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 >> 

迷情总裁步步紧逼

迷情总裁步步紧逼小说

迷情总裁步步紧逼

更新时间:2020-06-30 14:39
南宫平儿 / 著
现代 丨 未完结 丨 掌中云
主角是苏浅川尹承纵的小说正在泰格热门连载中。该小说叫做《迷情总裁步步紧逼》,作者是南宫平儿。小说文笔朴实,情节紧凑新颖,推荐观看。小说讲述:苏浅川记得适合自己的是什么,可是最后陪着她的人却是那个最不适合她的人。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苏浅川被他这一声一声的质问弄得很糟心,同时心底还有着浓浓的委屈,掩饰着自己的情绪,没有不想在医院和他进行争吵。

“既然你都说了你的家事不需要我过多插手,那么我的事,自然也就和你没有关系。”她的心底有着酸涩,眼眶微微有着红意,低着头没有让他看见,声音带着疲惫。

对于这个回答,尹承纵可谓是不满意极了,他冷笑几声:“作为主人,我有必要了解我手底下是否有着不堪的过往,怎么就和我没有关系?”

“你到底想怎么样!”她有些崩溃的抬起头来,嘶哑着声:“什么都是你说了算,我是个人,也是有喜怒哀乐,你说这些话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她都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只知道现在她很想离开这个地方。

“作为一个女佣,还要主人来考虑你的感受?”尹承纵看着她这幅模样,先是楞了下,不自觉间竟然有点出现心软的征兆,抹掉这情绪,口气强硬的说着。

苏浅川抬眸看了他一眼,抿着唇不想再说话,她揭开被子,下床准备离开。

见她打算无视人,尹承纵更加生气,伸手拉住她的胳膊,阻止了她想要离开这里的想法。

被抓得吃痛,皱着眉没有叫出声,尹承纵还在气头上,没有发现她的不对劲。

“我和别人生过孩子,就叫不堪的过往了?那家里的阿姨佣人照样生孩子,怎么就不见你去指责她们?”她抬手想要甩开他的钳制,却甩不开,语气很是不好。

至于见她还是还是不愿说,甚至还想着要走,气急拉着她,将她狠狠扔在了床上,自己欺压上去,逼着她和他对视:“我再问一句,你到底说不说?”

她看着眼前的尹承纵,双手被他死死的压在了床头动弹不得,两人挨得及近,她都能够完全能感受得到他危险的男性气息。

“你放开我!”她慌乱的移开视线,侧过头不去看面前的人,手动了几下,没睁开,她能够清楚的感觉得到他的体温,这让她心里很是惊慌,见挣不开,咒骂一句:“你混蛋!”

“这是你自找的。”他眼眸幽深,看不出里面的深浅。

她不停的挣扎着,然而她始终被牢牢的定在床上,她都不清楚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难道这全都是她的错吗?

心底泛着无边的委屈,大喊着:“我要回家,你放开我!”

“休想。”他冷然的吐出这两个字。

看着她在身下挣扎着,发丝散乱,一张小脸上布满了慌乱的神色,红着眼眶,看起来整个人都可怜兮兮的。

顿时他就开始有点心软,出现这种情绪,令他有些烦乱,起身不在压制着她,叫了佣人过来看着。

苏浅川从床上坐起来,忍住了马上冲出来的泪水,她双手握住刚刚被捏住的手,他用的力气太重,都出现了红痕在上面。

“你就在待着,不要想着出去。”说完这句,就抿着唇不再有言语。

她深吸了口气,冷静了下来。

没过多久佣人就来了,尹承纵吩咐了人不准她离开去任何地方,她完全就反驳不能。

身体还没有彻底康复,待在病房里有佣人照看着,顺道监视着她,这让她有气都发不出来,只得待在这里什么都干不了。

这天米粒过来探望她。

此时的苏浅川正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景色发着呆,等米粒过来的时候才回过神来。

米粒用着水润的大眼看着她,说出来的话都很是软糯:“阿姨,你有没有好点?”

直到这个时候,苏浅川才露出了笑容来,蹲下身来看着她,温柔的摸了下她的小脑袋:“我已经好多了,要不了多久就会回去的。”

“嗯,你要早点养好身体哦,米粒很想你。”她软软的笑了下。

看着这样的她,苏浅川心里软得一踏糊涂:“我也很想你呀,最近这段时间要乖乖的,不要惹爸爸生气,知道吗?”

米粒眨了眼水润的眼眸,点着头,软声说着知道了的话。

伸手抱起她,将她放在了病床上坐着,旁边正在换着水的佣人侧目看过来,笑了下:“你们还真是亲。”

刚刚就是佣人把米粒给带上来的,苏浅川对着她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阿姨你什么时候能好呢?”坐在病床上,米粒摇晃着双腿,软声问着。

“很快了,不要担心,我身体好着呢。”她扬着笑脸,看起来一副完全没有问题的样子,米粒看过去,跟着高兴的笑了下。

她坐在米粒的旁边,拿出了之前让佣人带过来的书籍,给她念着里面的故事,这幅亲昵的模样,佣人忍不住几次看过来。

越看越觉得她们之间还真的挺相似的,之前分开站着还不觉得,现在凑近了看,莫名就是觉得有点像,随即再看过去的时候又觉得不像。

“我怎么觉得,你们看起来很相似,就像是亲母女一样。”佣人指出这一点,看着她们的眼神有着疑惑。

听到这话,苏浅川精神紧绷了下,对她说的话感到敏感,立刻解释了下:“可能是我和她亲昵的姿态让你产生错觉了吧,米粒可不是我的孩子,我也只是个女佣罢了。”

“这样啊。”佣人点了下头,没有再追究下去,估计自己也觉得这就是错觉罢了。

“这话你可不能说给尹家人知道,不然他们会生气的。”苏浅川紧张的提醒着她,笑着说道,掩饰着眼里的不自在。

佣人比了个表示知道了的手势,对于她说的话并没有感到任何不妥,因为她想的是这种大家族的孩子,被人说像女佣的孩子,听了的确是会不高兴。

她见佣人没有察觉出任何的不对劲来,松了口气,见她出去了,低头看着米粒睁着眼睛看着她,眼里有着迷蒙。

苏浅川伸出手安抚的轻柔了下她的脑袋。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