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 >> 

庶女攻略

庶女攻略小说

庶女攻略

更新时间:2020-06-11 14:13
吱吱 / 著
古代 丨 已完结 丨 起点
(完整版)《庶女攻略》小说全章节免费阅读哪里看?该小说由网文大神“吱吱”所著,讲述了此世界已非彼世界,来自现代的一抹灵魂穿越至古代,成为不受家门待见的庶女,窝在这一方宅门中,步步为营,只为保自己衣食无忧平安喜乐。,《庶女攻略》正在泰格文学热门连载中。喜欢的小伙伴千万别错过啊!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不是有句诗叫“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认真说起来,她们和十小姐相比不过是从地上滚到了竹席上——高了一篾片罢了。所以十一小姐才会对十小姐那样的容忍。谁知道,琥珀却是惹事的主,搅得大家不安宁。

滨菊带着怨怒去了十一娘处,正好看见琥珀在和十一小姐说做衣裳的事:“……先帮您和五小姐做了,十小姐那里还没开始。只是不知道十二小姐是随着您后面做衣裳呢?还是随着十小姐后面做衣裳?”

十一娘的眸子明亮,只是微笑。滨菊却是脸色发青,那天晚上在暖阁宴客时对琥珀生出的好感立刻烟消云散了。

冬青看着情况不对,给滨菊找差事:“我要帮着小姐分线,做荷包,你去趟许妈妈那里——小姐连夜赶绣屏,这银霜炭用的多,让她给我们多拔一些。”

滨菊只得点头去了。

十一娘就拿起了针线,表示自己要开始绣花了。

琥珀只当没有看见,拿起火钳把火盆里的炭拔了拔,笑道:“我还听说,这几天十小姐在给大太太抄佛经,说是想赶在过年前写好,让大太太能在初九观世音菩萨的诞辰日之时带到慈安寺供给观世音菩萨呢!”

十一娘听了微怔:“那大姨娘处……”

“听珊瑚姐姐说,正是因为大姨娘求十小姐抄佛经,十小姐这才想起大太太也是那信佛的人。”琥珀笑道,“十小姐还说,以前年纪小,大太太宠溺着她,她也不知道。如今长大了,又跟着夫子读了书,这才知道大太太的好。大太太听了,还说‘人从书里乖’,如今十小姐也知道好歹了!”

十一娘眼底闪过诧奇:“她当着大太太说的这番话?”

琥珀给火盆里加了两块炭,笑道:“自然是当着大太太说的这番话。当时,珊瑚姐姐就在一旁服侍呢!”

没想到,十娘竟然开始低下头去奉承大太太了。只是,临时抱佛脚,会不会太迟了些?

十一娘思忖着,琥珀又道:“说起来,这几日大太太那里真是热闹。五小姐从早到晚都陪在大太太身边,十小姐又不时地去凑个兴儿,就是十二小姐,也比平常走得勤,晨昏定省后,常常陪着两位姐姐说话儿,逗得大太太笑的合不拢嘴。”

十一娘愕然,继而苦笑。

就这样还是个香馍馍不成……

琥珀仔细地打量着十一娘的神色,嘴上却没有歇:“这天色也不早了,我去看看秋菊的饭提回来了没有?小姐这样辛苦,怎么也得弄点好吃的才是。我下午再去趟刘家嫂子那里,看看她们什么时候做十小姐的衣裳……我们也好有个准备!”

十一娘笑起来:“也是,我们也好有个准备。”

琥珀听着眼睛一亮,璀璨的像夏夜的星:“小姐,那我就去准备了!”

十一娘点头。

琥珀脚步轻盈地走了出去,竺香来了。

她曲膝禀道:“小姐,五姨娘来了!”

十一娘很是意外。

想当初,她刚醒没多久,有天夜里突然被一阵哭泣声惊醒。张开眼睛一看,竟然有个白裙曳地的绝色女子坐在她床前抹着眼泪。她当时就呆了。还以为自己又遇到了什么匪夷所思的事,吓得不敢动弹。待听到冬青和她的对话,她这才知道这女子竟然是自己这一世的生母吕氏。

看到她只敢偷偷摸摸地对女儿表示关心,十一娘立刻就对这个我见怜犹的可怜女子有了怜悯之心。

后来又见五姨娘把自己的金饰剪成一小截一小截地拿给冬青,让冬青给她买人参、燕窝之类的珍贵药材补身体,她更是感动。

所以,在她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和大太太的为人后,就和五姨娘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她可不希望惹怒了大太太牵连到这个性格懦弱、身如浮萍的女子。而五姨娘,自从感觉到了十一娘对她的疏远后,她虽然神色黯然,但还是毫无怨言地配合着她的决定——没什么事,决不登十一娘的门。

她来,肯定是有什么事?

“快请姨娘进来!”十一娘虽然心里很焦急,脸上却不露半分,笑盈盈地嘱咐竺香。

竺香忙把五姨娘请了进来。

冬青上前给她行礼,她有些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问十一娘道:“你这屏风还要多长时候才能绣好?”

看着她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十一娘一怔,道:“姨娘可是要我帮着做什么绣活?”

“不是,不是!”五娘忙否认,随后又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十一娘就朝着冬青使了个眼色。

冬青笑着带竺香退了下去:“我去给姨娘沏杯茶。”

五姨娘胡乱点了点头,见两人退了下去,没待十一娘开口,已道:“你就是太实在,总是吃亏。”

十一娘听着有些摸不清头绪。

“你天天在家里绣这个什么屏风,五小姐和十小姐却陪在大太太身边……你也要多个心眼才是!”

要论心眼,只怕这府上少有比五姨娘迟钝的了!

十一娘忍俊不住地笑起来。

没想到,连一向不理世事的五姨娘都知道这段时间五娘和十娘很得大太太的欢心,为自己急起来……

五姨娘看着她笑,嗔怪道:“你别总是把我的话当耳边风。我全是为了你好。”说着,眼睛一红,“说起来,都是我不好。你这样伶俐的一个人,偏偏托身在我肚子里……”

这又不是自己能选择!

十一娘忙掏了手帕给五姨娘擦眼泪,又安慰她:“看姨娘说的。我要不托身在你肚子里,哪有今天这样的好日子过。您别哭了。您说的我都知道。说起来,绣屏风也是尽孝。大太太是个明白人,一定会知道我的苦心的。”

五姨娘听了情绪好了很多。道:“也是,大太太心如明镜似的,什么好,什么不好,什么错,什么对,她一向是清清楚楚的。”

生母对嫡母一向评价很高,十一娘早已习惯。又宽慰了五姨娘几句,喝了冬青上的热茶,五姨娘感觉好多了,起身告辞。

十一娘亲自送五姨娘出了绿筠楼,抬头却看见滨菊和秋菊两人站在绿筠楼外一个十二级台阶的八角凉亭里说着什么——秋菊的表情有些不屑,滨菊的表情却很是严肃。

琥珀不是说要去督促秋菊提饭吗?怎么秋菊却在这里和滨菊说话?

她不由抬头看了看天空。

大朵大朵的乌云像破絮似地飘在空中,使得光线有些阴暗,看不出是什么时辰!

两人也看见了十一娘,连袂过来给五姨娘行礼。

五姨娘和两人说了几句闲话就由小丫鬟扶着回了。秋菊也和滨菊散了:“我去提食盒去!”

滨菊则朝十一娘使了个眼色,应着秋菊:“你快去!”

秋菊应声而去,滨菊就扶着十一娘往绿筠楼去。

“琥珀没有吩咐秋菊去提饭吗?”

“吩咐了。”滨菊道,“只是遇到我,说了会闲话。”

十一娘听她回答的坦荡,不由微微点头。

滨菊性格开朗,又体贴宽厚,光明磊落,和她相处的越久,就会越喜欢。

“小姐,我有话跟您说。”

她眼底闪烁着欢愉,让十一娘看着心中一喜,不由低低地道:“是不是姨娘……”

滨菊点头。

两人重新出了绿筠楼,站到了刚才滨菊和秋菊说话的凉亭——这里视野开阔,有人来,一眼就可以看见,不容偷听。

“秋菊回去问了她娘。”滨菊正色道,“她娘说,大姨娘是家生子,不过父母早逝,靠着一个叔叔过活。后来叔叔娶了婶婶,容不下了,这才想方设法进府当了差。因为人长得漂亮,性情又温和,就被去逝的老太君放在了大老爷的屋里。家里上上下下的人都很喜欢她。而二姨娘却是当年发大水的时候逃难逃到我们这里来的。自卖为奴,进了府里。她先是在外院扫地,不知道怎么就搭上了原来的大总管牛安理在账房里当管事的外甥,借着牛大总管的势,从外院调到了内院的花房,专管暖房里的花。没几日,又趁着给老太君送花的机会得了老太君的欢心,把她调到了大老爷房里。两人在大老爷屋里待了五、六年,从三等丫鬟做到一等大丫鬟。大太太进门后,就做主将两人收了房。”

牛安理是许孝全的前任。许孝全做了总管后,他要求脱藉,全家迁到了扬州。不过,牛安理虽然离开罗家十几年了,罗家的妇仆偶尔提起他的语气间都是亲昵。看得出,他在罗家的人缘关系很好。

十一娘却听着眉头微蹙。

这样看来,大姨娘有些老实,二姨娘有些心机。不管是哪种,在罗府从来不缺这样的人。

挺正常的啊!

“小姐,还有一件事!”滨菊的声音压得很低,“秋菊说,她娘说起二姨娘的时候,很是鄙视。”

十一娘听着精神一振:“可知道是为什么鄙视?”

“说二姨娘是个狐狸精,把牛大总管的外甥给害死了!”

十一娘吃惊地望着滨菊。

“牛大总管的外甥一直等着二姨娘放出来,结果,二姨娘却被大老爷收了房,牛大总管的外甥一气之下,就跳了井!秋菊的娘还说,牛大总管走,也与这件事有些关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