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 >> 

婚情告急:总裁偏要宠

婚情告急:总裁偏要宠小说

婚情告急:总裁偏要宠

更新时间:2020-05-23 10:40
晴晴萌哒哒 / 著
现代 丨 未完结 丨 七悦
《婚情告急:总裁偏要宠》小说是网络作家晴晴萌哒哒的作品,本文的主角是冬寂夏漫曦两人,小说的主要内容:夏漫曦拿着检查结果回家,她的婆婆马上逼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夏漫曦说了之后婆婆骂她是不会下蛋的鸡,而夏漫曦说可能和男方也有关系,结果婆婆立马动手了。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我是她的丈夫,我怎么动她是我家里面的事情,用不着你这个外人来管。”虽然手腕被冬寂直接掰脱臼,可是夏漫曦丈夫的气焰依旧嚣张,冲着冬寂继续大吼着,说到“外人”这个词的时候的时候,还特意加重了语气,仿佛是炫耀般的看了夏漫曦一眼,而后继续怒视着冬寂。

冬寂看着满脸泪痕的夏漫曦,被她的丈夫粗暴的丢在一旁,任凭她像只受伤的小猫般蹲在路上,心中不禁泛起阵阵的心疼,他决定无论如何,先把夏漫曦从她丈夫手里救出来再说。

“你把夏漫曦放开,然后滚开,我可以当做今天下午的事情没发生过。”冬寂依旧是很平静的说到,仿佛他在说的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只不过话中带有的威胁让夏漫曦的丈夫觉得如芒在背。

“我滚?你无缘无故把我的手腕掰断,我现在就要报警,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滚?”说着,夏漫曦的丈夫就拿起了手中的手机,准备拨打110报警。想法倒是很好,可惜,他忘记了一个发怒的冬寂就在他的面前。

冬寂的性格是很好的,谦谦公子,温润如玉,无论他走到哪里,都给人以温暖的感觉,当然这些感觉只有他的朋友能感觉到,外人会觉得冬寂是一个喜欢安安静静做自己事情的人,不太爱说话,但是行事有礼貌,做事不紧不慢,条理清晰,颇有贵族之风。

但是他们都没见过发怒的冬寂,那样的冬寂会颠覆他们对冬寂所有的印象。而发怒的冬寂只有两次。第一次还是在英国,那时的冬寂还在读高中,在一次放学回家的时候,冬寂看到自己养的那只一放学就会在门口等自己的狗狗被几个流氓混混用棍子打死后,那几个流氓混混最后全部重伤进了医院。而小小的冬寂也是浑身伤痕,可他一点也不喊疼,只是凝视着那条再也不会动的小狗,小小的孩子眼中却透露出了无限的杀机。

而第二次,则是在现在。

看着小小的夏漫曦瘫倒在地上默默流泪,而一旁身为丈夫的男人却不管不问,只是在那里一昧的想着自己的面子。所谓的面子,比自己的结发妻子还要重要么,有着这么好的女人为伴却不好好珍惜,一想到这里,冬寂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都燃烧了起来。

而夏漫曦的丈夫是不知道这些的,他只是本能的感到有些恐惧,但是这却更促使他拿起手机,准备报警。

“啪!”夏漫曦丈夫手里的手机突然被人暴力的夺走,然后紧接着就是清脆的“砰!”苹果的最新款手机就这样被摔到了地上,碎成了好几段。

夏漫曦丈夫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直到自己的苹果手机被冬寂给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后,他才反应过来,这个原本看起来温文尔雅的年轻人发起狠来,就像一个盛怒的暴君。

“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啊,这是法治社会,一会警察就过来了,我劝你冷静一点。”夏漫曦的丈夫此时已经没有了刚开始的那种嚣张气焰,他已经被冬寂身上所散发出的强大气场而威慑,再没有之前的轻视。

“我说放开慢慢,然后你给我滚开。”冬寂冷冷的声音从嘴边传来,依旧是没有半分可以商量的语气。

“她是我的女人,你是她的朋友,该走开的难道不是你么?”夏漫曦的丈夫还在顽抗,只不过这时候的他,已经再没有之前的气势,连滚开都不敢说,只敢让冬寂走开,生怕激怒了冬寂。

“我没有在跟你商量问题,我现在让你滚,你听不懂人话么?”冬寂的声音已经带上了丝丝愤怒,任谁都不难发现,冬寂已经愤怒了起来。

夏漫曦丈夫有点恐惧了,他现在很想把夏漫曦交出去,换自己此刻的安全,反正自己又不喜欢她。可是因为刚才在酒吧里的大吵大闹,此刻他的身边已经围了许多看热闹的人,有的是窃窃私语,有的是指指点点,更有甚者还拿起手机拍照录视频。他要是此时把自己的女人交给别的男人,那自己的面子以后还往哪里搁,这件事怕是要成为以后自己的笑柄。

即使在这么危机的时候,夏漫曦的丈夫还是在关注着自己的面子,真是验证了死要面子活受罪这句古话。

而此时,冬寂已经不想再等待夏漫曦丈夫作抉择了。冬寂轻轻地把自己的风衣脱下,放在一旁的地上,而后就径直走向了夏漫曦的丈夫。看来,冬寂是准备强行夺人了。

看到冬寂的动作,别说夏漫曦的丈夫,就连旁边的吃瓜群众都知道冬寂要做什么了,好多人停下了自己八卦的嘴,赶忙从手机掏出了手机,准备记录下这令人兴奋的一幕。

夏漫曦丈夫的心里是崩溃的,他看到冬寂脱下衣服后就知道他想做什么了,他真的不想惹这个大麻烦,尤其是面前的这个人,可是周围的看而闹得不嫌事大,都在一旁围观拍照,而自己的情妇,夏漫曦的表妹,此刻也在旁围观,可是她的目光却是看向冬寂,目光里甚至点了一点崇拜的感觉。这让夏漫曦的丈夫怒火中烧,抢我老婆就算了,现在连我的情人都要抢,那就跟你拼了。

夏漫曦的丈夫偷偷的从自己口袋抽出了一支钢笔,拔下笔帽,露出了里面狭长而锐利的笔锋,这支钢笔是夏漫曦在他生日时送他的生日礼物,价值昂贵,钢笔头是瑞士进口,合金打造极其坚硬。他明白硬打自己绝对打不过面前的这个小白脸,但是来阴的,就说不定的,等他把钢笔头插进面前这个小白脸的脖子里时,他就该知道自己是他惹不起的角色了。

而冬寂没有看到夏漫曦丈夫的小动作,他现在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瘫倒在地上的夏漫曦身上,对于看上去已经吓得畏畏缩缩的夏漫曦丈夫,他丝毫没有重视。

而轻敌,永远都是最致命的失误。

冬寂越走越近,而夏漫曦的丈夫故意表现出很害怕的样子,可实际上握着钢笔的手却是越握越紧,等到冬寂绕过自己去抱夏漫曦的时候,他知道机会来了!

钢笔如同暗夜里的一支箭,直直的插向冬寂的脖颈,冬寂却只是把夏漫曦抱了起来,就在钢笔即将插进冬寂脖颈的那一瞬间,一个声音,如同晴天霹雳般的从远方响起。

“住手!”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