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道门异闻录

道门异闻录小说

道门异闻录

更新时间:2019-12-15
小编评语:大限已至,皆去地府报道去了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道门异闻录图1
道门异闻录图2

《道门异闻录》,主角:吴修然小白,作者:杀辣椒炒土豆,道门异闻录简介:生老病死本是时间的自然法则,不该有人妄加干涉,可是人都会死好生恶死,想尽一切办法逃离死亡的来临,可惜大限已至,皆去地府报道去了。

精彩节选:

江海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部。

“你是病人的家属吧?不是我说你,老人都瘦成那样了,就不知道买点东西给她补补吗?”跟我说话的是今晚值班的小护士,她好像是把我当成一个不孝顺的孙子,正不停的给我摆着脸色。

“病人需要住院三天观察一下,必须有人陪护,嗯?你走什么,过来把字签上,再去把费用交了。”我本来就挂着奶奶的身体,实在是没有兴趣继续听小护士的教训,正准备转身去病房的时候,小护士一句话又把我拉了回来。

当我将收费单看清楚的时候,心里不禁一阵别扭,光救护车的出诊费就要八百大洋,连上这几天的住院费,又是小一千的开支。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推开面前的病房走了进去,我的奶奶正躺着病床上休息。

看着眼前满脸皱纹的奶奶,我很是心疼,要不是为了我下个学期的学费,奶奶也不会操劳如此。坐在椅子上思考着这一千块该从哪里找,不一会的功夫儿,我的困意便一阵又一阵的袭来。

昨天晚上兼职的咖啡馆突然要求加班,凌晨两点才下班的我就没怎么休息,第二天一大早便赶去图书馆抢位子。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再合上眼,给咖啡馆的老板发了一条短信请了假之后,我便把陪护床展开躺了下去。

等到我再次睁眼的时候,病房当中已经是一片黑暗,我打了个哈欠想继续和周公下棋。刚闭眼没多久的功夫儿,我就感觉一阵尿意袭来,小心翼翼的起身穿起外衣朝着卫生间走去。

“吱!”

一阵尖锐而刺耳的声音从门框上发出,听得我下意识的打了一个激灵,扭头看向病床上的奶奶。看到自己的奶奶并没有被吵醒,我这才松了一口气,心中不禁暗骂一声。

这老古董门比自己的年纪都大吧?半夜要是哪个有心脏病的来上卫生间,指不定要和医院打一场人命官司。实在没了办法,我也只能硬着头皮走出了病房,准备去公共卫生间里解决了。

虽然我是无神论者,但是半夜里的医院还是有一股让人极其不舒服的感觉。要不是护士台那边时不时传来几句小护士聊天的声音,要不然我还真有一种憋到明天早上的冲动。

即使是在炎热的夏天,深夜的卫生间还是有让人打哆嗦的阴寒,看着忽明忽暗的感应灯,我吞了一口吐沫。

快要走到病房的时候,我突然看见对面的病房站着一个人,以为是对面病房的家属起床透透气,我并没有多想。就在我要推门进房间的时候,自己的烟瘾却犯了,想到那个小护士教训起人来的样子,我没有敢进病房抽。

摸了摸裤兜,我这才发现自己的打火机忘记在了学校,这大半夜的也没有卖的,当下我的目光不禁转移到站在对面病房门口的男人身上。我这才发现,这个男人一米六七的个子,披着一身黑色的长袍,一动不动的站在病房门口,好像在等什么人一样。

“哥们,借个火呗。”

我一边说着,一边掏两根香烟来,自己叼起一支,另外一支递了过去。我声音冒出来的同时,穿着长袍的男人愣了一下,转过头来上下打量了我一番,脸上露出来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

入眼的是一张有些清秀的书生脸,好像是很久没有见到阳光,男人脸显得异常苍白,看得我有些不自在。

“哥们,有火吗?”

我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男人终于确定眼前的帅气青年是在跟自己说话,咧开嘴来露出一口小白牙。

“你看得见我吗?”

男人的话让我顿了一下,再次看向男人的眼神当中,已经透露出来一丝古怪,下意识的呐呐说道:“怪了,我记得神经科不在这层啊……”我变相骂人的话语并没有激怒男人,他只是微微的一笑,继续说道:“小娃娃,看来你的运气不是太好。”

我没有再理会男人,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看来今晚只能忍忍了。就在我转身要离开的时候,面前突然冒出来一阵熟悉的烟雾。

突如其来的状况让我傻了眼,嘴上的香烟突然无故自燃起来,这个是什么操作?变魔术也没有这么牛逼啊。看到我满脸惊讶的样子,男人脸上没有丝毫的意外,好像已经料到了我会是这个表情。

接着男人也没有要客气的意思,伸手抓过了我本来要递给他的烟,当着我的面,男人叼在嘴上的烟就这么眼睁睁的烧了起来。

咕咚!

我吞咽口水的声音在医院寂静的走廊中显得十分清晰,这次我终于确定了,这是自己亲自买的香烟,又不是魔术师的道具,这他么哪里是什么“魔术”!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的后脊梁一阵发凉,拼命想要转身离开,但是自己的双腿好像灌了铅一样,任凭我如何用力,就是没有一点要动的意思。

就在我慌忙挣扎的同时,男人正满脸享受的吞云吐雾着,时不时的吐两个烟圈,一副赛神仙的模样。

看到我满脸惊恐的模样,男人有些意犹未尽的把烟屁股随手丢到了脚下,这才开口对着病房里面说道:“差不多就行了,喝了孟婆汤下辈子谁也不认识谁,耽误了时辰可别怪我。”

这里还有其它的人吗?

我这个念头冒出来的时候,脸上的表情都快哭了出来,好在自己的脑袋还听话,朝着四周不停的乱看,想要找到男人口中的人。

可是四周空荡荡的,哪里还有其他人,连护士台那边都没有了动静,就在我内心的恐惧到达了顶峰的时候,眼前的一幕差点让我魂都吓没了。

只见病房门口突然扭曲了一下,一个头发掉光,年纪小八十的老头竟然从门里走了出来。我张大着嘴巴直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就连嘴中的香烟掉在地上都没有注意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