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 >> 

锦心似玉

锦心似玉小说

锦心似玉

更新时间:2020-06-11 14:29
吱吱 / 著
古代 丨 已完结 丨 起点
《锦心似玉》徐令宜全文免费阅读哪里有?泰格文学为您带来吱吱原创古代穿越锦心似玉徐令宜小说结局。该小说讲述了:她只是一个地位卑微的庶女,挽救家族危难,聪明内敛的庶女十一娘被选中,从一个小小的庶女一跃成为燕京炙手可热的永平侯大将军徐令宜的夫人。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茂国公的独生儿子,堂堂正正的嫡妻……

十一娘从来不相信天上会掉馅饼!

她望着六姨娘,表情有了几分郑重。

终于打动了眼前的人,六姨娘眼中闪过一丝欣慰。

“大太太跟大老爷一说,大老爷直摇头。说,茂国公虽然这些年家道中落,可毕竟是大周开国功勋,烂船还有三斤钉,怎么会同意娶个庶女为媳。这其中肯定有什么不为人知之事。不可轻意允诺。”

十一娘很意外。

一直以来,大老爷对于十一娘来说只是个名字,一个称号。他在自己困难的时候不能帮忙,在自己无助的时候不能依靠,在自己挣扎的时候不能支持……印象中,他只是那个温和地问她吃没有吃饭的人……没想到,有一天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大太太听大老爷这么说,就冷笑起来。说,当然是因为王琅有问题,所以茂国公才会退而求其次,不求出身门第,只求女方家世清白,温柔敦厚。可就算是这样,‘毛病’也分三六九等。那长的丑的是一等,那扶不上墙的阿斗是一等,那病恹恹活不长了的又是一等。你以为我是那种不问青红皂白的人,一听说人家是什么国公爷就会巴上去非要把女儿嫁了……大老爷听了,就有些烦。说,既然如此,你说说看,茂国公家的世子爷是第几等的毛病?”

十一娘的拇指摩挲着茶盅上鲜艳的红梅花。

“大太太就掩袖哭了起来。说,这本是大姑奶奶的一片好心。想着家里的庶妹多,总得谋个体面吧!不能要么嫁了庶子,要么给人做了续弦,要么配个破落户……大老爷一听,气势就短了三分。喃喃地说,那总得问问吧?大太太就瞪了眼睛。说,徐家和王家同居燕京,有什么风吹草动不知道。你在这里做张做乔的不愿意,人家说不定还瞧不上呢!这也只是大姑奶奶自己意思,至于到底怎样,还要请了保山去探探口风才知道!”

“然后父亲就同意了?”十一娘放下了手中的茶盅,表情平静。

她的态度让六姨娘微怔,半晌才道:“是啊。所以大老爷就同意了。对大太太说,这本就是你们妇道人家的事,你觉得好就行了!”

十一娘微微点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没有六姨娘想像中的担心、害怕或是愤怒……她有点吃不准了。

咬了咬牙,六姨娘抓住了十一娘的手:“傻孩子,你难道还看不出这其中的凶险?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那茂国公府再落魄,也是拿铁卷吃皇粮的簪缨之家。难道整个燕京找不出个‘家世清白、温柔敦厚’的女子来与他们府上的世子相匹配?我们罗家虽然显赫,那也就是在余杭一亩三分地界上。到了燕京,在那些豪门世家的眼里也不过是乡下土包子。那王公子的毛病要是不厉害,又怎会舍近求远找个乡下媳妇?”

生活经历不同,看问题的角度不同,选择就不同……

她所求的,不过是能有一处让她自然呼吸的庇护之所罢了!1

与徐家的复杂相比,就算王家公子是因为有病要找个不知根底的女子……两相权衡,她觉得自己也能接受。到时候,她一个守贞的寡媳,只要循规蹈矩,王家人就是不敬着她,想来也不会为难她的吧!10

十一娘一面心不在焉地听着六姨娘唠叨,一面想着自己的心思。

“你和五娘,二选一。不是嫁入王家就是嫁入徐家。如今罗家不比从前,几位老爷的仕途能仰仗只有徐家了。如果能嫁到徐家去,你想想,到时候,罗家上至大老爷、大太太,下至许妈妈、姚妈妈,别说给你脸色看了,就是巴结都来不及。五姨娘一生戚苦,她也就可以扬眉吐气了。要是嫁了王家,一是不知根底,谁知道是傻还是痴,你的一生就毁了;二是王家处处不如徐家。以后罗家有什么事,王家使不上力,罗家也就不会把你这个女儿放在心上。你没有了娘家人依仗,婆家的人定会轻瞧。到时候,你可就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别想有一天的舒坦日子过。你再想想。万一嫁过去的是五娘,这些荣耀给了她不说,以她那逢高踩低的心性,见你娘、婆二家不得意,事事处处要比着你是小,就怕她会落井下石……你要是日子不好过,五姨娘看在眼里还不知怎样的伤心呢?十一小姐,我把你和我们家十二娘一样的看待,所以才会不怕得罪你说了这些话。你可要把我的话多想想才是。也不枉我做了一回小人。”2

意思是说,除非嫁到徐家,要不然,她就是死路一条。

十一娘自有主张,并不和她多说。笑道:“姨娘的好心我知道。只是我现在心里乱得很,一时也拿不出个主意来。你容我好好想想!”

毕竟只是个十三岁的小姑娘……

六姨娘释怀。

她捏了捏手十一娘柔软的手,低声道:“你可要快点。这件事,也不知道能瞒多久!谁占了先机,谁就能先行一步。可不能辜负了姨娘的一片心意。”

十一娘郑重地点了点,送六姨娘出门。

结果在门口遇到了许妈妈。

“姨娘在这里啊?”许妈妈目光一闪,“大太太正问您呢!”

六姨娘有些慌张地点了点头,和十一娘打了个招呼就匆匆走了。

许妈妈就问十一娘:“姨娘来找你做什么?”

十一娘笑道:“问我十二妹的情况!”

许妈妈点了点头,眼底的戒备一下子消失了。

也许是受了六姨娘那番话的影响,许妈妈的眼神让一向很明白自己处境的十一娘第一次感觉到了寒冷。

“妈妈屋里坐!”她笑盈盈地招呼许妈妈。

许妈妈却道:“不了。侯爷来了,大太太让你和五娘梳洗梳洗,去给侯爷请个安。”2

十一娘微怔,许妈妈已转身去了五娘处。

冬青忙拉了十一娘回屋,喊了滨菊打水给她洗脸,自己在那里翻箱倒柜:“小姐,穿什么好?要不,就穿了来时大太太叫人做的那件醉仙颜的褙子……”

“你镇定些好不好?”十一娘笑道,“那可是件春裳,你难道想把我给冻坏啊?”

“要不就穿那桃红色的刻丝小袄,有百子戏婴图,又是大太太赏的,穿出去又体面。”

“我平日里也没有少那绫罗绸缎。”十一娘调侃她,“你这话要是让许妈妈知道了,可要把你喊去问话了。看你把我的衣裳都弄哪里去了?”

她心情很好地和冬青说笑了几句,吩咐冬青把她的绣具拿出来:“趁着这两天得闲,给谆哥做件春裳。”

冬青听了心喜,应声去把装了绣花针、大小绷子等物的藤笸搬出来。十一娘则由滨菊给自己梳了个纂儿,换穿了件杏黄色的素面妆花褙子,又戴了对珍珠耳钉,去东厢房邀五娘:“……我们一起去。”

五娘梳了高髻,戴了赤金步摇,插了大珠翠花,穿了件玫瑰紫事事如意妆花褙子,脸上淡淡敷了粉,扫了胭脂,看上去明**人。3

看见十一娘来邀她,她嘴角轻翘,绽出一个极其潋滟的笑容:“我马上就好。”又吩咐紫薇:“将那蜜渍梅拿些出来。”

灼桃和穗儿正蹲在那里给五娘染指甲。

十一娘吃着蜜渍梅,一直等五娘收拾完。

“时间太短,只能先将就了。”穗儿笑着解释道,“原是准备了今天晚上用的。”

五娘看了看自己指尖如桃花般绽放的指甲,笑道:“颜色有点淡……晚上再仔细加遍颜色!”2

穗儿笑着应了“是”,和紫薇几个一起送五娘和十一娘送门。

灼桃低头垂睑,一直默默跟在几个丫鬟的身后。

姐妹去了大太太的正屋。

屋里的静悄悄的,服里服侍的个个噤若寒蝉,杜薇面无表情地朝她们眨了眨眼睛。

“怎么这个时候才来?”大太太的声音听上去平静,却像*前的天空,让人能感觉到那种隐忍的暴躁。

五娘笑道:“我和妹妹一起来的。”

让听话的人觉得她是因为十一娘所以才晚了。

平时她说这些话十一娘并没有太在乎,可今天,她感觉很刺耳。4

这个女孩子,在任何时候都不忘记把责任推到别人的身上去。

但她依旧如往昔,面露不安,保持着沉默。

大太太目光锋利如刀锋地在她身上打了一个转,低声喝道:“都给我滚。”3

屋里的人俱都骤然变色,立刻低下头去,装作没有听见,没有看见。

五娘脸色煞白,和十一娘退了出去。出了门后,她犹不死心地抓了一旁的杜薇:“大太太……”

杜薇朝着左右看了看,见立在屋檐下的丫鬟们个个恭肃严整地垂手立在那里,她低声地道:“侯爷说来看大太太,可大太太刚露了个脸,侯爷就说有事要走……坐了不到一盅茶的功夫……”

所以心里不痛快了?

十一娘听着心中一动。

琥珀探来的消息说,侯爷在初二的时候曾经和大爷说了一下午的话。

而五娘的微微一怔后,眼中闪过懊恼,望着自己粉色的指甲嗔道:“害得我指甲没染好!”1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