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 >> 

我们离婚吧,三个月他还抱着初恋女友

我们离婚吧,三个月他还抱着初恋女友小说

我们离婚吧,三个月他还抱着初恋女友

更新时间:2020-06-30 14:26
桐哥 / 著
都市 丨 未完结 丨 原创书橱
现代总裁顾霆琛时笙全集在哪里可以看?这里有顾霆琛时笙小说完整版。该小说是网文作者桐哥最新力作,描写了时笙决定放手了,结婚这些年,顾霆琛从来就没有在意过她,身患癌症的时笙还有三个月,三个月后时笙去世的消息传来了,顾霆琛还抱着他的初恋女友。《我们离婚吧三个月他还抱着初恋女友》在作者凝练老道的文笔之下,清晰地展现了主人公时笙顾霆琛之间的故事。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席湛让元宥滚伤到了他的心,他一副伤心的模样离开,待元宥一关上门席湛就脱掉了我的鞋子将我放在床上,我手心轻轻的抚摸着他的后背想看下他的伤势,他知道我的担忧倒未阻止我,任由我脱掉了他的外衣。

席湛背上的几道伤痕都被白色的纱布裹着的,但之前的那些伤痕成疤留在了身上。

我手指轻轻的抚摸着他的疤痕,男人察觉到我的异样情绪便转过身哄着我道:“很久之前的伤痕,不必太过在意,允儿别伤心。”

我眼圈红红的望着他,想说些什么但又明白他的处境,我收敛情绪道:“我心疼。”

男人放低嗓音道:“嗯,我清楚。”

我抱着他的脖子吻了他的脸颊,他搂住我的腰身将我压在身下问:“是安全期吗?”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问:“什么?”

“这儿没套,允儿是安全期吗?”

我瞬间明白他脑海里在想什么事!

我摇摇脑袋道:“忘了,记不清。”

我躺在床上的,男人深邃沉迷的眸光望着我,似乎在压抑什么,我红了脸,犹豫的语气解释说:“二哥,你很想我对不对?我的身体很难再孕,所以即使没套也没有关系!”

“这可不行。”

他垂下脑袋用脸颊蹭了蹭我的脸颊,温柔的音色说道:“万事谨慎总是没错的,倘若你真的……允儿,那份苦楚你没必要承担。”

我的身体即使有了身孕也只能堕胎!

而席湛以前没有用套的习惯,但那次我在酒店里同他聊过这事之后他一直有戴套。

我提议道:“那让尹助理去买?”

男人嗯了一声问:“尹助理说你最近一直在奔波,累吗?累了就在我怀里睡一会吧。”

我点点头开心道:“我就想像这样依偎在你的身边,即使什么也不做都觉得幸福。”

席湛莞尔一笑,“嘴甜。”

我担忧问他,“你能躺着吗?”

伤势在背上,压着肯定痛。

“我侧身躺着,你睡吧。”

我刚见到席湛肯定睡不着,我在他的怀里拉拉扯扯的聊了许久才满足的睡去,后面不知道什么时辰感觉有人在亲吻我的脸颊。

我睁开眼,瞧见席湛在亲吻我,他的气息浓厚,手掌还蹂躏着我的胸,这个男人十分的饥渴,饥渴到即使我睡着也不放过我。

我舒服的喊着,“二哥。”

“嗯,尹助理刚给我了。”

给他什么?!

套吗?!

我迷糊道:“哦。”

“倘若累就再休息一会儿。”

我被席湛拔撩着,这如何能睡?

我搂住他的脖子笑道:“一起。”

……

席湛给我的愉悦感很足,至少事后我躺在床上需要平复许久,在舒适和迷迷糊糊之间又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天都黑了。

床上只有我一个人,我起身瞧见床边放着一件橘色的衣裙,我穿上出去看见席湛正坐在木屋前面的湖畔处同尹助理在一起的。

他们两个在一起都是聊工作。

我走近从后面搂着他的脖子,席湛仍旧垂着脑袋处理文件问:“睡舒服了吗?”

“嗯,你吃饭了吗?”

“刚吃过呢。”他道。

这时尹助理开口道:“席太太,我在城里买的饭菜,都是根据你平时的口味配置的。”

我感恩道:“谢谢。”

我突然想起他白天还帮席湛买套的事。

这个助理真是无微不至啊!!

我松开席湛道:“你们忙吧,我先去吃饭,待会再过来找你们。”

“席太太,你过去就有人给你安排。”

我点点头离开,回到木屋问守着木屋的保镖们饭在哪儿,很快他们替我摆了一桌。

我吃完饭后问:“坤呢?”

“席先生刚放他离开了。”

席湛是说话算话的。

我在台阶上坐了一会儿,几分钟后尹助理过来我身边道:“席太太,我待会离开。”

我歪着脑袋问:“回芬兰吗?”

“嗯,提前回去替席先生准备工作,明天早上会有直升机过来接你们到机场坐专机。”

我问尹助理,“这里距离阿根廷近吗?”

“阿根廷在南美洲,维也纳在欧洲,两个地方说不上近,但坐飞机只需一两个小时。”

我接道:“那这样算近了。”

“席太太怎么突然问这个?”

“你家墨先生啊,他说坤会选择离岛国最远的国家,然后猜的阿根廷,又说坤喜欢音乐大概率会来维也纳,我觉得神奇就问问。”

“墨先生的意思应该是说在阿根廷以及阿根廷附近的国家,他说的附近并不是地域上的远近,而是坐飞机很快就能抵达的那种!”

我感叹道:“你对他很了解。”

尹助理知晓自己现在已经暴露,他索性像姜忱那般坦荡荡的同我摊牌道:“我曾经跟着墨先生做过事,自然有所了解!但是席太太放心,我如今是席先生的人,所以不会做任何违背原则的事,而墨先生也从不是一个阴险狡诈的人,他为人坦荡,行事随意,更不会吩咐我暗地里做什么背叛席先生的事。”

尹助理和姜忱对墨元涟的评价都不低。

甚至说得上是完美。

我用手心撑着脑袋问:“尹助理,你最近和我家那位姜助理还在联系吗?”

闻言尹助理清楚我都已知晓。

他笑着说:“私下会联系,我和姜助理认识多年,关系不错,有空会在一起喝喝酒。”

我起身纵容道:“算了,我懒得说你们,反正你们自己清楚底线,其他的随你们吧。”

“席太太很是宽容。”

我笑了笑,“我信他。”

尹助理追问:“信谁?”

“墨元涟,我信他。”

尹助理恭敬道:“倘若墨先生听见席太太的这番话肯定会很开心,谢谢你的理解。”

顿了顿,尹助理又说道:“我和墨先生认识的早,清楚他的为人,也知晓他这一路走来的不容易,更知晓席太太是席先生的人,也知晓席太太心底的为难,我更不敢要求席太太为墨先生做些什么,但席太太口中的这份信任就以足矣。席太太,请你带着这份信任坚定走下去,墨先生绝不会让你失望的。”

我扶额道:“尹助理,我清楚你的意思,但这些不该是你操心的,但谢谢你的提醒。”

尹助理感激道:“席太太,再见。”

尹助理离开之后我拿着一个小凳子走到席湛的身边坐下将脑袋枕在他的大腿上,见我这样他掌心揉了揉我的脑袋问:“无聊?”

“没有,你忙你的,我陪你。”

“事情大多让尹助理处理了,我没有什么可忙的,现在这个点……允儿想逛逛吗?”

我抬起脑袋望着他,“去哪儿逛?”

“这座城市的夜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