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 >> 

余生不负相忘

余生不负相忘小说

余生不负相忘

更新时间:2020-06-11 15:39
慕潇荷 / 著
现代 丨 未完结 丨 起点
安钧曦隋逸辰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哪里有?小编为您带来安钧曦隋逸辰小说全集目录。在小说《余生不负相忘》中,作者慕潇荷脑洞大开,用精炼的文笔讲述了七年和十年,她在他身上花了太多时间,当年匆匆一面便已是万劫不复。七年的爱之后花十年去忘记,然而再重遇时,十七年前的心悸仍不受控冒出来。,强烈推荐各位书迷观看。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安钧曦,当初一起做配型的时候,我们是怎么说的你还记得吗?”

安钧曦正欲开口的时候,隋逸辰的母亲却抢在了她的前面。

“你就是钧曦的朋友,和逸辰配型成功的那个孩子是吗?”

隋逸辰的母亲走到了伊诺涵的身边,激动的握住了伊诺涵的手。

“求求你,救救逸辰好不好,如今只有你能救他了,只要你能救逸辰,什么条件你随便提,只要我们隋家能办的到。”

隋逸辰的母亲说完就要跪下去,却被伊诺涵给扶住了。

“你们隋家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还是和从前都未变过?依旧是提条件是吗?这次又是什么条件?房子?车子?还是一笔不菲的钱?”

伊诺涵被安钧曦说的话弄不清楚状况,她不明白为什么每次安钧曦见到隋逸辰的母亲都会这么大反应,甚至有些敌对。

“钧曦,我知道你还在耿耿于怀那件事情,可现在是危及性命的事情,我们能不能先放下成见,只要这次救了逸辰,什么事情都好说。”

隋逸辰的母亲看着安钧曦的目光中充满了愧疚,安钧曦也是看得出来,只是这愧疚在安钧曦看来完全就是个笑话。

“我会去救隋逸辰,你和医院联系手术的时间就好,时间定好通知我就可以了。”

“诺涵,你不能这么做。”

安钧曦直接开口拒绝了伊诺涵所提出来的要求。

“为什么?”

隋逸辰的母亲与伊诺涵异口同声的问了出来,两个人都不明白安钧曦对于这件事情是怎么想的。

“钧曦,你对我有成见,我接受,现在逸辰的事情不是开玩笑的,毕竟也是一条人命啊!你可不可以放下曾经的恩怨,先救了逸辰再说?”

隋逸辰的母亲真的已经按捺不住了,她完全想不明白为什么安钧曦要阻止伊诺涵。

“伯母,我既答应要救隋逸辰,那么我一定不会食言,只是这个人不能是伊诺涵。”

“钧曦,你到底在想什么?现在除了我还有谁能救隋逸辰?你也听见了,隋逸辰所剩下的时日并不多了,我是他唯一的希望,你不是一直都想救他吗?”

伊诺涵现在完全不能理解安钧曦的所作所为,那个曾经可以为隋逸辰不顾一切的人去了哪里?

“我想救隋逸辰的心从未改变过,只是救他的那个人不能是你,亏欠你的太多,我不能再看着你去为了他,而损害你自己的身体,这样我会觉得更加内疚。”

安钧曦的泪一滴一滴的落下,心中的天平,依旧如初从未倾斜。

隋逸辰和伊诺涵对于安钧曦来说都是一样的重要,如果非要再两者之间选一个的话,那么她一定会选择是伊诺涵。

“那你为什么要阻止我?难道我的骨髓就不是骨髓了吗?”

伊诺涵彻底被安钧曦给绕晕了,既然那么迫切的想救隋逸辰,至于救他的人是谁就那么重要吗?

“总之我说了,隋逸辰的事情我会负责到底,但是救他的人也一定不能是你,伯母,你先回去吧,事情我会另想办法,尽快我会给你答复。”

隋逸辰的母亲,听的也是云里雾里的,她也不知道安钧曦的葫芦里面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看安钧曦这样紧张的份上,隋逸辰的母亲也相信安钧曦一定会救隋逸辰,她不知道还要说什么,只能先听着安钧曦的话离开。

“逸辰,你怎么会在这里?”

打开门后,隋逸辰的母亲完全呆住了,她没有想到隋逸辰会出现,一同呆住的还有安钧曦和伊诺涵。

安钧曦呆住的是没有想到多年未见的那个人如今居然变成了这番模样,伊诺涵呆住的是隋逸辰居然比上次医院中见到的更加消瘦了许多。

“妈,你怎么会来这里?”

“我来是找钧曦和她朋友商量配型的事情的。”

“妈,我说过了,我们不要去强求别人做人家不喜欢的事情,人家要是自愿捐给我,那么这个我欣然接受,如果这不是人家自愿的,那么就算得到了骨髓我也不会心安。”

隋逸辰严肃的神情,在安钧曦看来居然成熟了许多,当年要是隋逸辰能有现在一般的样子,也许事情就是另一种结局。

“我是自愿想捐献骨髓给你的,所以这个骨髓你可以欣然接受。”

伊诺涵鬼使神差的就说了出来,完全忘记了刚刚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而和安钧曦争吵了。

“你带着我母亲先出去吧,我有些话想同钧曦说。”

隋逸辰看向伊诺涵,希望从她的眼神中得到答案,伊诺涵也明白了隋逸辰的意思,搀着隋逸辰的母亲就先离开了房间。

“我们之间好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吧?”

安钧曦抢在隋逸辰前面先开了口,她的确不知道现在这个时候两个人还有什么好谈下去的。

“谢谢你,我知道骨髓的事情,那天在医院发生的事情我也都听说了,我也不知道现在除了谢谢我还能对你说些什么。”

“不用,这也算是我了却了心中对你的亏欠,曾经答应你的誓言,如今我也做到了,至少我不会再对你有任何的愧疚,我可以活的心安理得。”

安钧曦对待隋逸辰的态度还是一如既往的冰冷,她虽然很想问隋逸辰现在的身体状况,可她不敢,她怕再一次掉进那深渊之中无法自拔。

“那我就谢谢你,还念及过去,守住那份誓言和承诺。”

“不用,我相信这个事情要是发生在我身上你应该也会做同样的事情...”

“我也许不会做的像你这么好。”

“一定要打破你在我心中仅剩的那丝美好吗?连个念想都不留给我?起码可以给我一个幻想吧?”

安钧曦有些自嘲的笑笑,她没有想到隋逸辰可以如此的坦白,坦白到她居然觉得有些自作多情。

“这么多年过去,是你教会了我坦白,虽然实话听起来会伤人,可至少我不想再欺骗你了。”

听了隋逸辰的话后,安钧曦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要不是躲在了阴影下,也许她的泪就被隋逸辰给捕捉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