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 >> 

签字吧离婚对你我都好

签字吧离婚对你我都好小说

签字吧离婚对你我都好

更新时间:2020-06-15 09:30
井瑶 / 著
现代 丨 已完结 丨 书丛
陈梓沈浪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哪里有?小编为您带来陈梓沈浪小说全集目录。在小说《签字吧离婚对你我都好》中,作者井瑶脑洞大开,用精炼的文笔讲述了陈梓虽然是沈浪的妻子,但是她心里很清楚,这个男人的心里从来都没有她的位置,陈梓想过要放弃这段婚姻,但是又有点舍不得。,强烈推荐各位书迷观看。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我要的钱都带来了吗?”黑衣人问。

安静了一会儿后,是独属于沈浪低哑的嗓音:“这么短的时间,我筹集不到那么多钱。”

“什么?!”黑衣人勃然大怒:“我应该和你说清楚了,一个人五千万!”

“如果你答应,我可以额外再给你五千万,但前提是再给我些时间。”沈浪语气波澜不惊,丝毫不被黑衣人沈浪的怒气影响。

陈梓在黑暗中偷偷地笑了,她爱的男人,从来都是主导者。

果然,黑衣人声势弱了下来:“你带了多少来?”

“七千万。”

“既然我要的数目你并没有带来,那么这次你只能带一个人回去。”黑衣人说:“挑一个吧,陈梓还是冯清?”

时间像是被定格住,一秒钟延伸成一个世纪那么长。车厢里唯一屏息的人,只有陈梓,冯清像是笃定沈浪不会放弃她一样。

果然,当沈浪缓缓吐出‘冯清’两个字时,身旁的女人发出了低低的笑。

胜利的笑。

陈梓也笑了,嘴角扯了扯,太多讥讽,太多苦涩。

她倾心爱慕的男人,在关键时刻,背弃了她,判了她的死刑。

也许,他这次来就没打算带着她回去。她是阻碍他和冯清团聚的绊脚石,有人帮他解决掉她这个麻烦,也许是他求之不得的事。

黑衣人挂掉电话,在车厢内商谈:“你去把陈梓放了。”

“怎么?他不是说要那姓冯的女人?”

“你傻啦?他要姓冯的我们就给姓冯的吗?他越在乎谁咱越不能放,这是筹码懂不懂?”

一时间,峰回路转。

连陈梓似乎都能感觉到冯清刹那僵硬的身体。

陈梓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忽然挣脱了手腕上的绳子,同时摘下两人的眼罩。

“快!和我换衣服!”

摘掉眼罩的那一瞬间,陈梓透过黑暗的玻璃窗看到了他。

他就像是风中唯一的光亮,笔挺高贵,眼里永远是淡淡的嘲讽和孤傲。那张脸,她迷恋很多年了。他也一定知道吧,所以才会那样一次次的伤害她,不遗余力。

陈梓清楚的看到冯清眼底浓浓的错愕,其实连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只要她静观其变,就有人将她解决掉,只要她老实乖顺,就能以受害者姿态回到那个男人身边。然后,耍点小心机,动点小脑筋,一定不要再让他从自己手心里溜走了……

可终究也只是想一想。

冯清是沈浪的爱情,她已经注定得不到爱情,那么就让他爱的人得到吧。

就算她的一时心软会让自己将来后悔不已,就算以后再也不能和他在一起,就算以后要眼睁睁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鹣鲽情深,但……还是希望他能幸福。

人的潜能真是无极限的,短短时间内,陈梓和冯清彼此交换了衣服,甚至重新戴上眼罩和绳子。

货车是密封的,黑衣人不知道她们在这里面做了什么。其中一人将冯清带到沈浪身边,陈梓在心里想象着这时沈浪眼底的担忧和关系都是对着自己的,而不是冯清,满足的笑开。

事态发展超乎了她的想象,黑衣人将车开到某个地方,便将弟弟遣走。

车厢打开的时候,一束强光照射了进来,即便被蒙着眼睛,陈梓还是下意识轻颤了一下。

黑衣人将陈梓从车子里拉出来,她不知道自己要被带到哪去,只是听着他说:“要怪就怪你倒霉,谁让沈浪爱你?他吞了我家公司,害死了我爸妈,所以我要他尝一尝失去亲人挚爱的滋味。”

原来,她要去的地方是天堂。

陈梓忽然发出一声笑:“他爱我?这是我做梦都不敢想的事呢。”

黑衣人微怔,然后一把撤下陈梓脸上的面罩,待看清她浅笑的脸,顿时神情铁青。

“怎么是你?!”

陈梓无辜的说:“是你弟弟经验太少,才挑错了人。这可怎么办?”

黑衣人并不傻,很快就想清楚了来龙去脉,怒不可遏间语气也是夹枪带棒:“你以为你做这些他就会感激你?会爱你?他不会!你这个白痴!”

陈梓脚步虚浮,差一点就要跌倒,但脸上的浅浅笑意始终跃在唇角上:“我知道啊。”

她的声音像是能随风破碎掉,黑衣人错愕不已。

“所以我才要代替那个女人,如果我因她而死了,沈浪不是这一辈子都会感激我?忘不了我了?”想着,越发笑的开怀灿烂。

而黑衣人则像是看着鬼一样的看着她。

他们不知道,都不知道,如果可以她真想将心掏出来给沈浪看,只可惜他不会稀罕。

所以以这种方式离开他,好像也不错。

黑衣人将陈梓拉进树林里的一间木屋,不大的空间充斥着刺鼻的汽油味,想必他已经计划许久了。

当打火机的火苗从那人手指间窜起来,陈梓清楚的看到对方眼底划过一丝绝望的冷笑。

他并不知道束缚陈梓手腕的绳子早已经松动,所以最后一刻,当陈梓猛地甩开黑衣人的手,向外跑去时,黑衣人明显一怔,随及气急败坏的大叫起来,想要抓回陈梓,只可惜,大火已经烧了起来,来不及了。

因为有汽油助燃,火烧的很快,火光一冲上天,像是穷凶极恶的猛兽张开血盆大口。

高温和烟雾让陈梓变得虚弱无比,跑了几步,便摔在距离房门几米处的地方,没有力气再站起来,只好一寸寸吃力的向外爬。

今天,她是不是会死在这里?

孤单的,没有任何人知道的死去?

那,沈浪会不会为她难过,会不会因为她的离世而哭泣?

身后的大火已经蔓延到她脚边,眼睛望着出口,却一下子失去了力气。他不会的,反之她安然无恙的回去,只怕见到的还是他厌恶和讥讽的眼睛。

手无力的垂了下来,刹那间连求生的希望都没有了。

她的人生,她的婚姻,都可笑至极,悲惨至极。

结婚两年,她从来没有见过沈浪对她笑过,即使她一次次低声下气像个小丑一样的讨好他,却总是自取其辱。就连在生死关头,他都毫不犹豫的选择救冯清而放弃她。所以,心里唯一残存的一点希冀……都没有了。

如果可以选择,她也想要得到幸福。

如果,一切都可以选择的话……

砰——

漫天大火,那是陈梓看到最漂亮的景色,永世难忘。

***

“啊!”

一声尖叫从病房里传来,门外经过的护士闻言立刻冲进来。

病床上包裹得像是木乃伊一样的人不知如何挣脱了捆绑的束带,双手挠向自己的脸。

紧要关头,两名护士抓住她的手腕,轻声劝慰:“小姐,不要动,你这样会牵动伤口,只会更痛苦!”

“可是好疼!全身都好疼……”因为无法动弹,陈梓只好蜷缩成一团,痛得瑟瑟发抖。

护士心生不忍,可已经给她用了最大剂量的镇痛剂,哪怕再加一毫克都会产生副作用。

“小姐,你有要通知的亲人吗?”护士想,如果亲人陪在身边应该可以缓解一些。

陈梓的脑海忽然闪过一个人的名字,因为想起他,身体里像是灌注了许多勇气:“有!我丈夫!”

她熟练的背出一组数字,哀求护士小姐一定要将他找来。

因为蒙着纱布,陈梓并没有看到护士面面相觑,相互为难的表情。

一直等到晚上,陈梓都没有等来他。药剂使她昏昏欲睡,却还是拼命维持着清醒。同样的,她清醒的时候大多伴随的,都是彻骨的疼痛。

每次有护士进来,陈梓都会追问沈浪有没有来,大抵是被她问烦了,一位护士告诉她:“沈先生现在正在陪另一位病人,脱不开身。”

“病人?是谁?”

“是……”护士迟疑道:“冯小姐。”

“医院已经给您做过详细的检查了,您左耳的听力损伤了百分之五,伤害并不算太重。主要是眼睛受到过烟熏,需要静养一阵子。至于您脸上的肌肤,等创伤愈合了可以选择整容手术,现在科技发达不至于留下疤痕。”

医生顿了顿,又道:“只是您头部的伤口是最严重的,核磁共振成像显示在颅内很敏感的位置有一个十五毫米左右的异物,如果现在取出来的话……”

床上始终沉默的女人开口打断医生的汇报:“他知道吗?我是说,我的丈夫知道吗?”

“……我们还没有通知沈先生。”医生擦了下额头的汗珠。

“嗯。”陈梓用蒙着纱布的眼睛望着窗外:“冯小姐还好吗?”

“呃,还好。只是受了些惊吓,刚住院的时候烧了几天,现在应该没什么大碍。”

“嗯。”淡淡的应着,陈梓没了声音。

医生沉吟了片刻,犹豫着说:“您的眼睛,可千万不能流眼泪,否则会加重病情,加长痊愈的时间。”

陈梓轻笑了一声,像是听到什么好玩的事:“我不会哭的。”

女人的眼泪,要在心疼自己的男人面前流才有意义。她连这资格都没有,怎么会哭?

***

下午,陈梓迎来了她入院以来的第一位客人。

虽然看不见,但是对方的声音她是熟悉的。这两年,他总打电话给她,通知她沈浪要外宿的消息。

“小姐。”那人唤道。

沈浪身边的人从不叫她太太,之前并不觉得有什么,但现在听起来尤为刺耳。

曹伟辰交给陈梓一个牛皮纸,陈梓望着他的方向,问:“这是什么?”

“离婚协议书。”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