。

听到了答案后,连笙轻轻笑开,满身的伤痛在这一刻消失,但心却疼得撕心裂肺。

沈愿大步离开,连笙的手指头无力再挽留,只有几根染血的手指印,留在那暗纹金丝滚边的龙袍上。

换血的时候,麻沸散尽数给墨玉用了,连笙睁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血逐渐从身体里消失,每每要晕厥过去,便有人想方设法将她的意识拉回。

“皇上说了,别让她昏过去,否则给墨玉姑娘换的血不干净。”

墨玉为了致她于死地,很是下了一番的功夫,用的毒药剂量极大,且是连家的秘制毒药,根本就没有解药。

毒血换到连笙的身上后,连笙原本就虚弱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住,立即便晕倒了过去。

迷糊中,她看见那角带着血印的衣袍,焦急地跑到病床前,脚步匆忙,柔声冲床上醒来的姑娘道:“玉儿,没事儿了,朕不会让你受到任何的伤害。”

话语中充满了关切,却全然忘却了……她。

连笙醒过来时,已是半月后的事了。

她睁开眼,眼睛里面空洞无物,入目是一片漆黑,但不过一会儿,她就感受到了眼睛里面缓缓流出一股湿热的液体。

黏糊糊的,带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道。

是血!

她立即仰起头,用手胡乱地擦着,过了许久,才堪堪止住血流的势态。

但转移之后的毒性太过强烈,连笙发现,自己快要看不见了,只能勉强看到事物的模糊的形态。

然而墨玉破门而入的时候,连笙却很快认了她出来——那样嚣张的姿态,除却沈愿即将迎娶的国母,还能有谁呢?

“别来脏了我的眼,恶心。”连笙转过身去,背对着墨玉,一字一句的,毫不掩饰自己对其的厌恶。

可墨玉毫不在意,朱唇微启,满面春光:“姐姐,不日,我便要嫁给皇上,成为这大商的国母,坐在你曾经坐过的位置,享受着你曾经拥有的一切。你难道,不应该替我开心吗?”

连笙置若罔闻,端端正正坐在那里,不为所动。

即便心已经在滴血,可她的骄傲不容许她示弱。

墨玉有些气恼起来,声音拔高了几个度:“帝后在婚前,都需要画一张合像,姐姐的丹青,曾经是大商远赴盛名的千古第一画,不知道愿不愿意为妹妹作一幅。”

宫中画工千千万,却偏偏要来找她,是想让她看见未来的帝后有多恩爱吗?

连笙嘴角扬起一抹苦涩的笑容,好似吃了苦黄连一般,一直苦到了心底。

不等连笙回答,墨玉已经从袖中缓缓取出一把长命锁,扔到了桌上。

清脆的铃声使得连笙心中一紧。

她摸索着,将长命锁放在掌心里,每一条的纹路都异常的熟悉,从模糊的视线中,依稀可辨出,是她亲手为宴儿打造的长命锁。

她的宴儿,在沈愿起兵破城时,连笙托了人带走的。

为何,如今长命锁会在墨玉的手上?

“你把宴儿怎么了?他人呢?”

连笙浑身绷紧,转过身去,如同猛兽一般,钩指为爪,凭着感觉,一举扑倒了墨玉:“说啊!你把我的宴儿怎么了?”

那是她活下去的唯一希望了。

无论被怎样的羞辱,哪怕整个儿连家都死在了她的跟前,连笙都没想过轻生,就是因为她要确保宴儿的安全。

不等她问个清楚,沈愿已经从外面赶到,见到她的疯状,眉心一皱,朝她心口一脚踢了过去,才将墨玉搀扶起来。

“你是说那个你与沈岚苟且得来的孩子?”沈愿目光中满是妒火,“朕告诉你,他死了。”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