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 >> 

我摆地摊卖天价货

我摆地摊卖天价货小说

我摆地摊卖天价货

更新时间:2020-06-30 14:46
上君尧 / 著
都市 丨 未完结 丨 星河
秦泽阳是主角的小说《我摆地摊卖天价货》全文在线阅读就在泰格文学。小说作者是上君尧,主要讲述秦泽阳不安于平凡,厌烦了一眼望到头的人生。辞掉了高薪工作,决定摆地摊。激活超级地摊系统,他的精彩人生就此开始了。小说文笔朴实,情节紧凑新颖,推荐观看。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牛比!

秦泽阳差点笑出声,七十年鉴宝经验,这是菜鸟变超人啊!

他二话不说选择了学习。

下一刻,脑海中顿时多出一些似是而非的记忆,内里包含了无数有关鉴定的知识。

秦泽阳想了下,他现在存款不多,既然这次没有获得金钱奖励,刚好可以趁着货物发放的间隔时间,用鉴宝能力赚点钱。

不用太多,起码得保证足够生活。

今天收摊得早,此刻也就12点不到,秦泽阳去旁边小餐馆吃了碗面条,便坐上了去古董市场的公交车。

刚上车,手机就响了。

拿起一看,是高中同学群里在商量聚会的事情。

周泽宇:“兄弟们,马上就五一节了,在蓉城的一起出来吃个饭啊!”

刘潇:“行啊,刚好我爸入股了玉都酒店,到时候请你们搓一顿。”

谭峰:“刘少牛比!”

周泽宇:“还是AA吧,到时候我来联系人,把老秦叫上,咱们好好喝一个@秦泽阳”

秦泽阳想了下,发了条信息:“我就不来了,有事儿。”

周泽宇:“别呀,老秦,你都几年没来同学会了,给个面子呗。”

秦泽阳:“我真有事,要不这样吧,等这阵子忙完,我请你们吃饭。”

刘潇:“秦泽阳,你还真是打肿脸充胖子啊,你工作都丢了,还有钱请我们吃饭?”

周泽宇:“啥?”

刘潇:“你们还不知道吧,秦泽阳这两天一直在北城区步行街摆地摊呢!啧啧,秦泽阳,我之前说什么来着?你学习成绩再好又怎样,还不是混到现在这地步了?”

谭峰:“秦泽阳,你好歹是个名牌大学生,摆地摊也太丢人了吧。你求求刘少,让他给你找个事儿做不好吗?”

刘潇:“哈哈,没错!秦泽阳,只要你开口,我这就安排你去玉都酒店当保安去,虽然说出去不好听,但至少比你摆地摊赚得多嘛。”

周泽宇:“好了好了,都少说两句。老秦,你别往心里去啊。”

秦泽阳微微皱眉,他和刘潇在高中的时候就一直不对付,只不过他也没想到刘潇居然一直怀恨在心,有机会就满嘴喷粪。

逞口舌只能不是秦泽阳的爱好,他也懒得跟刘潇废话,随手把群设置成了免打扰,就不再注意。

公交车很快到了古董市场。

说是市场,其实也就是一条五六百米的街道,街道两边大多是文玩古董的店铺,还有些小摊子上也会卖一些所谓的古董。

狭长的街道乱哄哄的,到处是叫卖砍价的声音。

秦泽阳踱步走来,四下看看,他原本对古董一行一窍不通,可有了七十年的鉴宝经验,大部分情况下他甚至不需要上手,只是远远看上一眼,就能看出真假。

遗憾的是,天上掉馅饼的事情没有发生——二十来个地摊上,居然没一件真的!

看来今天来得不是时候啊。

他想着,摇摇头就准备回家。

也就是这时,身后突然响起一声熟悉的嘲弄。

“哟,这不是咱们班的大才子,秦泽阳吗?”

秦泽阳转头看去,就见到肥头大耳的刘潇揽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走了过来。

打量了下那女人,秦泽阳稍显诧异:“你是。。。。。。马晓丽?”

马晓丽是秦泽阳高中时候的同桌,在那个情窦初开的年纪,秦泽阳还暗恋过这个早熟的女生。

马晓丽也看了眼秦泽阳,随即撇撇嘴:“秦泽阳,你这是越混越回去了啊,瞧你这身打扮,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当农民工呢。”

秦泽阳笑笑:“农民工就农民工吧,只要是自食其力,就不丢人。”

马晓丽觉得秦泽阳这话意有所指,脸色顿时就黑了:“你什么意思?”

秦泽阳淡淡道:“没什么意思。”

刘潇在旁边嘲讽道:“小丽,跟这种买古董都只敢看地摊货的人有什么好说的?我要是他啊,都没脸跟咱们说话。”

秦泽阳懒得理他,转头就打算离开。

“阿潇,站门口干什么呢?没看见来客人了吗?还不快进来倒茶!”

左侧一家古董店里走出个中年人,对刘潇喊道。

刘潇连忙应了一声:“我知道了爸。”

说着,他便带着马晓丽进了店里。

秦泽阳本来没有在意,可眼角余光瞥进店中,却是微微一愣:“居然是他?”

古董店内,赫然是之前那个开价一万要买他怀表的土豪。

土豪还是那身打扮,大金链子大金表,此刻正坐在椅子上,捧着个瓷杯细细打量。

旁边刘潇的父亲刘成正在介绍:“杨老板,你可真是有眼光,这个碧玉夜光杯是咱们店里的镇店之宝,要不是看您经常照顾生意,我都舍不得拿出来!”

土豪嗯了一声,问道:“多少钱?”

刘成比了个数:“友情价,四十万。”

土豪有些犹豫:“四十万?我就是想买个东西回去显摆,这有点贵了吧。”

刘成道:“不贵不贵,这可是明朝的宝贝啊,您想想,您把这么个物件往客厅一放,哪个客人来了不得看两眼,到时候您再讲个故事,这格调不就有了吗?”

刘潇也在旁边道:“是啊,杨老板,这可是不多见的宝贝,您买回去那是身份地位的象征啊!”

杨大发这辈子最恨别人说自己是暴发户,满心想的就是从土豪变成贵族。

刘成这话算是说到了他的心坎上,让他顿时就心动了。

他咬咬牙道:“行,四十万是吧,我买了!”

秦泽阳看不下去了,特一个涂了荧光漆的玉杯子,张口就是四十万,怪不得你刘潇家这么有钱啊!

这要是在以前碰上,秦泽阳或许还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是同学嘛,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他也懒得管。

可刘潇三番两次的嘲讽着实让他有些不痛快——既然你都不顾同学情面,我还跟你客气啥?

想到这,秦泽阳当即走了进去,嘴里大声道:“杨老板是吧,你要是真花四十万买这杯子,那可就是傻比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