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重生修仙赘婿

重生修仙赘婿小说

重生修仙赘婿

更新时间:2019-11-17
小编评语:道理我都懂,只是为什么封面是古一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重生修仙赘婿图1
重生修仙赘婿图2

《重生修仙赘婿》,主角:马焕杨白亦,作者:轩林,重生修仙赘婿简介:他,叫马焕,曾经叱咤整个圣域的仙尊,但是这仅仅是曾经而已,他因为作奸犯科,滥杀无辜,被仙界帝君遣人诛杀在旷野之上,为绝后患,仙帝将他的元神打入了一个没有灵气的下界,让他总有千般神通,也没有卵用,让他在那里慢慢的腐朽。

精彩节选:

八角山,因主峰分出八条支脉而得名,说是支脉,其实更像是地壳运动之后所留下的六只深坑,其间壁立千仞且沉如深渊,无论丢什么,皆是回声全无。

因山势太过险峻,此八角山亦被称为“黑寡妇”,早年间的那些山中樵夫,自是没少在那“蜘蛛”腿上丧命的,久而久之,此山便越传越邪乎,纵然临近地区的城里人,也鲜有在此胆敢独自郊游的!

山道旁,一条褐色影子蓦然晃动一下,却是个浑身浴血的青年男子,溢满血痕一张嘴,则如濒死的鱼儿般拼命地张合个不停。

他,叫马焕,曾经叱咤整个圣域的仙尊,只因实力太强,以致于寂寞到战无敌手,直到一位老友再三提及到黑龙法诀的厉害后,竟是无聊到索性去以身试法。

不过,很可惜,也就正当全力突破瓶颈之时,却因过于大意催动法诀禁忌而最终落入了九尊法阵。

殊不知,在马焕瞬间消失于法阵的同时,另一道诡探已久的黑影,居然也一同卷入了法阵的极光中。

“我……我居然没死?”马焕目光涣散地感受着自己不断重组的元灵。

但很快,一道灵光却是倏然自方圆百里的山脉间泉涌而来,马焕心头一惊,神识瞬间顿于一处,口中则是喃喃地自问道:“莫非此地也有强者不成?”

只是,还没等马焕彻底回过神来,随着一阵阵的恶犬狂吠声突然而至,八条雄壮的比特犬已是气势汹汹地向他猛扑过来。

马焕双眼一滞,想要尝试运转元灵,却猛然发现丹田内的灵力早就空空如也,再一见那几乎逼近的八条比特犬,哪里再敢有丝毫停留,下意识地尖叫一声后,当场就朝着山下狂奔而去。

非常遗憾,还没跑出多远,紧追在后的一条比特犬就已是一副凶神恶煞地紧咬住了马焕的右手腕,顷刻间,鲜血便如注般自伤口处喷涌而出。

下一秒,只见一道青芒瞬间掠过双眸,马焕身体四周早已爆涌出一抹抹夺目的七彩光炫。

要想这些比特犬本就是凡物,怎能见到过这般的阵势,当场就被惊得一阵呜咽着四面窜逃开去,而紧咬住马焕的那条比特犬,因为距离太近,猝不及防下,早被七彩光炫所团团裹住全身。

“哼!小小犬类,也敢伤我?找死!”马焕冷哼一声,右手猛然一抖,就听一声狂犬的惨嚎涌入耳际,那条比特犬瞬时就被震摔出了四五米远的枯叶地上。

或是玩味,对于那些仓皇而逃的其他比特犬,马焕似乎并未打算放过它们,眸光一沉的工夫,一道青色屏障已是如电般席卷向了四周,只刹那间,便生生地挡住了比特犬们的所有退路。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目光如电,双拳紧握,马焕却是蓦然从口中一字一顿的挤出八个字。

还真别说,早在修仙界纵横四野时,马焕大多数时间都花费在了对灵兽和神兽的操控上,虽说这些比特犬是为俗物,可毕竟是犬类,灵性倒还有些的。

这不,只等马焕最后一个字落定,在场的所有比特犬顿时就像魔怔了一般地乖乖趴在了地上,更有好几只的尾巴还不停左右摇摆着,乖巧模样,着实与先前的凶残暴力一个天壤之别。

很明显,马焕用实力征服了它们。

而接下来,以防不测,马焕自然是决定先平稳一下灵力空间,心念一转,也不废话,双手手指倒扣兰花状,两腿缓缓盘起的同时,身体早在一片片的七彩光雾中悬滞在了半空。

果不其然,经由一番仔细探察过后,马焕发现,自己的灵力空间竟是不知何时莫名多出了一小片的黑色光羽,心头倏然一惊的工夫,他立马想到了在圣域时修炼的那个黑龙法诀。

“哎!看来,只能重头再来过了!”直到感觉灵力空间内的虚无空荡,马焕不由一阵悔不当初。

没错,因为擅自违背纲常,马焕之前的所有修行早在九尊法阵中被完全碾碎溃散,而如今,唯独留下的,只有这枚突破瓶颈时意外获得的黑龙光羽。

所幸,马焕天生异骨,仅十分钟不到,便已然借助记忆碎片修筑好了残破的黑龙光羽,只是,必须通过不断的肉体重组予以进化后,才能完全发挥出它的真正力量。

稍缓和了一下心绪,早已重组一遍肉体后的马焕方才慢慢起身,尔后迅速将目光投向了不远处仍乖乖趴伏在地的八条比特犬。

但就当与其中一条比特犬相为对视的一刹那,马焕竟觉胸口倏然掠过一抹钻心刺痛,而下一秒,一幕幕的记忆碎片便如同惊涛骇浪一般地席卷向了他的脑海深处,并非别的,正是修仙前所经历的种种折磨与痛苦。

整个过程足足持续了有近乎十多秒,等马焕终于再次睁开双眼,眸光中却是早已爆涌出道道寒芒。

原来,上一世,因为家境,马焕被迫入赘杨家,百般遭受各种屈辱也就算了,只为了一口怨气,老丈人杨天耀竟是伙同李家大少爷李宇文给自己上演了一招请君入瓮。

防不胜防下,满是书生气的马焕,最终则是被李宇文的八条比特犬活生生地咬死在了这八角山的山林中。

若是马焕没有记错,刚才所经历的那一幕,应当就是他生前的最后一片记忆。

“原来,老子又回来了!呵!你们不是喜欢玩么?好!那老子就陪你们玩到底!放心,欠了老子的,老子这次必定要丝毫不差地亲手夺回来!”

耳闻着林间不远处传来的阵阵急促脚步声,以及李宇文再熟悉不过的呵斥声,马焕的嘴角处则是禁不住地勾起一抹诡谲笑意。

但很快,在蓦然抬手一抹灵光挥向八条比特犬后,马焕却是直直地躺倒在了地上,借助黑龙光羽灵力屏住呼吸的刹那,双眸自是早已死死地紧闭起来。

毫无意外,刚等马焕做完这一切动作,一个公子哥模样的青年男子便伙同十多个打手冲出了山林。

很显然,他就是那个所谓的李宇文了,此人心性狭隘,更是不达目的决不罢休,垂涎杨家大小姐杨白亦的美貌已然多年,对马焕这个碍事的眼中钉,早就有了绝杀之心。

没想到,因为在一次合作的宴席上,李宇文竟是从半醉后的杨天耀口风中得到了这个一除后患的大好机会,他又怎能轻易放过?

先是瞥了眼满身是血倒在地的马焕,李宇文这才一脸怪笑地上前抚摸着其中一只比特犬炫耀道:“呵呵,都说比特犬最凶残,看来确实是一点都不假!”

“哈哈哈,还是少爷厉害!只是,他怎么办?”一听这话,心腹张军当场就忍不住一阵谄媚地大笑了起来,可旋即,便有些嫌弃地抬手指向了一动不动的马焕。

“呸!一个废物而已,难道还要让本少爷给他置一口棺材吗?行了,随便找个地方给埋了就是!哦对了,做干净一点,本少爷可不想落个坏名声,懂吗?”

满是不屑地瞪了一眼张军后,李宇文则是不由地冲着马焕所在的位置狠狠啐了一口,随即一脸冷漠地领着八条比特犬劲直没入了山林中。

“呵呵,好嘞!少爷放心,我张军做事,保证嘎嘣利落脆!”张军本就是个拍马屁的神助攻,虽说李宇文已然走远,却仍还是不甘心地一拍胸脯做出了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