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史上第一废婿沈倾

史上第一废婿沈倾小说

史上第一废婿沈倾

更新时间:2019-11-17
小编评语:不说了,我要去擦地去了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史上第一废婿沈倾图1
史上第一废婿沈倾图2

《史上第一废婿》,主角:沈倾沈依,作者:阿凯,史上第一废婿简介:我收徒无数,我女人无数,我妻妾成群,我逼格无数,我言必黄字,我草尽全区不服之人,我妹妹榜上有名,然后我下了线,丈母娘给了我一块抹布,不说了,我要去擦地去了。

精彩节选:

“哥,要不咱们回家吧,不治了。”病床上,一个小女孩儿对着坐在病床边的男人说道。

小女孩儿因为化疗的缘故,头发已经掉光,所以戴了顶帽子,五官虽美,却带着病态的白,但眼睛依旧明亮,看着让人心疼不已。

沈倾轻轻拍了拍小女孩儿的额头,温柔的说道:“你放心,哥哥还有钱,你就安心治疗,哥哥每周都会来看你的。”沈倾说着,泪水已经在眼里打转,不过被他强忍了下来。

小女孩名叫沈依,是沈倾在这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今年十二三岁的沈依却在半年前检查出了白血,一个那么小的女孩儿每天承受着心理和化疗上带来的痛苦。

每个月化疗的高昂费用,明显不是沈倾一个上门女婿能够承担的起的,为了治疗沈依的病,沈倾已经把周围能借的钱全都借了,也为此与妻子一家的关系急剧恶化。

就在刚才,也被医院下了最后通知,说是再交不起住院费就要强制办理出院手续,懂事的沈依在知道情况之后,便对沈倾说不想再继续治疗。

“依依,你先在医院跟别的小朋友玩儿着,哥哥去拿钱。”沈倾说着,怕自己哭出来,赶紧逃似的小跑出了病房。

“哥哥那你快些回来,我还要等着跟你玩呢。”沈依俏皮的眨了眨眼睛,天真无邪的说道。

不顾医院来往的人员,沈倾刚出病房门口,便把头埋在怀里,蹲在地上无声的哭了起来。

为了治病,沈倾甚至把乡下的房子都卖了,可这勉强的承受起几次的化疗,后续还要移植骨髓,根本不是他能够承受的。

良久,沈倾擦了擦眼泪,拨打了自己的妻子的电话,电话接通,沈倾擦了擦眼泪,说道:“能在借我五万吗?最后五万。”

“沈倾,当初让你嫁到我家的原因你也知道,不过是为了互相利用,你给你妹妹治病我不反对,毕竟那是你的亲人,可你别当我家是取款机行么,到了这个家,你除了借钱就是借钱,你为家里做过什么,只会让我丢人。”

沈倾的妻子名叫云乐,曾经的洛城市的第一美女,当初答应与沈倾结婚,完全是为了完成爷爷所定婚约,否则就会落一个不孝的骂名。而沈倾当初愿意入赘,就是为了拿到彩礼,给自己的妹妹治病。

两人的关系说是互相利用也不为过。

结婚两年来,沈倾一直与云乐分房睡,甚至连手都未曾牵过,更像是睡在同一屋檐下的陌生人,而这一切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云乐不喜欢沈倾,而沈倾每天在家里任劳任怨,家里的无论大活小活都是他一个人干,对于云家人的话更是言听计从,不曾有半句怨言。

“云乐,最后五万,”沈倾的话刚说一半,电话便被挂断了。

沈倾握着手机的都在颤抖,难道自己的妹妹只能被病痛折磨致死吗?透过窗口看着跟一旁小朋友有说有笑的妹妹,沈倾的心犹如刀扎一般。

就在束手无策之际,沈倾像是想到了什么,从脖颈间掏出了一枚玉制的小葫芦,上面画这一副沈倾看不懂的图案,这是沈倾的爷爷临去世时给他的,一直戴在身上,如果把这个卖了,应该能换不少钱。

想到这,沈倾骑上了自己的自行车,直奔古玩市场,可是天不遂人愿,一连跑了几家店,都没人愿意买下这个葫芦,原因是这葫芦不是玉器。

沈倾心中又是绝望,一个人蹲在桥头,看着流淌的河水,沈倾真想一死了之,可是他没有勇气,因为他的妹妹还一个人躺在病床上。

这时,一辆奔驰停在了沈倾的背后,沈倾扭头望去,发现自己并不认识这辆车,又把头扭了过来。

奔驰车窗摇下,一个女生从副驾驶探出头来,对着沈倾说道:“这不是沈倾么,怎么一个人在这,看风景呢?”

女生说话有些阴阳怪气,沈倾转身看去,眼中闪过一丝希望。

这女生沈倾当然认识,是他的大学同学王若,当初可是校花级别的女生,却对沈倾情有独钟,曾当着全校师生对沈倾表白,被当时自卑的沈倾拒绝,从那之后,沈倾再也没有见过她,不知道去了哪里。

现在再见,王若依然跟当初一样漂亮,不过却比当初少了份清纯,多了几分成熟妩媚。

“是王若吗,好久不见。”沈倾算是礼貌的打了声招呼。

“呵呵,当然好久不见,听说你当了上门女婿?你可真有出息啊。”王若话中带刺,在大学时候就对沈倾由爱变成了恨。

王若在被沈倾拒绝以后,便成了全校的笑柄,不堪流言蜚语的王若便退了学,后来去了酒吧当了陪酒女,在后来就认识了现在的男朋友。

沈倾尴尬的笑了笑,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深呼吸一口气,说道:“王若,你能借我五万块钱吗?我会还你的。”

话刚说完,沈倾就感觉到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烫,他已经将自己的尊严放下,为了自己的妹妹。

王若大笑了几声,笑的很痛快,这时,奔驰车门打开,王若与三个男人下了车。

“你就是当初拒绝我老婆的废物?”一个身穿黑色貂皮,脖子上带着个大金链子的男人开口说道。

沈倾不知道该说什么,貂皮男继续说道:“怎么?想借五万,就你这穷酸样,你拿什么还?还是说你仗着我女朋友以前喜欢你,想空手套白狼,拿了钱跑路?”貂皮男说着,伸手在沈倾的脸上拍了几下,沈倾后退了两步。

“没有,我肯定还,我是为了给我妹妹治病,我会还给王若的。”沈倾赶紧解释道。

王若冷笑了一声,说道:“一巴掌一千块,你借吗?”

本来看到沈倾一个人在桥头站着,停车就是为了能让男朋友替自己出了当年那口恶气。

沈倾看着王若熟悉又陌生的脸庞,他知道,自己是被王若恨在心里了,听着那么侮辱人的话,沈倾牙关紧咬,握紧了拳头,可是当想到躺在病床上的妹妹之后,又将拳头松开。

“如果你能借给我五万,我让你打。”沈倾此时真正的放下了自己的尊严,跟自己妹妹的性命比起来,尊严倒显得微不足道了。

沈倾这话一出,王若与几个男人哈哈大笑,貂皮男从包里掏出五万块,扔在了奔驰的引擎盖上。

“沈倾啊沈倾,当初我真是瞎了眼会看上你。”王若说着,一巴掌打在了沈倾的脸上。

沈倾没有躲避,只是闭上眼睛感受着脸上带来的疼痛。

“你的尊严呢?”说着又是一巴掌。

“你的高冷呢?”又是一巴掌。

“你知道我承受了多少么?”又是一巴掌。

桥上车来车往,很多人看到这一幕,都放低了车速,拿着手机录下了视频,却没有人下来阻止。

不知道过了多久,王若终于停止,气喘吁吁的说道:“真是过瘾,哈哈,你可真会给我惊喜,没想到让我在这碰到你了。”

貂皮男伸手搂着王若,说了声辛苦了宝贝儿,又对沈倾说道:“五万块拿走吧,记得还哦,哈哈。”

“我会还的。”沈倾说罢,不管脸上的疼痛,便准备去拿引擎盖上的钱,不成想却被貂皮男拦下。

“等等,从这钻过去拿。”貂皮男指了指自己的裤裆,讥笑道。

此刻,沈倾真的爆发了,对方显然从一开始就不想借钱给自己,而自己却被他们当猴一样耍。

“你们真是混蛋。”说罢,就推了貂皮男一把,貂皮男没有防备,被突如其来的一下推到了引擎盖上。

“妈的,给我往死里打。”貂皮男授意下,另外两个男人直接从车里拿出钢管。

沈倾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哪里是几个人的对手,直接被按倒在地,接着就是一阵乱揍。

鲜血顺着头部往下流着,流到了脖颈处,流到了沈倾爷爷留给他的葫芦上。

在沈倾晕倒的前一刻,他感觉脖颈处一阵发热。

葫芦上原本奇怪的图案在沾染上沈倾的鲜血之后开始旋转,而后崩裂。一股温和的白色气息进入到了沈倾的身体。

一道陌生的声音在沈倾脑海中响起:“今日得我毕生所学,并传你改命十一针针法,愿你解人间疾苦,战鬼怪妖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