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 >> 

王者归来

王者归来小说

王者归来

更新时间:2020-05-16 14:22
青梅煮酒 / 著
都市 丨 未完结 丨 万读
《王者归来》是作者青梅煮酒创作的都市生活小说,该小说讲述了主角王修和沈晓曼之间的故事。七年前王修遭最信任的人背叛,一夕之间他的家族被他连累,从第一豪门跌落天坛,七年后他王者归来,定要让那些背叛者付出代价。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老婆,你先松开,我有些话想问他。”

王修挣脱沈晓曼的手,脸色阴沉的朝陈志走了过去。

如果不是陈志逼迫沈家就范,他也不会这么急赶回来。

“叫什么叫呢?老婆这个称呼是你能叫的吗?”

陈志阴鸠的双眼直接锁定在了王修身上。

“狗东西,念在相识一场的情面上,老子原谅你一次。”

他故作大度的说了一句,语气忽然一变。

“给老子记住,从今以后,晓曼就是我的女人,以后见了得给老子老实称呼一声陈少夫人,要是再敢有出格的举动……”

“老子要了你的命。”

陈志龇牙咧嘴,阴鸠的模样恨不得现在就找人动手。

作为姑苏第一美人,自然有无数的追求者,他就是其中之一。

奈何王家当年帮助过沈家,王修和沈晓曼打小就定下了娃娃亲,这二人又情投意合,陈志这些追求者用尽手段也没能把二人分开。

如今沈晓曼的父亲酒驾撞死了人,只有掌控者姑苏交运和监狱系统的陈家才能挽救。

陈志借此生事,终于如愿以偿。

但他没想到的是,就在梦想如愿以偿的时候,这个废物回来了。

他本来准备去参加一场寿宴,中途赶过来,就是为了防止发生意外,顺便给这个废物一些教训。

毕竟这个当年拳打姑苏阔少的王家余孽,可是让他恨到骨子里的存在。

沈浩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满脸堆笑的朝陈志迎了上去。

“陈少何必跟一个废物动怒呢,他要是敢乱来,我自会好好收拾他。”

他卑躬屈膝的模样像极了太监,言语中满是奉承。

“您消消气,我们家正在讨论办理离婚手续的事呢,今天就能办妥。”

陈家是姑苏的百年世家,近年来更是有晋升一流世家的势头。

但在当年,陈志和沈浩这种人面兽心的畜生没少被王修收拾。

也正因为当年拉的仇恨太大,王家败落后,王修才会受到这些上流子弟的联合打压,当年他毅然从军想要证明自己,多少也有这些人一部分功劳。

“看来是我离开姑苏太久,你们这些杂种都忘了我的存在了。”

他冷眼盯着陈志,仅仅一个眼神,就吓得陈志不自觉的后退了几步。

“我老婆公司的税务出了问题,是你做的手脚吧?”

沈晓曼又恨又怕的躲在王修身后,怨怒道,“就是他,他还借着查账的名义来公司经常骚扰我,还得我损失了好几个合作伙伴。”

“沈晓曼,要不了几天,陈少就是你的老公了,你父亲的生死还得靠你未来的公婆帮忙呢,说话给我注意点儿。”

沈浩恨不得现在就给这个不懂事的女人一巴掌。

见陈志脸上不悦之色没有丝毫不减,他谄媚的怒喝道,“还不快向陈少道歉?”

“罢了,晓曼的性格我清楚,她只不过在说气话罢了。”

陈志故作大度的挥了挥手,“晓曼,我父亲已经和局里打过招呼了,只要我们结了婚,岳父大人的车就会出现配件问题,届时岳父大人就是单纯的酒驾,最多也就赔点钱,吊销驾照而已。”

陈志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双眼逐渐眯了起来。

“但要是咱们结不了婚,不仅沈家三叔会宣判死刑,沈家也可能会损失更多合作伙伴呢。”

在场所有沈家族人都变了脸色,就连主动走上来准备讨好的沈家老太君也惊得伫立原地。

这是赤果果的威胁,如若沈家不答应,很可能会陷入万劫不复。

老太君气得脸色发青,碍于陈志的身份,却是敢怒不敢言。

“这件事也许另有蹊跷,陈公子不要把事情做得太过分了。”她尽可能不得罪的开口道。

“过分?”

陈志俯视身前的老太君,对这个老贱人同样记恨。

“我三番两次上门提亲,你个老不死的一而再再而三拒绝才是过分。”

他愤怒的指着王修,口水都飞溅到了老太君的脸上。

“这畜生回来你不向我禀告,还让他和我的女人产生肌肤之亲,这才是过分。”

说罢,陈志扭头望向王修,儿时被欺负的画面悉数在脑海浮现,像是沉睡多年的火山瞬间爆发。

他恨之入骨的吼道,“沈浩,叫你家的下人把这畜生乱棍打死。”

“都聋了吗,还不给我上。”

沈浩冷厉的向大堂内的下人厉喝,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王家败落之前,他是被王修出手教训最多的哪一个,让王修去死,他是最喜闻乐见的。

“我看谁敢。”

一声厉喝,抬脚向前的下人顿时停住了脚步,不敢擅动分毫。

老太君气得面色铁青,恨铁不成钢的望着沈浩道,“胳膊肘往外拐的小畜生,一会儿老身再教训你。”

“都快入土的人了还这么拽。滚一边去吧。”

陈志猛地推了一把这老贱人,想要把她推倒在地,倒是被忽然脸色大变的沈浩扶住了。

他没去理会,视线再次转向王修。

“老子今天就当着你的面教训教训这畜生,你又能如何?”

他铁了心要收拾这废物,他还真不信,一个刚崛起的末流世家,敢管他陈家大少爷的事。

陈志右手抡起拳头就向王修的眼球砸了过去,左手摸出腰上的尖刀,笔直的刺向王修的胸口。

陈志攻击的这两处都是要害,不打算让王修活下来。

为了清除那些不顺眼的畜生,陈志花大价钱请了专业的杀手来给自己训练,他用这一招已经出掉了好几个和自己作对的人,屡试不爽。

陈志都能想象到这小畜生倒在血泊中的情形了,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王修不耐烦的看了他一眼,稍微弯腰,对准陈志的脑袋就是一记大脚。

“咔嚓……”

骨骼碎裂声响起的同时,陈志应声而倒。

殷红的鲜血夹杂着几颗大牙从他嘴里吐了出来。

王修看都懒得看陈志一眼,转身望向呆若木鸡的沈晓曼,双目含情道,“没吓到你吧?”

沈晓曼使劲摇了摇脑袋,感觉几年来的怨气终于得到了释放,心里出奇的畅快。

“很帅。”她满脸幸福的答道。

王修淡淡一笑,弯腰捡起地上的匕首,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老实告诉我,这东西哪儿来的。”

这是斯坦国顶级杀手才会用的特质短刃,以陈家的能力,应该没资格接触到这种东西。

“我呸!”

“就凭你也配给老子机会?”

陈志狠狠的朝地上吐了口血水,想到已经赶来的父亲,丝毫不惧道,“老子警告你,我爸是陈刚。”

“你要是识相,现在就给老子自刎谢罪,否则一会儿我爸过来,老子让你求死不能。”

他根本没想到这畜生会有这么强的实力,就连屡试不爽的杀招都被破了。

他庆幸自己对这个畜生起了杀心,来前就通知父亲过来帮他扫尾,等父亲到了,他一定要让这个畜生好看。

“陈刚是吧?”

“他要是来了,也得给我跪着说话。”

王修不屑一笑,继续追问道,“我再问你一次,这把短刃,是谁给你的?”

“我问你全家!”

“敢侮辱我父亲,你死定了,你全家都死定了。”

陈志愈发猖狂,伸手指着老太君等人,这群视而不见的畜生同样该教训。

“还有你们沈家,都得跟着完蛋,给我等着,都给我等着,哈哈哈……”

陈志不顾身上的疼痛,得意忘形的大笑起来。

陈家能够在短短几年内和一流世家比肩是有底气的,这份底气,就来自父亲。

王修眉头皱得更深了,看陈志的言行举动,似乎并不知道这把匕首的来路和严重性。

王修沉思之时,扶着老太君的沈浩传出一阵高呼。

“陈伯父来了,陈伯父来了。”

沈浩像是看到了自己的亲爹一样,欢呼雀跃的向院门外的中年削瘦男子冲了过去。

陈志费劲九牛二虎之力从地上爬了起来,终于敢挺直了腰杆。

“我爸来了,你们死定了,你们全都死定了!”

“我要你们都给我跪下,全都给我跪下磕头赔罪,哈哈哈……”

王修直接忽视陈志,这种蚂蚱都不如的东西,他连计较的心情都没有。

他目视着惊慌失措的陈刚走进大堂,随手一抛。

下一刻,浮空的短刃准准的落在了陈刚头顶的帽子上,刀尖和他的头皮亲密接触。

“陈刚是吧?”

王修无视众人,淡淡向陈刚开口道,“跪下。”

“哈哈哈,你疯了,你一定是疯了,就凭你,也配让我父亲跪……”

陈志仰天大笑,下一刻,笑声戛然而止,整个人像是被施了定身术一样傻在了原地。

陈家家主,掌控者姑苏交运和监狱系统的陈刚。

就这么规规矩矩的,跪在了王修的面前。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