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总裁 >

婚然心动:林先生情谋已久

婚然心动:林先生情谋已久小说

婚然心动:林先生情谋已久

更新时间:2020-03-14
小编评语:惨死重生,成了豪门世家里柔弱自闭的小透明。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婚然心动:林先生情谋已久图1
婚然心动:林先生情谋已久图2

《婚然心动:林先生情谋已久》,主角:林离林叙白,作者:挥翅膀的蜗牛。泰格文学为您提供婚然心动林先生情谋已久林离林叙白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林离死后重生,成了豪门林家的小透明,只想掩藏锋芒,低调手刃仇人的林离小心翼翼扮演柔弱少女,却不想她的隐藏于小心思,早已被那个矜贵骄傲,让女人趋之若鹜的世家继承人林叙白看得一清二楚。

精彩节选:

十月,安城。

深秋时节,夜里已是冰寒刺骨。

城西一处有名的富人别墅区里,一个女人的哼声,从一栋富丽堂皇的房内响起。

带着某种痛苦的挣扎。

一声接着一声,不大,但足以让这栋别墅里的人听到。

可惜,没有人理会,仿佛一夜间就空荡荡的别墅,就只剩下了她一个人。

“救我……救救我的孩子……”

“……”

痛苦的叫声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在里面的女人虚弱的快要喊不出来的时候,别墅,终于出现了一道年轻男子的身影。

深蓝色的风衣裹着寒意进来,衬得男子越发的英俊挺拔。

孩子?

他来到房门外,听清楚了里面苦苦哀求出来的这两个字,嘴角边划过一丝嗜血的讥冷。下一秒,抬脚就进去了。

一股浓重的血腥味,直冲了过来。

入眼可见的血色,自客厅沙发旁蜷缩着的那个女人身下蔓延开。

薄薄睡衣下,高高隆起的腹部显得触目惊心。

他来的,还真是时候。

男子双眼无视这一切,他就像是一个地狱魔鬼一样,缓缓上前站在了女人的面前。

“时盛夏,好久不见!”

“……”

就像是平地里一声惊雷,被一阵接一阵的绵密痛楚折磨地几乎脱力的时盛夏,浑身一震,难以置信地紧盯着那张熟悉的脸。

林致允?!

怎么可能?他怎么会在这里?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她错愕地看着他,一时间,竟然都忘了肚子里的疼痛。

林致允,她的丈夫,她肚子里孩子的父亲,三个月前,在国外出差的时候,突然出了意外,之后,等她见到的,只有一捧骨灰。

可他此刻却又活生生的站在了自己面前!

时盛夏目瞪口呆,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怎么?很难以相信吗?”

站在那里的林致允看到她这副表情,唇畔间凉薄的讥诮和冷厉更浓了。

“看起来,你似乎并不想见到我?”他蹲了下来,忽然伸手捏住了她没有半点血色的下巴。

没有血色,那是因为刚才疼的。

时盛夏感觉到不同于自己冰冷皮肤上的温度,浑身一个哆嗦,清醒了过来。

“不是的,致允你终于回来了,我们的宝宝……我们的宝宝要出生了……”她就像是终于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伸手抱住他的胳膊就忍不住大哭了起来。

他怎么会认为她不想见到他呢?

她真的做梦都想要见他啊,这几个月来,如果不是为了坚持要把他的孩子生下来,她早就被爷爷接回去了,还用留着这里过着这么清苦的生活吗?

可是,让她非常意外的是,下一秒,眼前人毫不犹豫的把她给甩开了,像碰了什么脏东西一般。

他冷哼一声,“孩子?你是说你肚子里的这个吗?”

见时盛夏不知所措,他摇了摇头。

“不,你错了,那根本就不是我的孩子,那是一个杂碎,时盛夏,你真以为我会恶心到跟你来生一个孩子?”

他收起了所有表情,一字一句不无恶毒的说着这些话。

他什么意思?

时盛夏脸色白得可怕,她极力强装镇定:“致允,你在说什么?这可是你的孩子,你讨厌我不要紧,你不能对自己的亲生骨肉这么无情!”

“亲生骨肉?时盛夏,你还听不明白吗?新婚之夜跟你睡的那个人根本就不是我。”

“你……你在说什么?什么叫……不是你?”

时盛夏脸上的血色消失的干干净净,骇然万分的看着他,她连最起码的语句利落都保持不了了。

他到底什么意思?

那天晚上,是他们的新婚之夜,虽然她一直知道他不喜欢她,厌恶她,可是那天晚上,他后来明明进去了他们的新房,也要了她。

怎么会不是他?

她死死的盯着他,无论如何都不相信自己听到的。

可是,这个男人却没有给她半点希望,他看到她这副表情后,居然还在那里报复似地笑了起来。

“哈哈哈……不相信是吗?是,你确实不会相信,因为那天晚上,你已经被我迷晕了,所以,发生了任何事,你都不会知道的,当然,那个野男人上了你,你有没有感觉我就不知道了。”

“……”

足足有五秒钟,整个别墅里都是死寂的!

就像是空气突然凝固,又像是所有的光明突然陷入了黑暗,整个客厅里,寂静的连掉一根针在地上都能听见。

这是怎样一个男人?

畜生吗?

不,他连畜生都不如,他就是一个人渣,她固然是知道他不喜欢她,可是,他怎么可以这么糟践她?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时盛夏终于从地上挣扎着爬了起来,忘了身上的痛,忘了自己还挺着一个大肚子,她就像是一个疯子,抓起茶几上的那把水果刀就朝他扑了过去:“林致允,我要杀了你!”

长久压抑的情绪彻底爆发,曾经,她是那么爱他。

可现在,她只想把他挫骨扬灰。

然而,她现在的状况,怎么可能杀的了他,不要说怀着身孕临产了,就算是她没事,她也动不了他这么一个年高马大的男人的。

刚扑过去,就被他给制住了。

“杀我?你有资格吗?我这么做,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你们时家为了得到我们林家的财产,逼得我父亲跳楼残疾,我母亲无辜惨死,时盛夏,我对你够仁慈了,没有在当初娶你的时候就把你给毒死,已经是天大的恩赐!”

时盛夏用尽全力也没能挣脱,反被他死死掐住脖子,动弹不得。

“如今时家所有人都下去赔罪了,怎么能少得了你呢?”

“你……!”

话音还未落,林致允手上一拧!

不过短短几秒,那只本来还要攻击他的纤细手腕直直垂了下去,脖颈,也在他的手中脱力,一松后,整个人就像断了的布偶娃娃般,软软歪了下去。

除了那双血红的眼睛,到死,都还盯着他。

仿佛在告诉他,就算是到了阴曹地府,她也不会放过她的,这个畜生……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