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 >> 

棺小说

更新时间:2020-06-30 14:37
零度 / 著
都市 丨 已完结 丨 文鼎
陈洛于洋by零度就在泰格文学。陈洛于洋是《棺》中的主人公,该小说讲述了:陈洛是一个职业抬棺人,专门受雇给人土葬的,干这行一般都是一个家族的一起出去,而且不为别的,只为钱。这些年接触过很多棺材,故事也是发生不少。小说文笔朴实,情节紧凑新颖,推荐大家观看。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于洋看到我的时候还挺开心的,她完全没有注意我的脸色不对,说:“进来吧,小声点,我爸妈都睡了。”

没等我回答,她直接就拉着我的手把我拉进了院子。

于洋一直拉着我进了屋子里,到了客厅之后,她让我坐下,然后坐在我旁边看着我说:“我和我爸妈摊牌了,我要嫁给你。陈洛,我很喜欢你准备的那套房子,有钱的话就买下来吧。不过我警告你,我爸妈给你那三十万的卡作废了,他们说要你自己去挣钱,只要你挣了钱,全款买了房,就不再反对我们之间的婚事。你也要理解他们,他们怕我跟着你吃苦。”

我这时候死死地看着她,手在口袋里插着,抓着那一道黑狗符。我在犹豫,在挣扎,这都是一念之间的事情。很快,我紧张地浑身颤抖了起来,出了一头的汗。

于洋说:“看把你热的,我去给你倒杯水吧。”

说着去了饮水机那里,拿了一个冷水壶灌了水,在水里还有几片柠檬。她在走回来的时候,我拿定了主意,猛地站起来,一抬手就把手里的黑狗符贴在了她的额头上。顿时,她就不动了。就像是电视里被点穴了一样。

我这时候死死地看着她,等着看她的反应。结果于洋慢慢地把水壶放到了茶几上,然后站直了身体,用嘴吹了下那张黑狗符,这黑狗符呼扇动了一下。她慢慢地伸出手,一把就将那黑狗符给拽了下来。

她看了看之后,举着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说着,抬手就抽了我一个大嘴巴,把我的脸打得火辣辣地疼。

接着,她用手一指外面说:“滚出去,从这里滚出去。”

我死死地看着她说:“你是鬼,你吃了那一家三口。”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吃了一家三口了?”她不可思议地看着我说道。“你就这么看我的?”

“就是我住的地方,中了煤气的一家三口。我看到你进去了。”

于洋并没有解释,而是指着外面说道:“你给我滚,滚出去,立即从我眼前消失。不要等我控制不住自己,会连你一起吃了。”

我呼出一口气,故作镇定地看着她说:“你就是那个鬼娘子,你今后别缠着我。”

说完,我转身就出了房子,然后出了院子,上了车之后,给自己点了一支烟,把车开了出去。我把车开出去两公里之后,把车停在了路边,狠狠地用手砸了一下这车的方向盘:“他妈的!”

我心里怎么就那么难受呢!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和于洋的过往,她的一颦一笑都印在了我的心上。

回到家之后,我坐在床上发呆了很久,抽完了一包烟之后,又开了一包,烟头扔了一地。

我就这样三天都窝在家里,只要是手机一来短信,我的心都会狂跳。当我去看手机的时候,会发现只是广告,那时候一种失落感就会涌上我的心头。

这样的失落感越来越强烈,到了第三天傍晚的时候,我再也忍不住了,妈的,不管于洋是人还是鬼,我都要娶她。

于是我洗了自己的头发和脸之后,开上车直奔于洋家的别墅去了。到了的时候,大门紧闭,我狂按门铃。家里没人。这下我彻底慌了,不知所措。

接下来几天,我每天都来敲门,但是一直都没有人。于是我每天开着车疯狂地在周围打听老于的情况,当我找到老于的公司的时候发现,老于竟然把公司也卖了,现在的老板是以前公司的总经理。我问他老于去了哪里,他耸耸肩说:“走得很急,什么都没有说就走了。”

我觉得失去了这辈子最宝贵的东西。那种感觉,就像是一个孩子丢了自己最心爱的玩具一样,我趴在床上大哭一场,等我哭完了之后,我才意识到,自己还要活着。只要活着,就还有机会找回于洋。

此时我也不怕什么了,开上车就回了陈家铺子。我想家了。

陈家铺子确实是有个铺子在村子中心的,我没有回家,而是去了铺子。这铺子里摆着的都是村集体的农具,有旋耕犁,有播种机和各种零件,还有一桶柴油。

我把铺子收拾了出来,然后从我家搬来了床就住下来,又从后院的仓库里找到了一块黑亮的牌匾,我擦干净了之后挂了上去,四个大字:陈家铺子。

第二天一早,我就去娘娘庙了,去给阴七婆娘娘扫了下金身,回来之后的几天,我去搜集了村里的粮食,就在铺子里一直在学习那两本人皮笺。一本《三命通算》,一本《青乌秘术》。

三命通算和青乌秘术都是有共同点的,在开始就写着,一生泄露天机太多,会损耗阳寿。不用说,赶生叔的阳寿就是这么损耗的,但是上面还写着,事无绝对,危机对等。也就是说,有危险也有机会。

我看这些书倒不是为了别的,只是为了给赶生叔找一块好的坟地。

但是当我开始看之后,我发现自己入迷了,这两本书就像是漩涡一样把我吸了进去。我有时候竟然会三天三夜不睡觉,一直抱着这本书看。

时光荏苒,冬天过去之后,村里的桃花都开了,赶生叔说陈家铺子成了凶地,但是我住在村子里竟然一点事情都没有发生。

偶尔有车会在晚上开进村子,这车一进来就像是进了迷魂阵一样在村子里转来转去,而我,在这时候只会静静地坐在床上,通过窗户看向外面。我知道,这村子还是有问题的。

逐渐的,乡派出所的人在村口设置了路障,村里的每个路口都被封了起来。这里面就再也没有人进来过了。

到了夏天的时候,下了一场大雨,村里的溪水暴涨,三角坑的水也满了,蛤蟆有节奏地咕嘎咕嘎地叫了一夜。

我也就是在这一天总算是将这两本人皮笺里面的内容融会贯通,在这个雨后的清晨走出了陈家铺子,我这才发现,我头发已经披肩,我的胡子也一大把,此时,我就像是一个野人。

第二天,我拿着罗盘在山脚下的一条小河边找到了一处不错的阴宅宝穴。

这是一个老阴穴得位出煞局。我拿着罗盘念道:“坐坤向艮,右水倒左出癸方,艮上有砂惟案山,坐坤申方顶龙,入葬,即为得位,富贵绵长,人丁大旺也。 可是话说回来了,赶生叔也没有后代啊!”

以前入葬都是在白天,但是今非昔比,天势逆转,以前白天下葬聚福,现在白天聚凶,尤其是这几天天星不稳,有邪星冲煞,白天不易下葬。我挖好了墓坑之后,一直等到了凌晨时分,才背了赶生叔的棺出了村。

这棺不算重,也就是一百多斤,我这一路顺顺利利到了墓坑,按照青乌秘术里说的,将棺材下葬,最后在树碑的时候,我没有落侄子,而是用毛笔沾了朱砂,写的:子,陈洛于甲午马年丁卯月辛巳日寅时立碑。

之后我看着墓碑说道:“赶生叔啊,我为你送终,就当是过继给你的儿子了。你在阴间要保佑我,我要找到于洋!”

话音刚落,本来放在盘子里的五个苹果竟然散了。这五个苹果下面四个,上面一个,突然就散落到了盘子外面。再看坟头纸,开始啪啦啪啦地抖动了起来。

我没有说话,而是朝着墓碑鞠躬之后,转身离开了这里。我明白,赶生叔好像是生气了,他并没有接受我给他的贡品。走了十几步之后,我转过身说:“赶生叔,清明节我再来看你。”

我开车去了市里,由于没有钱,我在建国路人民公园外面找到了一个免费停车的地方,旁边还有个宾馆。我想,我就在这里给人算命,要是挣了钱,我就去住宾馆,挣不到钱我就睡车里。

我车里有两个小马扎,还有一块从陈家铺子仓库里面找出来的黄布,这都是老物件了,应该是陈家祖宗传下来的。黄布上面写着五个字,陈半仙,算命。旁边就是一副太极五行八卦图。

另外还有一个拴在一起的两个竹板。这都是老物件了,有人经过的时候,我就用一只手晃这两个竹板,竹板相互撞击就会发出清脆的声响,这样,就能把路人的目光吸引过来。

我不想在这里十块八块的挣钱,所以我用毛笔沾了朱砂,在那太极图下面写了几个字,明码标价:算命八百,看风水三千。

也许是太贵了,一连三天我都没有接到生意,偶尔有人停下脚步看看我,我问对方是算命还是看风水之后,他会嘲笑我一顿,大多数会说:“你怎么不去抢?”

生意很快就来了,到了第四天的时候,一辆跑车停在了我身后的停车位上,从上面下来一个嚼着口香糖的女孩子,出来之后,手里拎着包,走过我的地摊儿前的时候,问了句:“准不准啊?”

我说:“准不准的,算算就知道了。”

她一听用脚踩了踩我的那块铺在地上的布,说:“你给我算算吧,准的话我一分不会少你的。”

“算什么?”

“你就随便算算,什么都行。”

我看了一眼她的面相。面相分三停:

由额上发际到眉毛部位叫上停。主管少年 运程,执掌15岁到30岁之间的运势。由眉毛到鼻准头部位叫中停。主管中年运势,执掌31 岁到50岁之间的运势。由鼻下到下巴部位叫下停。主管晚年运程 ,执掌51岁以后的运势。

她的脸型倒三角,说明她有智慧,适合从事用脑的工作,是喜欢做事的人,在学校起码是个领歌员。但体质较弱,和略带神经质,所以这类女人要注意健康。

唇色朱红,是个食禄丰裕者。

嘴角向上翘,俗称起菱,高贵命,这都没错,和她的穿着打扮都很相配。

眼大,眼尾向下垂。十分感性,容易倾慕别人,同样地,也会容易成为人家倾慕的对象。

小鼻,鼻肉秀丰厚,喜欢买新衣服,也有蓄财心,充满了活力。鼻尖向上翘,极为开放,无法替别人保密。是那种藏不住事的人。

兜风耳。好学、进取,但性格固执,人际关系不太好,也容易误信小人,容易失败。耳朵坚硬并呈现出粉红色,生活过得非常优裕。

接下来,就是主要看她的上停。

眉毛末端有颗不起眼的红痣,称之为“彩霞”,她很有才智,喜上眉梢之意,这种人通常比较乐观。

看完了五官之后,再看十二宫。她的问题出在福德宫和疾厄宫。

福德宫位于眉上方偏外部部位。关系财运和福气的吉凶。她的福德宫隐隐有暗影,说明她最近出了经济问题。

疾厄宫位于两眼之间山根的部位。关系到健康方面的吉凶。这里有一条红线,说明她身体出问题了,但是一般出问题应该是这里有个黑青暗影,这红色的疾厄宫,我还真的没有在人皮笺上看到是怎么回事。

她这时候笑着说:“你到底会不会算啊!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

说完,这女的就要走。我站起来说:“美女,你出了经济问题。”

她笑了一声,转身说:“开什么玩笑,你看我像是缺钱的人吗?”

“不仅缺钱,你身体还出问题了,你病了。”我看着她说,“你要是给我八字,我能帮你找到问题。”

她这时候看了我一会儿,说了句:“神经病!你看我像是有病的吗?骗子。”

这姑娘走了,我心说是啊,开跑车,穿名牌,一脸富贵相,怎么可能有经济问题?她更不像是生病的人啊,难道是我看错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