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甜蜜宠婚:我的夫人A爆了

甜蜜宠婚:我的夫人A爆了小说

甜蜜宠婚:我的夫人A爆了

更新时间:2020-02-18
小编评语:她为复仇选择归来,她要把自己失去的全部都夺回来。却没有想到这个抢来的男人,就这么砸在了自己的手里,还被吃的死死的。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甜蜜宠婚:我的夫人A爆了图1
甜蜜宠婚:我的夫人A爆了图2

主角叫做文沁封洛晨的小说《甜蜜宠婚我的夫人A爆了》是由作者“陌霖”独家原创,故事精彩纷呈充满爆点,这里甜蜜宠婚我的夫人A爆了让你免费看。起初,封洛晨只以为文沁是自己的一时兴起,可是后来确实发现这个女人让自己简直就是欲罢不能,只想把她娶回家。

精彩节选:

海都机场。

文沁慢条斯理的滑动着行李箱,缓缓拿下墨镜,露出精致的脸庞。走出机场后她轻轻扫视四周,高楼大厦,人声鼎沸。六年了,她走了六年,现在的海都竟又是另一番模样了。

六年前母亲去世,她也被人陷害被迫前往欧洲,这些年来她每次入梦都是六年前被赶出文家的画面。

暴雨天,她就那么被人浑身是伤的被扔在垃圾堆旁边,骄傲,尊严统统都被蜕去,只剩下半死不活的自己。但是那又怎么样,她要活着,她必须要活着。

活着才有希望,才能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所以在欧洲的六年她努力学习,拼命赚钱,一刻都不敢让自己闲下来,她知道自己唯有足够强大才能立足海都。

“你好,文小姐。”转身就看见一身职业装扮的女人站在她面前。

文沁这次回来是接了封家二少的婚礼设计的,所以大概也猜到了眼前这位是封云轩的人。

“你好。”她淡淡的回应了一句,传言封家大少爷是她妹妹文馨的未婚夫,想到文馨,又想到文家,她自然对封家人也没有什么好感。

“文小姐,我是二少的助理,二少吩咐我先送您去酒店休息,明天再一起商讨婚礼策划的具体细节。”毕竟是封家二少花了大价钱从欧洲请来的贵客,她可不敢得罪,毕恭毕敬的把人请上车。

没一会就到了酒店,一向喜欢自在的文沁拒绝了助理的热情推荐和陪伴,草草的打发走了她。

向前台拿了房卡后便回了房间。

不愧是封家的人,出手阔绰,文沁放下行李箱,环顾四周,富丽堂皇的装修风格,她不禁冷冷一笑。

毕竟也坐了一天的飞机了,国内外也有时差,文沁不免觉得有些累,她拿出电脑理了理婚礼的设计方案。

之所以接下封云轩的婚礼设计,原因之一就是想借其为她查母亲当年死因真相作掩护,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她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她——文沁,回来了。

现在的她,不再如六年前一样软弱,不再只会任人宰割,六年前那些伤害过她和她妈妈的人都将为她们的行为付出代价。

合上电脑,文沁揉了揉脑袋,头有些疼。

天色已经渐渐暗了。

她舒舒服服的洗了个热水澡,洗完澡似乎倦意更浓了。也顾不得换上睡衣,围着浴巾便沉沉睡去。

睡梦中她似乎听到了开门的声音,一阵声响过后又安静下来。

突然,一阵沉重的呼吸声在耳边响起,真真切切的,文沁才意识到不是做梦,猛地睁开眼才发现一个黑影笼罩着自己。

是个男人,看身形应该有一米八五朝上。文沁想挣扎却被男人紧紧将双手举过头顶死死压住。

“你是谁?快放开我!”

身子被他紧紧地压在身下,他离她那么近,胸口紧紧地贴着她,感受着他坚硬的胸膛,同时来自他身上清冽的香气掺杂着一丝丝酒味窜入鼻中,顿时让她心慌意乱起来。

男人的脸离她极近,几乎都要鼻尖相碰。两人鼻息纠缠,他炙热的呼吸尽数撒在了她的脸上。

可是他似乎在隐忍着什么,就保持这个姿势重重的喘息着,却也没有下一步动作。

这让文沁一头雾水,这个男人到底想干什么?

“别伤害我,我不会报警的。”眼下要先保障自己的安全,然后见机行事。

“这是在玩欲情故纵的把戏吗?”男人的声音出奇的好听,可能由于喝酒的原因有一丝丝的沙哑,但文沁却听出了一丝危险的意味。

还来不及反应,男人猛然罩下,柔软的唇瓣立即被他侵入,口中被他充斥着,舌头在她口中肆无忌惮的攻略着。

扫着她的贝齿,缠绕着她的舌,贪婪的汲取她口中的香甜。

封洛晨是在今天一个拍卖会上被人下药的,当他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晚了。

他推开那些一个劲往他身上蹭的女人,目无表情的去停车场开车到了比较近一点的酒店。他在这个酒店长期包了个总统套房,平时工作太晚回家不方便就会偶尔过来住一晚。

但是,今天让他没想到的是,他一打开门就看见一个女人躺在床上。

呵,他们也真是费尽心机。

他素以冷血无情和不近女色闻名整个海都,甚至有传闻说他喜欢男人。这么多年,无数人费尽心机想要爬上他的床都以失败告终,今天他竟然栽在了身下这个女人身上。

“该死!”他低声咒骂,体内的药效催动着他进一步的想要从身下这个女人身上摄取更多。

吻如暴雨般密密麻麻的落下,文沁被迫承受着他发泄,她不敢挣扎,生怕激怒身上的男人。

封洛晨的手在她的身上肆虐的游走,她咬了咬牙,假装乖巧的回应他的吻,手却悄悄地伸向床头的柜子摸索着。

桌子上只有一个台灯和遥控器,她大脑迅速思索着,果断握住台灯。

她一只手搂住他的脖子,放松他的警惕,另一只握着台灯的手使出全身的力气往他头上砸去。

封洛晨显然没有意识到她会用这招对他下狠手,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下。顿时整个人躺在床上几乎晕了过去。

文沁见状立马推开身上的男人,狠狠的往他身上踹了一脚。

身体像火烧一般炙热,药效的发作加上文沁在他头上砸的那一下,他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一阵阵的眩晕感。

另一边,文沁快速打开房间的灯,从行李箱中翻出几条衣服上的腰带,走到封洛晨身边将他的手脚给绑住,一切做得干净利索。

此时的封洛晨也差不多缓了过来,盯着眼前这个女人。

他见过很多美女,可从未见过像她这样美的,雪白的皮肤因为刚刚的暧昧变得有些微红,眼中却是满满的冷漠。

“你是谁?”两人几乎是同时开口。

文沁不屑的笑了笑:“你进我的房间,试图非礼我,还问我是谁?”她顿了顿向他靠近,“是谁派你过来的?”

“非礼?呵呵……”似乎像是听到什么好听的笑话,封洛晨不禁冷笑起来,这么多年那么多女人想怕上他的床都没得逞,今天这个唯一爬上他床的女人竟然说他非礼她?这又是什么新的把戏?呵呵,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