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温故而思你

温故而思你

温故而思你

更新时间:2020-05-14
小编评语:所有人都以为她会就此枯萎,谁知道她越挫越勇。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温故而思你1
温故而思你2

《温故而思你》,主角:乔安久叶奕琛,作者:坠露。泰格文学为您提供温故而思你乔安久叶奕琛by坠露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乔安久从小在温室里长大,被继妹算计差点丢了性命,还害的叶奕琛差点破产。

精彩节选:

韩芸回到秘书室,对祁懿的话琢磨一番,也能感觉到他是在护着自己的,是不是他知道那个梁总监的歪心思?

这难道也是叶奕琛的意思?

还有那文件,应该不是叶奕琛要她去送的。

她抱着那些画翻了翻,心里闪过一些古怪的画面,不自觉说:“我真的和乔安久长得那么像吗?为什么乔安久的画,我看着那么熟悉呢?”

有些不可思议的想法掠过脑海,却因为太过天马行空,被她压死在脑海里了。

她是韩芸,只是韩芸而已。

熬到了下班时间,忽然看到朱姐和小丁一脸不悦地回到办公室,冷冷地看着她:“韩秘书,没有看出来,你年纪轻轻,居然心思这么歹毒!”

韩芸一头雾水:“我怎么歹毒了?”

“不过是让你帮忙送一份文件,你居然和祁特助告状!”丁秘书显然是哭过,眼睛还是红的,瞧着韩芸的眼神更是怨恨,“害得我被叶总当众责骂,差点离开秘书室,要不是朱姐帮我求情……哼,我知道,你就是看我们不顺眼,仗着总裁对你的热乎劲,想把秘书室变成你的领地。”

韩芸听着她无聊的控诉,上前一步:“帮忙送一份文件?之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难道不是叶总让我送文件给财务部总监?”

丁秘书眼神闪了闪:“你胡说,我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你居然敢血口喷人,真以为有总裁护着就能无法无天了?”

朱姐也冷眼说:“韩秘书,你和总裁关系再好,也只是一个新人,有些事还是适可而止,女孩子要懂得自爱为好……”

众人立刻指责起韩芸来,大多是说她仗着有几分姿色欺辱前辈,还信口开河污蔑他人。

韩芸在秘书室憋气憋的够久,跟朱姐早上的账还没有算,现在被这么怼,心里那口气怎么也散不开:“朱姐,如果我和总裁关系真有那么好,你谎报信息说我没有跟你请假的事情,总裁不会跟你算帐吗?如果我真要仗势欺人,丁秘书还能完好无缺地站在这里?”

“你——”朱姐没有想到一向和小绵羊似的韩芸居然会变得这么牙尖嘴利,和外表严重不符合,“现在马脚藏不住了?果然不是什么善茬!你不是喜欢对峙吗?那就和总裁对峙,看看丁秘书到底怎么和你说的?”

朱姐拽着她就要走,韩芸却眼尖地看到叶奕琛和祁懿从拐角处走来,正在商议什么事情,男人俊美的五官藏在一半光影之中。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觉得叶奕琛似乎往这边看了一眼。

韩芸反手握住朱姐的手腕,指着走廊的监控说:“丁秘书健忘,下午刚说的话自己都不记得了,还好我的办公桌离走廊很近,按照丁秘书之前站的位置,监控应该能清晰地记录她的所作所为。”

丁秘书脸色白了白,硬着头皮质问:“这监控你以为是你想调就能调的吗?少在这里装腔作势。”

韩芸冷笑一声:“既然大家都觉得我背景强大,怎么会问出这么没有深度的问题?”

众人被打了脸,看着她气咻咻的,却反驳不出一句话。

朱姐眼角余光扫到叶奕琛站在不远处,连忙笑着打圆场:“好了好了,估摸着是小丁记错了,当时大家都忙着为会议推进工作,只有韩芸你一个人有时间,帮个忙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大家不要吵了。”

韩芸拦着小丁:“既然是丁秘书记错了,道歉总会吧?”她义正言辞地说,“你不止侮辱了我,还侮辱了叶总的清白。”

这话就严重了。

小丁本想反驳,被朱姐狠狠掐了一把,这才发现门外的男人,吓得一哆嗦,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下午是我忙糊涂了。韩芸,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别和我计较了。”

在背后说总裁和韩芸的是非没关系,被正主抓到,她就死定了。

韩芸拎着自己的包包,扫了众人一眼:“我虽然只是新人,可也不是任人揉捏的软柿子。”她昂首挺胸地走出门,路过叶奕琛身侧,对上他似笑非笑的双眸,双肩不自觉塌了下来,咬唇:“叶总。”

叶奕琛克制着捏住她肩膀把人拖回办公室的举动,冷冷应了一句:“惹事生非。”

韩芸低声嘀咕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叶奕琛脸色黑了一下。

祁懿干咳一声,连忙说:“韩秘书,今天财务报表的事情你做得很好,没有让叶总的时间白白浪费。”

韩芸眼睛一亮:“那有奖励吗?”

叶奕琛嗤笑一声:“画呢?”

韩芸这才想起来自己的画忘了带,连忙跑回去把盒子抱出来,再出门只看得见两人消失在办公室门口的身影。

撇了撇唇,韩芸嘀咕一句:“抠门的资本家。”

她莫莫然离开,没有看到秘书室里复杂的一众目光。

明明叶总没有做什么,为什么总觉得他们之间关系匪浅呢?

韩芸刚刚出了公司,一辆黑色的车子便停在自己面前,她本想绕过去,何正泽微笑的脸伸了出来:“韩芸学妹,我送你回学校吧。”

韩芸正费力地抱着油画,连忙说:“不用了,我还有事,先不回学校。”

何正泽不死心:“那你总是要吃饭的吧?我请你吃饭,同校师兄妹,又在同一家公司,这是多难得的缘分,你不会拒绝我吧?”

韩芸的确想拒绝,可不好意思说出口,只能找借口:“我还有找人帮忙修复这些油画,这是叶总布置的任务。”

何正泽眼睛一亮,打开车门下来:“修复油画?我有一个朋友正好事开画廊的,他很精通这个的。”

他自告奋勇要帮忙,自作主张地抱着油画放到后座:“我载你过去,顺便和朋友一起吃饭。”

“我……”

韩芸本来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可忽然听到身后前台恭敬地喊了一声“叶总”,似乎有一道冰冷的目光落在自己头顶,她连忙上了车,迫不及待地说:“学长,那就拜托了。”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