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你是我无法企及的远方

你是我无法企及的远方

你是我无法企及的远方

更新时间:2019-11-04
小编评语:他们不会后悔吗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你是我无法企及的远方1
你是我无法企及的远方2

《你是我无法企及的远方》,主角:林沫冉李泽辰,作者:白芷,你是我无法企及的远方简介:早恋之所以不推崇就是应为少年女男的自控能力差,他们因为早恋从而荒废了学业的可能性几乎是十成,这样,本来可以是新一代知识青年的人们因为不学无术长大后只只能够干体力活成为社会的最底层,这样他们不会后悔吗。

精彩节选:

“只有不断地坚持,才能在生活中获得你想要的那部分成功。而我想获得的成功,是和你上同一所大学。”这是吴谓对我说的一句话。

经历了许久的折磨之后,我们终于到达了Y市——那个我们心心念念的城市。父母早就在车站外面等我了,这一次我有点惊讶,因为难得爸爸也在。以前学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家长参与的时候,都是妈妈去参加的,他从来没有去学校露过脸。不过我从来没有因此而责怪过他,因为他所有的忙碌都是为了给我和妈妈一个更好的家,这种观念在我读初中的时候就深殖于心。同学说感觉有时候我不像一个学生,更像一个小大人,因为我有着与同龄人不一样的成熟感。确实,对于生长在一个平凡的家庭的我来说,周围的环境不允许我每天活得像个小公主,有随时可以跟爸爸妈妈任性撒娇的权利。包括之前我去读大学的时候爸爸也没有来送我,我依然没有任何责备。

我和李辰泽下车就往各自的父母身边去了,没有互相要打招呼的意思。因为我们在之前他就跟我说好了,现在的感情还不稳定,没有必要让父母知道,还是处一段时间再说,我觉得想的确实有道理,所以就同意了。

我挽着妈妈的手去停车场,爸爸在一边帮我提着行李,我说要自己提,而妈妈说让爸爸提吧,不然他都不知道干嘛。一路上,妈妈追着我问话。

“冉冉呀,你在那边适应吗?住的舒不舒服?学校的饭合不合胃口?有没有胃疼?你这个胃不好,我怕你乱吃伤了胃。”

“哎呀,你一下子问这么多,她要先回答哪个,也不嫌烦。”爸爸在一旁吐槽到。

“烦什么呀!做母亲的不就是应该多关心儿女嘛,也不看看你,都不知道问问冉冉过得好不好,就知道在旁边说风凉话。”妈妈责怪地反击着爸爸。

“哎,行了,我过得很好,那边的生活很不错的。我也不会嫌你们烦,这么久不见,我想你们还来不及呢,巴不得你们天天在我旁边唠叨,又怎么会嫌烦呢?”我在旁边笑着说。这样一说,爸爸妈妈都开心及了。果然,爸爸妈妈老了以后,心智会变得很年轻,有时候就像小孩子一样,跟我撒娇,但只要我随便说一些话,他们就能高兴好一阵子。

“对了,爸爸,你今天怎么有空来接我呀?工厂不上班的吗?”我突然想起来确实有点蹊跷,就问了出来。

爸爸妈妈的表情一惊,眼神有点不自然,随即就笑着说“没有,要上班的。不过你不是回来了嘛,他一次都没有来过,我就硬逼着他请几天假,回来陪陪你,顺便陪我们一起过个时间长点的年,我们好久都没有一起过个完整的年了。”妈妈在一边解释着说。

“嗯,也对。但是请长假可以吗?工厂不是管得挺严的吗,我记得不是不能请超过两天的假吗?”

“没事的,现在他们挺民主的。能请,放心吧,没事的。”爸爸在旁边消除我的疑惑。

“这样啊,那太好了,我们一家三口终于能快快乐乐地在一起过一个年了。”我高兴地说着,并想着之后要去哪玩,却忽视了爸爸妈妈在一旁的异样。

在家待了两天,过年所需要的东西都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我闲得有点无聊。邓权这小子也不回我电话,估计是跟爸妈去外国玩得有点疯了。梦梦呢,又说学校要组织培训,要过几天才回来。至于李辰泽呢,回家这么多天了,他都没有给我打过个电话或者发条微信,不会是想对那晚在火车上说的话而正感后悔呢吧?我在一旁胡思乱想着,看着微信的通讯录,划着划着就看到了一个名字。我眼睛一亮,终于能够出去放松放松身心了,我穿上羽绒服,高兴地出门了。

来到他读的那所高中,我站在学校门口到处张望,学校里很少的人。因为过年,高一高二的早就放假了,只有高三的还在补习,而且今天是周六,他应该能够休息吧。我看着陆续走出来的同学,直至后面都没有学生出来了,我始终没有见到他。

不对呀,他不会回家了吧,早知道先打个电话了,非要玩什么惊喜,现在看吧,哪来的惊喜。我在心里把自己吐槽了个遍,想着回去给他打个电话好了。

“嘿!”

“啊!”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喊声吓得半死,侧过身一看,那白得令女生都嫉妒的奶油小脸正在对着我微笑,眨巴着个大眼睛,一脸单纯。

“姐姐你怎么来了?你放假回来了吗?你是特意来接我放学的吗?”他受宠若惊地问到。

“咳咳。”我有点尴尬,从他那迷人的眼睛里回过神来,“没有,我路过,顺便过来看看。”我逞强着说。

“哇,我太高兴了,姐姐竟然主动来接我回家了。”

“我没有,真的只是路过。”

“我太高兴了!”他忽略了我的话,我想,他是耳聋吗?还是听不懂人话?

非要拉着我不放,让我带他去吃好吃的,我开玩笑地说到。

“要吃让别人带你去吃啊,干嘛非要是我?”

“那怎么一样,和你在一起吃才开学啊!你带我去嘛,好不好?好不好吃?”我实在受不了他的撒娇,笑着说,“好,我带你去吃。”这样他才消停下来。现在的小男生都这么会撒娇的吗?我无限感慨。

在和他吃着麻辣烫时,看着他吃得如此享受的样子,我实在忍不住好奇就问了出来。

“无所谓,你家里情况怎么样啊?生活过得还可以吗?你家在哪啊?”因为他竟然没有吃过这些很廉价的东西,我实在很好奇他是贫困到什么地步了。

“嗯……,还行吧,房子车子都有,我爸是做房地产的,我理论上算是个富二代吧,但我很讨厌这个名字,听着感觉很老土。”

……

我看着他那一脸毫不在乎的模样,真的很欠揍。

“哎,不是,你说你家这么有钱,怎么会连个大排档和麻辣烫都没吃过,看着你那狼吞虎咽的样子,我还以为你很穷呢!”

“从小我爸妈都不让我出去玩,只让我碰他们觉得好的东西,所谓的好的东西呢就是那些有钱人可以进行商业化谈论的,比如高尔夫。我很讨厌这种连自己的兴趣爱好都要带有功利性的事情,但是即使这样,他们也不会让我出去,所以外面的东西我几乎都没怎么碰过。”我看着他那个样子,突然就明白了为什么他总是有点小小的叛逆,原来是跟他的家庭有关。正想着要安慰他一下,他却突然开心起来。

“不过,马上我就没有任何束缚了,我可以做任何我想做的事情。”

“为什么?”我带着满腔疑问地看着他。

“因为我爸妈马上就要离婚了,这样,他们就不会管我了。”他苦笑。

我们吃完饭后他提出要去公园坐一坐,要是在之前我早就拒绝了,但现在看着他努力地装没事的样子,我同意了。我们在公园的一条长椅上坐下,他不敢看我的眼睛,眼神一直在闪躲。

“别躲了,跟我说说吧。”我看不下去了。

“说什么?”他明知故问。

“说你的真实想法啊,你想让他们离婚吗?如果真的离婚了,你选择跟谁?这些你想过吗?”

“我不知道,有时周末好不容易可以回一次家,到家后看到的却是他们无休止的争吵。别的同学回家感受到的是温暖,我回家感受到的是寒冷。有时候我学习压力大到想让他们给我一点鼓励,一点点就好,但这个都是奢侈的。我一直以为只要我成绩好了,他们就不会离婚,更不会离开我,我们会永远相爱,而不是他们在这争财产。”他说着便蒙上了眼睛。

我轻轻地把他的头托住,然后往我的肩上靠,拍着他的背,语气温柔地说到“这不关你的事,你做得很好,他们离婚跟你没有关系,你不能主宰他们的意志,有些事他们决定了,就不会轻易改变。你只需要做好自己,努力地通过目前的高考,好吗?”

“嗯。”他的身体微微抽动。原来,一直在外面嬉皮笑脸地面对大家的人也有自己内心脆弱的一面。

夜晚的风很凉,犹如吴谓父母撕破脸的争吵带给他的伤害来的一样寒冷。

我送吴谓回到了家,其中一个原因是我怕他又不回家,在外面逗留,另一个原因是我有话要说。

打开门后,我跟着进去,那一刻,我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做豪华。偌大的客厅,头顶上悬挂着水晶灯,地面上的沙发,餐桌的摆设,还有窗边的窗帘,尽显大气,无一不体现着他妈妈的品味。我突然有点好奇他的妈妈长什么样子。不一会,从二楼下来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体态纤细,染着一头卷发,随意的一条纱裙被她穿出了高级感。

“小谓回来了。这位是?”她妈妈看着我问到。

“我之前认识的一个女生,她帮过我忙。”吴谓面无表情地说到。

“你先上去吧。我有事想跟阿姨聊聊。阿姨,可以吗?”她一脸的惊讶,随即就点点头。

“来,喝果汁。”她递给了我一杯果汁后,便坐在了我对面的沙发上,静静地等待着我接下来的话。

“阿姨,我今天来是想跟你谈谈你和吴谓爸爸离婚的事。我知道,在这个事上,我没有任何的发言权,也没办法做任何评判,但我觉得,你们说离婚给吴谓带来了很大的打击,这对他并不公平。”

“这个好像是我们的家事,而且你也没有任何权利来指责我。”她语气平淡地说,表情看不出任何一点生气。

“阿姨,我不是要指责你的意思。你们要离婚,没人可以阻拦,你们开心了,但是否想过吴谓的感受?你们问过他的意见吗?你知道吗,吴谓一直觉得你们离婚跟他有着很大的关系,所以他尽量试着去做好每一件事,只为了让你们开心。”

“我们觉得他长大了,有理由知道这些事。”

“他是长大了,能够理解一些事了,但就因为他长大了,他就得理所当然接受你们做的决定吗?他并没有做错什么,不应该承担这些你们强加给他的责任。”她妈妈低头沉死着,我继续说到。

“我们始终没办法干涉你们大人做的决定,但我只想说,吴谓马上就要高考了,他很努力,说要考W市的和我同一所学校,那个学校很难考,学习成绩的要求很高,但他没有放弃,一直在向着自己的目标努力,有时候你们不需要为他做任何感人的事,他需要的不过是在他学得辛苦,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你们能给他一句鼓励的话。如果你们还是执意要离婚,能不能再坚持一下,假装给他一个温暖的家,让他轻松地上考场,等他高考结束后,你们再离也不迟。这些不过是我一点浅薄的建议,你要是觉得我说的还能接受,就主动地跟吴谓的爸爸交流一下,我相信,吴谓爸爸会同意的。”

第二天一大早,我还睡得正香呢就接到了吴谓急匆匆的电话,“姐姐,你是魔鬼吗?你究竟是对我妈妈做了什么?下蛊了吗?”他声音里满带疑问。

“怎么了?”我决定逗逗他。

“我爸妈,昨晚深夜,突然闯进我房间,跟我说,他们不离婚了,以后要相亲相爱地在一起。”

“这不是挺好的吗?反正你所期待的不就是不让他们离婚吗?”

“是倒是,没错,但这也太奇怪了,一夜之间突然大变样,你说像话吗?我想了想,应该是你在其中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吧?”没想到这小子悟性还不错。

“没有啦,我只是跟你妈妈说你性格好,长得也帅,特别招小女生待见,有许多小女生都围着你打转,马上就要高考了,这样下去可不行,要她多管管你。”我在一旁胡扯。

“真的?”

“真的。”我之所以不把这件事跟他说,是觉得他没必要知道,不管他爸妈是不是真的不离婚,他都只用做好自己目前的事就行了。

“好吧,不管怎样我会加油的。虽然对于你对我外观整体的评价不错,不过,这个你完全不用担心的呀,我承认自己长得很出众,喜欢我的女生有点多,但我心里只有你一个,装不下别人了。”他深情款款地对我说。

“你怎么不去照照镜子?我看你怕是对自己的长相有什么误解。”我咬牙切齿地回怼他的油嘴滑舌。

“不照镜子,我怕镜子被我的颜值所折服,照炸了。”

“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