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七世情渡一世欢

七世情渡一世欢

七世情渡一世欢

更新时间:2020-04-10
小编评语:初次见面,因为各不相让,乱了姻缘,于是被贬下界,历经七世之劫。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七世情渡一世欢1
七世情渡一世欢2

主角叫做袁清羽临君的小说《七世情渡一世欢》(完结版)是“玥灵曦”大神独家原创,故事情节广受读者讨论,这里七世情渡一世欢让你免费阅读完整版。第一次见面之时袁清羽和临君之间的意气之争,乱了彼此之间的姻缘被贬下界,必须历经七世的情劫。

精彩节选:

袁清羽是天宫之中的一名小仙娥,她本是凡间的白焰之花,每天晒晒日光过着潇洒的日子,是桓池仙君路过顺手给了点仙气,于是她便化成了人身,就这样跟着仙君到了天宫之中。

这天,她像往常一样打扫完晨阳宫的大殿,又去了月老那里打混,巍峨的大殿在天宫之中闪闪发光。

袁清羽可没这心思欣赏大殿的风光,她还未进门便大声嚷嚷道:“月老上仙,我今日又来看话本子了,快把你人间的那些恩怨情仇的姻缘拿来我解解乐,实在是太无聊了。”她边喊边走,一脚就踏进了月老殿的大门。

想着在天宫的日子还没有人间好呢,一群神仙整日就是游手好闲的,也没事可干,可把她给闷坏了。

彼时月老正捋着胡子为人间的痴男怨女连红线,一听到她的声音月老慌张的设了个结界护着红线,这才走到殿前来,头疼的对着她道:“哎哟,我的小祖宗,你怎么又来了?上次来打翻了我一桌子的墨,还顺带拿走了老夫的姻缘薄,求求你去司命那里玩,他那里有趣的事更多。”

对于这个小仙娥月老很是无奈,她生性爱玩爱闹,可苦了他了,殿里的东西几乎都快被她玩完了,偏偏她还是桓池仙君手下的仙娥,桓池仙君很是护着她,她名义上叫着桓池师父,谁能拿她怎么办?

“真的吗?”袁清羽仰着头,满脸的不相信,她只是爱玩又不傻,司命星君每次都会把人间的命运藏起来,她看都看不到一眼,虽然她也很好奇。

月老连连点头,摸着胡须故作深沉道:“自然是真的,要说这人界的命运可都归司命管,老夫不过是牵线搭缘罢了。”

正在这时殿外扑通一声,连大殿都震了三震,袁清羽吓得一惊,脱口而出道:“魔族来袭了?”说着就向外跑。

月老抚额长叹,他当初为什么觉得她清纯可爱要逗她玩,真是挖火炕给自己跳,完全被她那一张清纯可人的脸给骗了,原以为是个刚升仙的小花仙,不曾想竟是这般的能折腾,这天宫之上岂是魔族想打就打的进来的?

殿外站着的是一名红衣男子,银白色的长发在风中飞舞,发丝用一根红丝带轻轻束着,他眼中有着不羁的神色,精致的五官上带着浅浅的笑意,薄唇轻启,淡然的对着月老殿呼道:“月老,听闻你最近又解决了几对姻缘,且让我来看看是怎样的一个故事。”

袁清羽在看到这么一个人的时候特别的不服,明明是她先来的,她也是个讲道理的人,现在有人来跟她抢话本子,她怎么会乐意?再看旁边的月老己经是一脸难看,她就更加觉得这是个非常得瑟的主,且看他降个云头都跟魔军进攻一样。

何况这整个天宫里都是仙风道骨的白衣,这人一身红相当的扎眼啊,这明显是拿天上的其他神仙不当回事,袁清羽越看此人越不爽。

“我说,明明是我先来的,不管你是谁,改天再来讨话本子吧。”袁清羽满脸的不在乎,她头一甩准备转身重新回到月老殿里。

月老尴尬的笑了笑:“临君神君,这是桓池仙君殿里的小仙娥,刚升上来不久,什么都还不懂呢?”

“切,你整天穿一身红吓唬谁呢,搞得全天宫就你特殊。”袁清羽并不怕什么神君,反正她有师父罩着,怕什么,这个天宫里没人敢得罪她师父,在她的理念里,她师父桓池才是最厉害的。

“我的小姑奶奶,你可别说了,这可是神君。”月老不知道要怎么解释,要说这从仙升为上神的可没有几个,袁清羽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临君倒是没生多大气,他一挑眉扫了袁清羽一眼,这还是头一个如此理直气壮顶撞他的人呢,他饶有兴趣的开口道:“咋地?本君要看的东西,你还想抢不成?”

他说着就要往里走,袁清羽一伸手拦住了他的去路:“你个花孔雀,今天就是说破了天也是我先来借的,你若是不服我们打一架!”袁清羽脸色气得通红,看上去像是红透了的苹果。

很好,一个小小的仙子敢挑衅神位上的神了,临君笑得越发放肆,一旁的月老连连暗叫坏了,这临君虽是神君,可他连一点神仙该有样子都没有,现在九重天上相安无事,他整日里以打发时间为乐,偏偏跟袁清羽撞到了一块,这俩人碰到一起那还不把天宫给掀了?

“真有意思,你竟敢叫本君花孔雀,你可知你成功的让本君生气了,打就打,以为我会怕你?”临君己经凝了法术在手上,红色的衣袍随着气流摆动。

月老硬生生的把袁清羽拉了过来,他小声道:“你快回去找桓池仙君吧,临君神君最讨厌别人叫他孔雀,他可是万鸟之王凤凰之身,你打不过的。”

临君耳朵尖的狠,他冷冷一笑:“现在想跑?晚了,今日我就替桓池好好管管这个徒弟。”说着一记法术打来。

袁清羽往旁边一跳,那法术打在地上立马就把月老殿门前的那块地砖烧成了黑色,这下袁清羽也生了怒气,她这般讲道理,结果他真打她啊。

她也不管是不是对方的对手,结了一个印就向临君打去,临君手一挥便化解了她的法术:“就这点本事也敢来和我对打?”

“哎呀别打了。”月老赶紧来拦,结果临君的下一记法术直接越过了他打向袁清羽,袁清羽赶忙向殿里跑,接着就听到轰隆一声,月老殿晃了三晃,她又转了脚步向外面跑。

月老终是出手用法术护住了月老殿,再抬头一看欲哭无泪:“完了完了。”他冲进内殿看着凌乱了一地的红线,结界己被破,许多红线都己经断了,还有的缠在了一起。

这下临君知道法术用过了头,袁清羽也悻悻的站在殿外不知如何是好。

“都是你,本君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要不是你本君也不会把红线给毁了。”临君显得有些气急败坏,可是看着一地的红线也不知如何收拾才好。

袁清羽转头怒目相向:“你好意思说我?你一个神君因为我叫你孔雀就犯下如此大错,我看你怎么交待。”

她不等临君回话便哼着小曲慢悠悠的向桓池的仙府飞去,反正犯错的又不是她,她乐的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