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 >> 

宠妃欠调教

宠妃欠调教小说

宠妃欠调教

更新时间:2020-05-18 11:12
低眉流光 / 著
古代 丨 未完结 丨 掌阅
古代言情小说《宠妃欠调教》的男女主是青蔷袁修纯,该文是作者低眉流光的作品,目前正在火热连载中,宠妃欠调教主要讲述了:青蔷是三品御使大夫家的女儿,因为才华名满京城,父亲却要靠女儿们换取仕途,可所有的女儿都出嫁了,独留了有名的青蔷和青鸾一个才绝一个色绝,可她们也知道父亲只是在考虑怎样才能把她们卖个好价钱。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慢悠悠地回到青家,有时候看到青家那庄严的大门,都很沉重一般,令我有一种压力在心间。

拢紧衣服,和九哥踏上那石阶,守门的推开那朱红大门,让我们进去,有礼地说:“十八小姐,老爷和众位小姐在玉香园里用茶,请十八小姐过去。”

九哥眼波流转间,有抹无奈:“看来,终是到了。”

“嗯,走吧。”早就猜到,此时,也只能平心而面对。

玉香园坐落在青家的后院一侧,是青鸾的最爱,因为这里植满了芬芳洁白的花,如玉一般透净,又香气袭人,故叫玉香园。亭阁桌椅,无一不齐,香案水榭,无一不巧妙,不雅致,给青鸾的,总是最好的。

青家的女子,可以说个个是相当的出色,都长得各有姿色。

可是最美的,还是要算青鸾。

哪怕是在众美人中,还是一眼就能被青鸾给吸引。

她很美,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风华绝代,一笑能倾人国,二笑倾人城。任何人美貌的女子,看了青鸾,都会自形惭秽。

男人,更不用说了,看了青鸾,也就是无主的人了。

我几个哥哥都是百般地讨好着青鸾,就唯独九哥不买青鸾的帐,也许是这样吧,所以青鸾越发的看多九哥二眼。

这等的美貌,常让我爹爹沾沾自喜,他觉得,青家有望了。把青鸾放手心里疼爱着,怕她冷了,怕她热了,唯恐惊坏了她,一般不让外人进出这里,包括我的姐姐妹妹们。派了十几个丫头,要好好地将青鸾侍候得舒舒服服的。

我有些轻叹地走近,九哥抓紧了我的手,让我莫要怕。

其实,我怕什么呢?

才走近,青鸾就开口了:“姐姐好是悠闲,总是和九哥出去玩耍,倒是让爹爹久等了。”

她声音娇嫩如黄莺出谷,无论说什么,也让人心里头爱听。她明眸如水般的清澈,看不出她是什么意思,扑闪下睫毛,几欲就要看见那水纹的变化。

也是这份清,才显得她的姿艳而不妖,华而不媚。

爹爹一听,果然开口了:“锦臣啊,最近干些什么了?”

九哥倚在那种花的大玉盆上,轻松地说:“最近和蔡家的一起做生意。”

“我说能不能争气一点,没用的东西,怎么和蔡家那伙人在一起,我们是书香世界,是官场上的人。你别总是跟那些不三不四的生意人打交道。”爹爹一生起气来,总是绷着一张脸,更显得老,大大的肚子,什么可以容得下。唯独,容不下对我们有真情。

那垂下的眉,深深的皱纹,带着一些叹息在眼角,爹爹除了对人笑,还是对人笑,越笑那纹就越深。一个御史大夫,从三品,也当得是颤巍巍,时时梦醒,总是身无一物,请了不少道人来给他解过梦,给他驱过邪。

爹爹唾弃做生意的,他觉得和当官的,不是一个层次的。

当官的好处,大概是这样吧,妻妻妾妾莺声燕语,钱财美食,应有尽有,一辈子享不完的福,道不完的好。

所以,不管他笑得难不难看,他都是逢那些当官人就笑。

九哥眼里有些厌烦,终是压了下去,还是轻笑着说:“爹,我不正和青蔷出去看荷花吗?让自已能从青蔷身上,得到更多的才气。”

“这还差不多,好了,好了,说到正事了。”他清清喉咙,看着众人等他说话,好生得意地开口:“皇上立秋就要选妃,三品以上官员,有女者,可推立,先上名册,三天之后,再确定名额,待立秋,即可入宫选秀。”

这事,我早就听说了。

其实对皇宫,没有什么喜好,皇上的妃子是三宫六院,我并无意想去参加。

青鸾看着我轻笑,眼中有抹得意。

她就算不出声,也能猜到,她必成。她年方十三,就美名远播,何况现在正好是十六好年华,就算是没有她的名份,皇上也会亲自点召于她,京城,第一美女啊。

“我们青家呢?十三到十六的,有多少?”爹爹如神一样,在那里站着。

几个姐妹拉着他的手撤娇:“爹爹,我十六。”

“爹爹,我十五啊。”

无不想讨好他,我厌恶这些,自已的女儿,还来官场的那一套。

“我算算,一共六个。”

“爹爹。”青鸾开口,清脆动人,压下大家的吵杂之声:“还有青蔷呢?”

爹爹看向我,我娘马上笑起来:“对,还有青蔷啊,咱们的青蔷可是京城第一才女啊,老爷,青蔷也长得不错啊,说不定可以为咱们青家光耀门楣啊。”

感情是什么呢?就是这样吗?好是失望,心里冷冷的。

青鸾把我扯进去,就是要我看清楚,我不是她的对手吗?我从来没有想过要跟她斗什么。当然,皇上是喜女色之人,何必说明什么?她一准儿会入选的。

“对,七个,我们青家一才一貌双出色啊,只能选二个上去,这就要看看你们的本事了?”他端起了架子。

我冷笑,难不成还要众人送礼给他不成,他难道忘了,这些都是他的女儿。

青鸾也看着我笑,看着九哥的手搭着我的肩,冷冷的眸里,没有半点的暖意。

想离开这里,轻施礼:“爹爹,青蔷头痛,先回去休息了。”他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去。

“怎么走了呢?青蔷,青蔷。”我娘不悦地叫着。

九哥回头笑着说:“青蔷今天大出风头了,让杨家的人看了她的画,赞叹得五体投地啊,所以,难免头痛了。爹爹会理解的哦,这是文人的头痛。”

“去吧去吧,白秋,别管他们了,你看看,哪个女儿可以让皇上选中。”

娘的声音谄媚地说:“当然是青鸾啊,这等仙女下凡的姿色,皇上一定喜欢极了。”

我舒了口气,抽手九哥牵着的手,将发拢了拢。

“青蔷,别难过。”他轻声地安慰着。

“没有什么好难过的啊,我终是十六了,再有才华,爹也是不会留我的,算了吧,明明就知道的,难过也没有什么用。”

一路的花香妍艳,都入不了我的眼。

走到那翠竹的尽着,深深地叹气。

九哥让我坐在那竹椅上,轻轻地给我揉着的眉心:“青蔷,九哥现在正在和蔡家的人一起。”

“蔡家是做生意的,我有些有了解,听说做得蛮大的,九哥是喜欢做生意吗?”

九哥微倾:“我不是和他们谈生意。”

“那谈什么?”

他轻笑:“我最喜欢看到的是青蔷的笑颜。”

这有什么关联吗?我抬头想问。

九哥轻声地说:“现在不告诉你,一天给你一个开心才好,今天你大战杨宏书,你赢了,已经很高兴了。明天呢?我想想,明天你好好休息一天,我再去蔡家一趟,后天给你一个大好的消息。”

我轻笑:“九哥,别总是为我而忙,你也要为自已的事,多做一些。”什么大战杨宏书啊,不过是照他画样,画了幅画而已。

“知道啦,放心吧,九哥的事,什么时候让你担心过。”

“倒也是,别人不知,只说九哥是不学无术,谁人知,九哥是文武兼修,这世上的男子,能比得上九哥一二的人,也难寻了。”我感叹地说着。九哥是有才而不露,内敛其锋芒。

这样子爹对他的要求,就没有那么的高。这样子,哥哥们也不会对他有太多的意见。

才华,就真的要表露出来吗?我宁愿不,可是不的后果,我知道。

青府,是不会白养人的,因为我是女的。

“竹令人幽,在这里坐坐,觉得,也清静了不少。”我望着那浓黑墨深的竹叶,有些感叹。

闭上眼,让轻凌凌的风拂过脸,九哥的手穿过我的发,轻语:“青蔷,不要担心,九哥会帮你的。”

我轻笑:“九哥,我早就习惯了。不必去麻烦,爹爹迟早是要把我嫁出去的,只是,他在看,谁比较值得,谁能对他更有帮助。”

女儿养大了,终是要用来嫁的。

他是这个道理,也是千古不变的道理,从小,我也就知道,青家永远不会是我的家。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