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都市之擎天战神

都市之擎天战神小说

都市之擎天战神

更新时间:2019-11-17
小编评语:他像一个孤魂野鬼一般或活着,只为了心中的复仇之火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都市之擎天战神图1
都市之擎天战神图2

《都市之擎天战神》,主角:慕天痕左誉清,作者:折天,都市之擎天战神简介:十年前,他因为当了别人的道,被人略施小计随手除掉,蹲了十年冤狱,十年后,他出狱之后,已经和现代社会脱节了,完全不能生存下去,因为是个服刑出狱人员,他完全找不到工作,他像一个孤魂野鬼一般或活着,只为了心中的复仇之火。

精彩节选:

华国,西南顺安市,大瀑布国际机场。

随着舱门打开,一位手提简单旅行包的帅气男子走下飞机。

他看了看远处的林立高楼后,淡笑道:“一别十年,顺安,我慕天痕回来了!爱我所爱,很我所恨,一切将彻底解决!”

蹬蹬蹬……

此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便看到一位年轻的女子向慕天痕跑去。

这女子约为二十六七岁,无论是五官还是身材,都可说是上乘,衣着也很时尚,绝对的都市女神。

唯一的不足是,看起来很是高冷。

“天启,欢迎回来!”

女子来到慕天痕身边后,露出了甜甜微笑,并伸手接过慕天痕手中的行李包,走向特别出口。

慕天痕没有说什么,跟着女子出了机场,踏上一辆玛萨拉蒂。

“三个地方,先去哪里?”路上,时尚女子一边驾车一边开口:“一是慕家,二是你最想去的那里,三是……让你蒙羞的地方。”

慕天痕想都没想就回答:“你都知道我最想去哪里了,还用问?”

时尚女子耸了耸肩道:“可是天启,据我们了解,嫂子对某个不负责的家伙有极大的成见呢,听说还多次扬言要杀了某人,你真的要马上去见她?”

闻言,慕天痕面露尴尬,想起了五年前那个酒后做了错事的联谊会。

天地良心,慕天痕本想和人家姑娘好好过日子,但组织上有紧急任务,只能连夜出发,招呼都没打。

也正因如此,落下了这个不负责的罪名。

此后,慕天痕都连续做着一些紧急而秘密的任务,不能与外界联系,晃眼就是五年。

今朝返回,又得知那女孩是顺安市人,最想见的人自然是她。无论现状如何,起码得让良心过得去。

可听了时尚女子的话后,最初的想法被打乱了。

“呃……”慕天痕揉了揉太阳穴,摆手道:“算了算了,还是先去慕家吧,等找好机会再去她那里。”

“天启明智!”时尚女子笑了笑,加大油门。

慕天痕斜靠在座椅上,又问:“你这里有几个人了?”

闻言,时尚女子脸上写着尴尬二字,小声道:“天启,我……我一个都没有找到,实在看不上。不过我会尽快招揽,完成任务。”

“不急。”慕天痕摆手道:“要精不要多,宁缺毋滥。”

“是!”时尚女子应答一声,继续开车。

接着,慕天痕又问:“我让你们调查的事情进展如何?”

时尚女子拨了下方向盘,才回答道:“基本已经清楚了,就等着你回来定夺。”

“好。”慕天痕看了看前方后,转换了话题:“我在这里下车,自己去就好。你去给我弄辆车,再找个住处。”

“是!”

时尚女子再次领命,和慕天痕就此分开,驾车离去。

慕天痕则要了一辆计程车,很快来到了慕家庄园。

付钱下车,慕天痕见大门敞开着,里面隐约传来人声,有男有女,应该很热闹。

“什么事呢?也没人是今天的生日啊。”

慕天痕嘟囔一句,跨步进入庄园。

刚一进门,慕天痕被眼前所见给惊了一下。感叹慕家发展迅速,豪车都停满了庄园,估计,跃升到一流家族行列了。

按照以往的记忆,慕天痕朝正房走去,里面的声音越来越大。

恰于此时,一道身影从远处走来,是一位五十岁上下的中年妇女,打扮得也很时尚。

“妈!”

慕天痕心里一喜,急忙挥手叫了一声,并快步跑去。

中年妇女听到有人喊,本能的看过来,脸上写着疑惑,仔细的打量着跑来的慕天痕。

“你是……”她觉得来人有些眼熟,好像哪里见过,又结合喊声,她终于想起来,确认的问道:“你是慕天痕?”

“是我啊妈!”慕天痕非常兴奋,跑过去拉着妇女的胳膊:“妈,我回来了!”

这妇女是慕天痕的养母,名叫胡秀玲,刚好五十岁。

呼!

胡秀玲用力甩开慕天痕的手,一脸嫌弃道:“你还有脸回来?滚出去!”

慕天痕愣了一下,随即又恢复了常态。

他知道,胡秀玲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和十年前那件事有关。自己也因为那件事,走上一条常人想不到的路。

“妈,我爸呢?小雪呢?在家吗?”慕天痕没有生气,依旧含着微笑。

胡秀玲冷哼道:“你听不懂我说的话吗?滚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这时,又一条人影从拐角处走来,也是五十岁上下,正是胡秀玲的老公,慕天痕的养父,慕凌风。

“老婆,你怎么不去拿东西,在这里……”慕凌风想说什么,但看到慕天痕后,直接将后面的话给压住,愣愣的看过来。

足足五秒,慕凌风才兴奋的大叫起来:“天痕,是天痕回来了吗?”

“爸!”慕天痕笑着点头:“是我,我回来了。”

“好好好!”慕凌风非常兴奋,快步过来,伸手重重拍在慕天痕肩膀上:“好小子!十年不见,变得更有男人味了。走走走,进屋去……”

“站住!”

胡秀玲大喝一声,过来拦住去路:“慕凌风,你脑子坏了吗?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能让他进去!你忘了,他是什么人了吗?”

慕凌风见老婆这个样子,立即不高兴了,提高嗓门道:“天痕是什么人我比谁都清楚!你别给我像个泼妇,起开!”

“你……”胡秀玲气得直跺脚,但还是侧身过去,可不敢继续堵路。她很清楚,这个家,是慕凌风说了算。

慕天痕一边走一边问:“爸,今天什么日子啊,很重要吗?”

“进去就知道了,你来得时间应该刚刚好。”慕凌风说话间加快脚步,没两分钟就抵达了正房门口。

这时,大厅里人头潺潺,聚集了男女老少好几十人,都在有说有笑,确实热闹。

慕凌风和慕天痕快步跨入大厅,并径直走到最前面。

众人看到慕凌风带着一个一身杂牌的男人进来,都非常疑惑,并朝慕天痕投来不屑的眼神。

只不过,有一人除外。

人群里面,那位穿着白色长裙的女孩见到慕天痕后,脸上满是诧异,还有些紧张。

她就是慕天雪,慕凌风的独女,慕天痕的妹妹,今年恰好二十四,刚刚升任公司部门经理。

“雪儿,他是谁?”

慕天雪身边一位年轻帅气的青年见慕天雪表情不正常后,小声问了一句。

“他是慕……我哥。”慕天雪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名字来。

但那青年已经知道了是谁,眼神更为轻蔑,故意将音调提高:“你哥?就是十年前,因为猥琐女孩而坐牢的慕天痕?久仰大名啊!”

唰唰唰……

一道道目光落在慕天痕身上,并传来声声讨论,尽是刺耳之语。

听着这些话语,慕天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觉得很丢人。于是,便走向慕天痕,不悦道:“你回来干嘛!这里不欢迎你!”

慕天痕就像没有听到慕天雪的话一样,看着刚才那个青年,淡淡的问了一句:“小雪,他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