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 >> 

爱在荼蘼花尽时

爱在荼蘼花尽时小说

爱在荼蘼花尽时

更新时间:2020-06-30 21:21
安安同学 / 著
现代 丨 未完结 丨 悠书阁
《爱在荼蘼花尽时》是安安同学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主角:白芷秦月泽。泰格文学为您提供爱在荼蘼花尽时全文免费阅读,爱在荼蘼花尽时小说最新章节阅读。人生大起大落,犹如她和他的爱情,从养尊处优的秦太太一朝被自己丈夫推进无底地狱,最后发现事情真相原来另有隐情,希望不会太晚。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黎先生,会不会有很多女人找我的麻烦?”我笑了笑。

“或许吧,但你放心,这些都是泛泛之交,无非是给足她们想要的东西,很快便能平息。”黎世宏笑笑,也不掩饰。

我也没什么心里起伏,毕竟我和她们都差不多,各取所需而已,而黎世宏对我,也不过是图一时新鲜,并不是我真的有多特别。

“我们出去逛逛,然后送你回家,好吗?”他柔声。

“好。”我微笑。

我们去了海滩,并肩走在沙滩。因为天太晚,海风有丝丝凉意,我双手环抱住自己。

黎世宏脱下他的外套,披在我肩上,顺势揽着我的肩膀。

“你好瘦,比上次见你时瘦多了。”

“上次您刻意看过我?”

“哈哈,你是不是毫无察觉?”黎世宏站住脚,转头看着我。

我摇头,那时我眼里心里只有秦月泽,哪里会去注意,谁有没有看我。

“白芷,我挺纳闷的,你似乎很少有社交,你平时不和朋友亲人交流吗?”黎世宏问。

我摇摇头,“我三年前失去记忆了,这三年,我并不知道我有亲人或者朋友,我的世界只有秦月泽和我的孩子。”

“你竟然失忆了!难怪看上去……如此与众不同!”

我笑笑,失忆竟然成了我的特色吗?

“我直到被秦月泽扫地出门,才知道我的父亲,原来是白南景。”

“白南景?”黎世宏吃了一惊,他搂着我的手,不觉放了下来。

“您认识我父亲?”我心里一喜,但没敢表露,因为黎世宏刚才的反应,他和我父亲似乎不是简单的关系,是敌是友我还不能分辨。

黎世宏和我面对面站着,脸上有了一丝愧色,“你竟然是南景兄的女儿!”

听他的称呼,我断定了,他和父亲是朋友!

我抓住他胳膊,有点激动地问:“黎先生,您和我父亲是好友吗?您能不能和我说说,我父亲的一些事情!”

黎世宏看着我,面露惋惜,说道:“我和你父亲年轻时是生死之交,也早已义结金兰,只不过最近几年,你父亲远居美国,而我又行走世界各地,忙于生意,极少见面。”

我面露羞愧,低着头说:“这么说来,我该叫您一声黎叔叔。”

黎世宏也有些尴尬,盯着我难堪地笑了笑。

我放开手,和他相视而立,眼泪不觉流了下来。

“三年来,秦月泽从没告诉过我,我的父母家人,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孤儿。”

黎世宏紧锁眉头,说道:“他隐藏太深了,这些年我只知道,秦月泽背后有强大的靠山,却并不知道,他的靠山便是南景兄!而百川归海忽然被秦月泽收购,我还在唏嘘不已,没想到却是秦月泽反骨!”

“是,可怜我都没见着父亲最后一面,这三年我估计我父亲被秦月泽步步掌控,就是因为我在秦月泽的手掌心里,我与其说是他的妻子,不如说只是他要挟我父亲的一枚棋子。”我悲从中来,声音哽咽,泪流满面。

黎世宏轻拍我的肩膀,无言安慰。

我们继续在海滩走了一会,他自觉和我保持了一定距离,他的绅士风度,令我十分感动。

往回走时,黎世宏说:“我送你回去吧。”

“好。”我点头。

上车的时候,黎世宏轻揽着我的肩,小心呵护。我不经意地抬头,远远看到路灯下,秦月泽斜倚在他的车旁,阴沉着脸盯着我这边,眉心深锁。

呵呵,他跟踪我?

我伸手牵住黎世宏的手,小声说:“黎叔叔,拜托您配合一下。”

黎世宏愣了一下,我已经箍住他脖子,和他亲昵地脸贴着脸。

“秦月泽跟踪我。”我耳语。

“明白了,”黎世宏笑笑,亲了亲我的头发,“这场戏,黎叔陪你演下去了。”

我用眼睛的余光,看到秦月泽的脸色很不好看。果然葛婉彤说得对,有的人,他就是骨子里犯贱。

黎世宏把我送到住所,对我的居住环境很不满意。

“我南岸还有一套空置的别墅,你搬过去住吧。”

“黎叔……”

“不用推脱,推脱就矫情了,”黎世宏微笑打住我的话,“住进别墅,戏才像真的。”

“那好吧,我明天搬。”我笑笑,也不忸怩作态了。

黎世宏走后,我想在院子里在散散步,平息一下紊乱的心绪。看得出来,黎世宏对我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念在父亲的情分上,他把我当成了小辈,以后也不会再对我有非分之想。

只是他一味的对我好,我又拿什么去报答呢?无故受人之恩,我有点觉得过意不去。

不过反过来想想,往后余生还长,只要我心存感恩,总是有报答他的日子。

不早了,小区一片寂静,我担心不安全,转身返回楼道这边。

然而我刚走进楼,便被角落的站着的人抓住胳膊,将我一把拽过去,压在墙上。

“秦月泽!”

他还跟来这里了!我狠狠盯着他,眼中蓄满仇恨。

秦月泽没说话,冷冷和我对视。

“呵呵,秦先生亲自动手了?不找混混对付我了?”我冷笑。

“什么混混对付你?”他皱眉。

我猛地扯掉外披,把胳膊伸到他面前。“你眼没有瞎的话,请自己看!”

其实我在那些混混报出名头的时候,便已经猜到,这事肯定是霍清羽干的,然后故意说是秦月泽指使。

秦月泽微皱眉头,没有说话。

“请你走开,秦先生。”

“白芷,你马上停止你的愚蠢行为,不要想什么报复!”秦月泽掐住我下巴,把我抵在墙上。

“然后任由你们践踏欺辱?”我眸子微收,依旧冷笑。

秦月泽看上去有几分焦躁,却又欲言又止,他低吼:“你少和我争论,我说什么,你听着就好!”

我冷冷盯了他两秒,才哑然说:“不可能!”

秦月泽的手指加大力度,沉沉说:“白芷,别这样,不要逼我,你以后终究会明白!”

我心动了一下,赶紧追问:“秦月泽,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有苦衷?那你告诉我,明宇在哪?明宇是不是没……”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