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女婿难为

女婿难为小说

女婿难为

更新时间:2019-11-17
小编评语:他想改变的时候,已经没有这个能力了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女婿难为图1
女婿难为图2

《女婿难为》,主角:秦风方媛,作者:笑千阳,女婿难为简介:秦风是人人可以踩上一脚的窝囊废,人人可以骂上一句的乡巴佬。因为秦风不但穷,还不努力,还懦弱,还屌丝,还贪不知足,于是他的明神已经完全的坏掉了,以致他想改变的时候,已经没有这个能力了。

精彩节选:

“你这废物除了吃还会干什么?”

“连个地都拖不好,你说你还能干什么?”

“呸,这里一口痰眼瞎呀,赶紧滚过来擦了!”

……

楚岚坐在上沙发上,刚洗完脚,冷声指挥着秦风。

对于岳母的吩咐,秦风不敢有任何怨言,赶紧拿着抹布提着水桶,弯腰趴在地上,将楚岚吐的一口泛黄的浓痰擦掉。

“真不知道那死鬼是着了什么魔,临死前非逼着方媛嫁给你这么一个废物!”

作为上门女婿秦风没有任何地位可言,妻子方媛还好虽然心底不喜欢自己,可是却还给他保留着些颜面,至少不会像岳母一样经常对他辱骂。

“行了,一棍子打不出个屁来!把洗脚水倒了吧!”

四年了,时间太久了,久到秦风早已经习惯了现在的生活,除了那个已经死去的岳父,城阳市没有任何人知道他是秦家昔日的娇子秦风,包括他自己。

给岳母倒了洗脚水,秦风自觉得出门扔垃圾,可是他刚出了单元门,一下就愣住了。

远处,一个中年人看着秦风手里提着的垃圾袋身体微微颤抖,而他身后则是站着了两个穿着黑色西服的保镖,神情同样激动。

“少爷,我终于找到您了!”

“少爷,您赶紧跟我回秦家吧,您要是再不回去,秦家可就要分崩离析了!”

秦风看着忠伯,神情冷漠,昨天他就看到了关于秦家的报道,对于忠伯找来丝毫不感意外。

“滚开!秦照当初将我赶出家门,现在又让我回去?当我是条狗吗?!”

“少爷您消消气,老爷知道错了,现在老爷年纪大了身体一日不如一日您是他唯一的儿子,您要是再不回去,秦家可就完了!”

听着管家忠伯的话,秦风嘴角冷笑,看向忠伯质问道。

“那个溅女人害死我母亲的时候,把我赶出家门的时候,他怎么没想到我是他儿子!现在要稳定人心又想起我来了?呵呵,告诉他,我办不到!”

秦风的话让忠伯浑身一震,他终于意识到少爷对秦家的恨意有多深了。

不过,看着少爷的穿着,衣服破了好几个口,皮肤也晒黑了不少,而且那双从来不占阳春水的手,似乎也粗糙了不少,少爷这些年来过的肯定很苦。

“少爷……”忠伯哽咽。

“好了,赶紧走,我老婆一会就要下班了,不要让她看到你!”秦风冷声下来逐客令。

……

刚才的事在秦风心中没有引起任何波澜,扔掉垃圾就看到穿着职业装,身材完美的方媛走进了小区。

秦风赶紧迎了上去,欣喜道,“老婆你下班了?”

方媛皱着眉头看着秦风一眼,一身寒酸的不能再寒酸的衣服上带着擦地时的脏水,方媛眼中划过一丝厌恶,不过还是道。

“我妈又指使你干活了?”

“没事,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

“嗯。”

方媛应了一声,而后快步朝楼道走去,她厌恶秦风,更厌恶和秦风站在一块。

现在整个小区的人都知道她老公是个窝囊废了,每次出门她都觉得无数双眼睛在背后嘲讽自己。

“砰!”

方媛将紧追上来的秦风关在了门外。

秦风愣了一下,而后叹息着,刚要开门,就听到里面传来了岳母楚岚的声音。

“媛媛,那个项目怎么样了?苏公子答应把项目给你了吗?”

“没有。他说……”方媛欲言又止,似乎有什么难以启齿的话。

“他说什么?”楚岚追问道。

“他说只有我答应和他在一起,怀安公司的项目才会给我。”方媛道。

“那有什么大不了的,苏公子有钱有势,他爸又是怀安公司的副董,身份高贵,你跟他有什么不可以。”楚岚哈哈大笑道,她还以为是什么事呢,原来只是这个条件呀。

“妈,我已经和秦风结婚了。”

“秦风?那个废物怎么能和苏公子比呢,再说了,你们有名无实,怕什么,他一个上门女婿我这就休了他!”楚岚满不在乎道。

“妈,你说什么呢,秦风又没做错什么,再说了,我方媛也绝对不会为了钱出卖身体的!”

“媛媛,你别和你那死鬼老爹一样犯傻,秦风就是个废物你还真要和他过一辈子呀。”楚岚心急道。

“妈,你别说了,我认命了,秦风虽然窝囊了点,但是总归是个老实的男人,我绝对不会为了项目就把他赶走。”

门外秦风听着楚岚的话,心头感动。

“可是,媛媛你想没想过,要是弄丢了这个项目,你奶奶会怎么处罚你。她本来就不待见咱们家,现在你爹又死了,她巴不得咱娘俩自而生自灭呢!呜呜……”楚岚呜呜的哭了起来。

“妈,放心吧,就算是被赶出方家,我也能养活你!”方媛顿了一下又道,“和秦风。”

秦风浑身一颤,他知道方媛不喜欢自己,甚至可以说是厌恶,可是尽管如此,她仍然在最后给自己在这个家里留了一席之地。

这四年来,他觉得自己在忍受,可是却忽略了方媛一个女人过的比他还要煎熬百倍。

他有好几次都听到方媛躲在被子里的抽泣声。

秦风紧握着拳头,转身走到隐蔽的楼道角落里,掏出了手机。

“喂少爷,我就知道您会想通的。”电话那头忠伯兴奋的声音。

“明天我要看到怀安公司的收购信息!”秦风说完冷冷的挂断了手机。

而当天晚上,秦风就收到了忠伯的短信,在庞大的资本面前怀安公司就是个笑话!

而更让秦风吃惊的时候,当天晚上省城秦家入驻城阳市的消息就在媒体上掀起了轩然大波,要知道城阳这样的三线城市,能引来秦家这样的庞然大物简直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第二天一早秦风早早的准备好了早餐,看着楚岚和方媛吃完早餐,麻利的收拾好了碗筷,而后快速的跟着方媛出门。

“你跟着我干什么?”方媛和秦风拉开了点距离,疑惑的问道。

“媛媛,你是不是要去怀安公司谈合作?”秦风冲着方媛道。

“是又怎么样?”方媛蹙眉道,她觉得今天的秦风似乎和昨日有些不同,似乎多了几分自信。

“我和怀安老总是同学,我可以帮你……”

秦风话还没说完,就被出门喊他回去干活的楚岚给打断了。

“你这个废物,睁眼说瞎话,你和怀安公司的老总是同学?呵呵,怀安公司的老板是个快六十岁的老头子了,你和他是同学?!你妈都没他岁数大!”

楚岚的话让秦风愣了一下,而后尴尬的冲着方媛笑了笑道,“那他,那他就是我的一个长辈……”

方媛对于秦风满嘴跑马的话有些厌恶,冲着楚岚道。

“妈,我上班去了!”

看着方媛走了,秦风着急往前追,却没想到一下被楚岚拉住了。

“你这个废物,家里的地还没拖,赶紧……”

这会儿秦风哪里会管楚岚一把挣开方媛的手,而后追向了方媛。

“好你这个废物,有种别回家,敢忤逆老娘,老娘不剐了你。”

楚岚泼妇的声音在楼道里回响,让方媛脸皮发烫,她只想快速离开这里,免得被人看到。

“你这废物除了吃还会干什么?”

“连个地都拖不好,你说你还能干什么?”

“呸,这里一口痰眼瞎呀,赶紧滚过来擦了!”

……

楚岚坐在上沙发上,刚洗完脚,冷声指挥着秦风。

对于岳母的吩咐,秦风不敢有任何怨言,赶紧拿着抹布提着水桶,弯腰趴在地上,将楚岚吐的一口泛黄的浓痰擦掉。

“真不知道那死鬼是着了什么魔,临死前非逼着方媛嫁给你这么一个废物!”

作为上门女婿秦风没有任何地位可言,妻子方媛还好虽然心底不喜欢自己,可是却还给他保留着些颜面,至少不会像岳母一样经常对他辱骂。

“行了,一棍子打不出个屁来!把洗脚水倒了吧!”

四年了,时间太久了,久到秦风早已经习惯了现在的生活,除了那个已经死去的岳父,城阳市没有任何人知道他是秦家昔日的娇子秦风,包括他自己。

给岳母倒了洗脚水,秦风自觉得出门扔垃圾,可是他刚出了单元门,一下就愣住了。

远处,一个中年人看着秦风手里提着的垃圾袋身体微微颤抖,而他身后则是站着了两个穿着黑色西服的保镖,神情同样激动。

“少爷,我终于找到您了!”

“少爷,您赶紧跟我回秦家吧,您要是再不回去,秦家可就要分崩离析了!”

秦风看着忠伯,神情冷漠,昨天他就看到了关于秦家的报道,对于忠伯找来丝毫不感意外。

“滚开!秦照当初将我赶出家门,现在又让我回去?当我是条狗吗?!”

“少爷您消消气,老爷知道错了,现在老爷年纪大了身体一日不如一日您是他唯一的儿子,您要是再不回去,秦家可就完了!”

听着管家忠伯的话,秦风嘴角冷笑,看向忠伯质问道。

“那个溅女人害死我母亲的时候,把我赶出家门的时候,他怎么没想到我是他儿子!现在要稳定人心又想起我来了?呵呵,告诉他,我办不到!”

秦风的话让忠伯浑身一震,他终于意识到少爷对秦家的恨意有多深了。

不过,看着少爷的穿着,衣服破了好几个口,皮肤也晒黑了不少,而且那双从来不占阳春水的手,似乎也粗糙了不少,少爷这些年来过的肯定很苦。

“少爷……”忠伯哽咽。

“好了,赶紧走,我老婆一会就要下班了,不要让她看到你!”秦风冷声下来逐客令。

……

刚才的事在秦风心中没有引起任何波澜,扔掉垃圾就看到穿着职业装,身材完美的方媛走进了小区。

秦风赶紧迎了上去,欣喜道,“老婆你下班了?”

方媛皱着眉头看着秦风一眼,一身寒酸的不能再寒酸的衣服上带着擦地时的脏水,方媛眼中划过一丝厌恶,不过还是道。

“我妈又指使你干活了?”

“没事,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

“嗯。”

方媛应了一声,而后快步朝楼道走去,她厌恶秦风,更厌恶和秦风站在一块。

现在整个小区的人都知道她老公是个窝囊废了,每次出门她都觉得无数双眼睛在背后嘲讽自己。

“砰!”

方媛将紧追上来的秦风关在了门外。

秦风愣了一下,而后叹息着,刚要开门,就听到里面传来了岳母楚岚的声音。

“媛媛,那个项目怎么样了?苏公子答应把项目给你了吗?”

“没有。他说……”方媛欲言又止,似乎有什么难以启齿的话。

“他说什么?”楚岚追问道。

“他说只有我答应和他在一起,怀安公司的项目才会给我。”方媛道。

“那有什么大不了的,苏公子有钱有势,他爸又是怀安公司的副董,身份高贵,你跟他有什么不可以。”楚岚哈哈大笑道,她还以为是什么事呢,原来只是这个条件呀。

“妈,我已经和秦风结婚了。”

“秦风?那个废物怎么能和苏公子比呢,再说了,你们有名无实,怕什么,他一个上门女婿我这就休了他!”楚岚满不在乎道。

“妈,你说什么呢,秦风又没做错什么,再说了,我方媛也绝对不会为了钱出卖身体的!”

“媛媛,你别和你那死鬼老爹一样犯傻,秦风就是个废物你还真要和他过一辈子呀。”楚岚心急道。

“妈,你别说了,我认命了,秦风虽然窝囊了点,但是总归是个老实的男人,我绝对不会为了项目就把他赶走。”

门外秦风听着楚岚的话,心头感动。

“可是,媛媛你想没想过,要是弄丢了这个项目,你奶奶会怎么处罚你。她本来就不待见咱们家,现在你爹又死了,她巴不得咱娘俩自而生自灭呢!呜呜……”楚岚呜呜的哭了起来。

“妈,放心吧,就算是被赶出方家,我也能养活你!”方媛顿了一下又道,“和秦风。”

秦风浑身一颤,他知道方媛不喜欢自己,甚至可以说是厌恶,可是尽管如此,她仍然在最后给自己在这个家里留了一席之地。

这四年来,他觉得自己在忍受,可是却忽略了方媛一个女人过的比他还要煎熬百倍。

他有好几次都听到方媛躲在被子里的抽泣声。

秦风紧握着拳头,转身走到隐蔽的楼道角落里,掏出了手机。

“喂少爷,我就知道您会想通的。”电话那头忠伯兴奋的声音。

“明天我要看到怀安公司的收购信息!”秦风说完冷冷的挂断了手机。

而当天晚上,秦风就收到了忠伯的短信,在庞大的资本面前怀安公司就是个笑话!

而更让秦风吃惊的时候,当天晚上省城秦家入驻城阳市的消息就在媒体上掀起了轩然大波,要知道城阳这样的三线城市,能引来秦家这样的庞然大物简直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第二天一早秦风早早的准备好了早餐,看着楚岚和方媛吃完早餐,麻利的收拾好了碗筷,而后快速的跟着方媛出门。

“你跟着我干什么?”方媛和秦风拉开了点距离,疑惑的问道。

“媛媛,你是不是要去怀安公司谈合作?”秦风冲着方媛道。

“是又怎么样?”方媛蹙眉道,她觉得今天的秦风似乎和昨日有些不同,似乎多了几分自信。

“我和怀安老总是同学,我可以帮你……”

秦风话还没说完,就被出门喊他回去干活的楚岚给打断了。

“你这个废物,睁眼说瞎话,你和怀安公司的老总是同学?呵呵,怀安公司的老板是个快六十岁的老头子了,你和他是同学?!你妈都没他岁数大!”

楚岚的话让秦风愣了一下,而后尴尬的冲着方媛笑了笑道,“那他,那他就是我的一个长辈……”

方媛对于秦风满嘴跑马的话有些厌恶,冲着楚岚道。

“妈,我上班去了!”

看着方媛走了,秦风着急往前追,却没想到一下被楚岚拉住了。

“你这个废物,家里的地还没拖,赶紧……”

这会儿秦风哪里会管楚岚一把挣开方媛的手,而后追向了方媛。

“好你这个废物,有种别回家,敢忤逆老娘,老娘不剐了你。”

楚岚泼妇的声音在楼道里回响,让方媛脸皮发烫,她只想快速离开这里,免得被人看到。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