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医妻难追封先生套路太深

医妻难追封先生套路太深小说

医妻难追封先生套路太深

更新时间:2019-11-19
小编评语:你的一切都是我给的,我也可以夺走你的一切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医妻难追封先生套路太深图1
医妻难追封先生套路太深图2

《医妻难追封先生套路太深》,主角:尤念尔封昊,作者:棋局忘忧,医妻难追封先生套路太深简介:她是他的救命恩人,可他却在婚后背叛自己,到处拈花惹草,还把她送给别的男人,都怪她瞎了狗眼,清醒过来后的她表示,你的一切都是我给的,我也可以夺走你的一切。

精彩节选:

夏季的台风夹杂着暴雨席卷而来,玻璃窗在飓风撞击中与窗框发出令人害怕的响动。

剧烈的响声将尤念尔惊醒,她起身下床,别墅像往常一样没有半个人影,只有婴儿房里隐约传出几道孩子的哭声。

她走进婴儿房,自己的孩子躺在沙发上,而保姆则睡在大床上。

屋外狂风四作,可婴儿房的窗户并没有关上,窗户正对着沙发,夹风带雨吹得孩子一张小脸苍白毫无血色。

尤念尔急忙抱起自己的孩子,可她这一抱,才发现孩子的体温异常的高。

“翁姨,你是怎么回事?外面这么大的风为什么不关窗户!”

孩子发了高烧,她第一个想法就是打电话给自己的老公魏勒谦。

可当电话拨出之后,她的心越发冰凉。

“什么事?”

魏勒谦急促而又不耐烦的声音传来,伴随着的还有女人的娇喘声。

孩子的体温越来越高,尤念尔已经没有心思再去计较她老公在外面是不是还有别的女人,只心急的向他说明情况。

“尤念尔,你这个妈是怎么当得!”魏勒谦的语气没有丝毫焦虑,反而更加的不耐烦,“生病就送医院,这么点小事还要打电话给我,我很忙,没时间对付你。”

“可是……”

“嘟!”

尤念尔面朝窗外,看着那阴森灰蒙的天色,抱着孩子的手顿时紧了紧。

电话挂断了。

在他们母子最需要人照顾的时候,那个男人,那个她用贞洁和生命换回来的男人,却忙着和别的女人在一起逍遥快活。

她苦笑,自从她嫁进魏家,这五年来,不一直都是这样的吗?

魏勒谦的确达成了当日娶她的诺言,可除了一本证,他从未给过她正常的夫妻生活。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怀中的温度越来越烫,她实在没有时间多想,抱着孩子就要往外面冲。

可刚打开大厅的门,狂风暴雨就如海浪般将她和孩子推了回去。

“少奶奶,我看你还是别自作主张了,这么大的雨,就这么把孩子抱出去肯定会淋湿,到时候病情加重了少爷又要怪你了。”

这话听上去像是关心,可一想到自己的孩子是怎么才会发高烧,尤念尔就一肚子的火。

“翁姨,如果你没有把毯子当枕头,再关上窗户的话,孩子就不会发高烧。”

被女主人点名怪责,可翁姨却丝毫没有半点愧疚,反而还理直气壮。

“你可不能这么说啊,怎么能怪我呢?好歹我也是看着少爷从小长到大的,在这个家呆的时间比少奶奶可长久的多。”

明明是女主人,可在翁姨口中,尤念尔的地位还不如一个下人。

但可悲的是,这确实就是魏家的真实情况。

翁姨在魏家已经呆了四十多年,就连魏勒谦都是她一手带大的,自然会特殊一些,再加上魏勒谦对尤念尔的不在乎,就连下人都敢骑在她头上。

她真的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能让魏勒谦如此对待她。

而这个答案,恐怕只有魏勒谦知道。

而此时的魏勒谦,正在别的地方潇洒。

“魏公子,刚才那通电话是谁啊,瞧你这眉头都皱成一块儿了。”

女人乖巧的声音很得他的心意。

可一想到那个人,魏勒谦的脸色就板了下来。

“除了那个没用的女人还能有谁,为了一点小事就来打扰我,迟早把她给休了。”

“魏公子,可你们还有一个孩子呢,看在孩子的面儿上,哪能那么容易离婚,魏公子只管哄我。”

魏勒谦满脸不屑,“呵,就她那个孩子,还指不定是谁的,五年前她当着我的面都敢跟别的男人好上,后来就怀了孩子,怎么能肯定那孩子不是别人带进去的种?”

“啊,是这样啊……”黎雅倩故作吃惊,“原来魏家少奶奶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呢。”

魏勒谦手中的烟头戛然熄灭,烟蒂被他粗鲁的扔在地上。

那段在尤念尔心中如噩梦般的牺牲在他口中全然变了样,而他甚至还在听到“魏家少奶奶水性杨花”的污蔑性言论时,顿觉自己被戴上了绿帽子。

“不说这个了,魏公子,听说您跟国外的财团要合作了,那可是国际上都很有名的大财团呢,一定是个不错的项目吧。”

见他面色不好,黎雅倩十分知趣的转了话题。

一提到钱,魏勒谦嘴角的弧度才渐渐缓和。

“还没定呢,他们家的CEO特别拽,我约了三个月都没有约到,据说昨天刚下的飞机。”

“那魏公子打算怎么搞定他呢?”

黎雅倩说着,小鸟依人的趴在魏勒谦肩头,用无比崇拜的眼光仰视着他。

魏勒谦就是喜欢这种女人,在她们眼里自己就是天,就是一切,而尤念尔只会给自己添堵。

就像是应验一样,在魏勒谦正想夸耀一番时,尤念尔又打来了一通电话。

两通电话相隔只有十分钟,仅仅如此就足以让魏勒谦厌烦。

“又有什么事?”他的语气不觉加重。

“孩子……”

“整天就知道孩子,孩子死了没,没死就别给我打电话!”

“魏公子别生气,为了一点小事生气不值得。”

尤念尔在电话那头清清楚楚的听到魏勒谦在黎雅倩的安抚时,还在不间断对自己辱骂。

可她实在是没有办法,才会再打一次电话。

台风实在是太大了,她又不会开车,翁姨偏偏又说没有魏勒谦的准许,魏家的司机不得擅自行动。

“孩子高烧的越来越厉害,你如果还有点良心的话,就让司机送他去医院。”

然而,尤念尔的愤怒,换来的却是魏勒谦的不屑轻哼。

不过片刻后,他忽然改变了想法。

魏勒谦淡眉不怀好意的轻挑,对着电话那头的尤念尔命令道:“要司机送也可以,你马上到酒店去,人一到我立马让司机送孩子去医院治疗。”

让她去酒店?

没想到魏勒谦竟然一点都不避嫌,现在让她去酒店能看到什么,除了一地的污秽外,尤念尔根本想不到他的目的,是让她去自取其辱么?

可无论如何,为了自己十月怀胎才生下的孩子,区区一个酒店而已,她不会怕。

“好,我马上就过去,你可别……”

又是一串刺耳的“嘟”鸣,魏勒谦根本不给尤念尔任何叮嘱的机会,毫不留情的再次挂断。

半小时后,尤念尔如约来到酒店。

酒店顶上三个金色的大字十分刺眼,她停了停,而后还是走了进去。

御澜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