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异能 >

青山知我相思苦

青山知我相思苦小说

青山知我相思苦

更新时间:2019-10-19
小编评语:怀胎十月,婆婆发现了她最大的秘密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青山知我相思苦图1
青山知我相思苦图2

《青山知我相思苦》,主角:顾相思,作者:斛生,青山知我相思苦简介:相思在怀胎十月的时候被自己的婆婆发现了自己的秘密,从此之后她在这个家中待着就是对自己的折磨。

精彩节选:

那是个没有姓名备注,只有一串号码的人来的短信,那短信只有两句话——

你让我忘了?

那可是我的第一次!!!

这条短信的内容实在让人浮想联翩,无法让人不多想。

死死握住了自己的手,连指甲抠在掌心痛的破了皮,都没让她缓过神。

相思偏过头,看向浴室里隐约映出的人影,那是她的丈夫康海。

自从她嫁给康海后,康海一直对她很好,除了——不碰她。

她闭上眼,有些茫然。

浴室里的水声停了下来,康海披了浴袍,拿着毛巾边擦头发边走了出来,他见相思半靠在床上一动不动,担心的问她,“不舒服吗?”他说着拿起手机,只按开看了眼,脸色就变了,他飞快的看了眼还在闭目养神的相思,动作迅速的将那条短信删除干净。

相思睁开眼,不动声色的睨着他的脸色,轻轻摇了摇头,“只是有些累。”

康海这才松了口气的样子,从床的那一侧坐了过来,“那就好,你刚才吓死我了。”

勉强笑了下,相思没有像往常那样靠过去,只是问他,“最近工作还很忙吗?”

“嗯,前几天老板给我升职了,你忘了,那天我还请了部门的人聚餐。”康海像是没看出什么不对来,有些高兴的说道,“那之后就忙起来了,一直没歇过。”

她想起来了,康海请客的那晚,他一夜都没回来,凌晨五六点才小心翼翼的进房来,还不小心把自己吵醒了。

相思轻轻嗯了下,心情有些沉重,不再说话。

康海却很兴奋,他靠过来小心揽着相思的肩膀,语气十分甜蜜,“等忙完这一段,我就有时间陪你了,老婆。”

相思没有说话,静静睁着眼,耳边传来康海的呼噜声,他像是真的很累,在床上没几分钟就睡熟过去。

又等了一会,确认康海不会再醒过来,相思一手扶着肚子小心的直起腰,拿起他的手机,猜了几个密码,很快就进去了,不出她的意料,那条短信已经被删了。

脑子“嗡”的一声,她有些站立不稳。

这个时候康海突然翻了个身,说了几句梦话,眼见有要醒过来的迹象,她连忙把康海的手机放回原位,转身拿了自己手机往厕所走。

康海迷迷糊糊看到她的身影,嘀咕了句,“我来扶你……”

相思像是没听到,扶着肚子几步就走到了厕所。她锁了门,怔怔的呆坐在马桶上,因为怀孕已经有些臃肿的手指一个数字一个数字的按着号码。

康海洗澡的功夫,足够她把那串号码记下来。

可是记下来又能怎么样,她有些茫然的盯着这串号码,手指游移的在拨号键那里,始终下不定决心。

丈夫康海很爱她,当初婆婆不同意她嫁进来,是康海让婆婆答应,自己怀孕了,也是他忙前忙后的照顾,他总说要趁着年轻努力点,让她和孩子有个幸福美好的生活,所以每次都工作的辛苦,晚上回来基本都是很早就睡下了,他怜惜她怀孕辛苦,就算她暗示三个月后孕妇是能有性生活的,他都坚持着不肯碰自己,说是怕孩子有危险……

这样的人,会出轨吗?

心中只觉得有千百只蚂蚁在一个劲的爬,天平一会倾向好丈夫,一会又倾向康海已经出轨。

浴室外康海像是又翻了个动静稍微有点大的身,相思默默的听了几分钟,终于下定了决心,按下了拨号键。

“嘟……嘟……嘟……”

听筒里传来有节奏的嘟嘟声,相思有些局促的坐在马桶上,嘟嘟声响了几下,她的心脏也跟着跳了几下。

就在对方接通的那刹那,浴室的门被敲了几下,康海带着点睡意的声音传来,“相思,怎么还没好?”

相思吓的立刻挂掉了电话,心脏扑通通的跳个不停。

“马,马上好了。”她飞快地起身,却因为坐久了差点摔倒,惊叫着扶住了墙壁,她才站稳了身体。

康海听到她的叫声急的不行,却怎么都开不了门,慌的拍打着浴室门,叫她,“怎么把门锁了,老婆你有没有事,别吓我!”

“我没事……”相思急促的喘息着,挪过去开了门,瞬间就被康海接入怀里。

她从他怀里抬头,康海脸色都吓白了,担心的把她翻来覆去的看,就怕她出什么事,神情毫不作伪,相思心里想,如果这是伪装的,那他不去做演员这行,简直是可惜了。

但这么多年的感情,她还是觉得应该给康海点信任。

只是那条短信像是附骨之疽,怎么也忘不掉。

这晚之后,康海突然开始准时回家了。

他会回来陪她们一起吃饭,偶尔还会扶着相思在小区走走路,就算婆婆挑刺他也坚决站在相思一边……这些都让人觉得,也许那天那条短信,就是个错觉。

可相思还是觉得不对劲。

从那天后,康海的手机再不离手,稍微有个什么震动都紧张跟个什么似的,相思有一次开玩笑似的提了一句,他的脸色就怪怪的,却解释说自己跟着的工程已经到了关键时期,虽然每天早走,可还是要盯着的,一旦有什么事,就要急着赶回公司。

相思听了也只是笑笑,态度与以往并没有什么不同,可心——却是越来越沉。

直到过去大半个月后,她的手机上来了一个电话。

那个,她曾经拨出去的那串数字。

“康太太,你好。”那是个年轻俏皮的声音,她在电话里的声音透着愉悦,“那晚有个陌生号码打给我,我从里面听到了康海的声音,我猜到那是你。”

那一瞬,相思脑中一片空白。

有种果然如此的感觉,却又有种荒谬、愤怒、恨不得杀人的恨意来。

她狠狠捏住了手机,一手扶着椅子慢慢站了起来,大脑一片混沌,“你明知道他有老婆孩子,你们……下贱!”

女人在电话里愉悦的笑了起来,“这都要谢谢康太太。”

她在电话里笑的十分得意,“如果不是康太太脏的让康海根本下不去手碰,也轮不上我啊,您说是不是呀?”

“顾相思,康海他有洁癖,你不知道吗?”

“那晚他压着我,他说我是第一次,比你干净……”

“咚”一声,手机一下子摔落在地。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