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 >> 

以前村里死了个新媳妇大伯半夜让我去后山

以前村里死了个新媳妇大伯半夜让我去后山小说

以前村里死了个新媳妇大伯半夜让我去后山

更新时间:2020-07-01 09:18
五斗米 / 著
都市 丨 未完结 丨 掌阅
(完整版)李一两夏陌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就在泰格文学。夏陌和李一两是五斗米所著小说《以前村里死了个新媳妇大伯半夜让我去后山》中的主人公。小说故事行云流水,让人犹如身临其境,实力推荐各位看官朋友阅读!李一两自小跟爷爷生活在一起,他知道自己生活的村子里一直都有些奇怪,爷爷也一直很神秘,但是他一直都没有太当回事。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我爸的声音之中,带着一阵无奈的苦涩,而我爸的话,却是重重的敲击着我的心脏。

锁了十八年?为什么要用锁?这可是我娘的坟墓,而且夏陌所说的什么红棺锁煞,这又是怎么回事?

“走吧,回去再说。”

这时,我爸的声音顿时传了出来,但是我从我爸的声音之中,听到了一种无力,就在我爸话音落下的瞬间,我感觉到我爸整个人似乎是苍老了许多。

说完,我爸踏步朝着前面走去,而我和夏陌也是紧跟在了我爸的身后,因为我爸走在前面,我也是连忙出声,对着夏陌问,什么是红棺锁煞?

夏陌的面色变得有些沉重,随后她告诉我,红棺锁煞这个东西,她还是第一次看到,以前只是在古书之中看到过。

所谓煞一般是指那种冤死的人,而且怨气极大的人,才会产生的东西,凝聚在死者的尸体之中。

这种情况,要是不好生处理的话,诈尸的可能性是百分之百。

而红代表喜,这个东西是一把双刃剑,有时候能够用来冲煞,就是是煞气变得更加的重,但还有一种效果,就是以喜锁煞。

就是配合特定的符文,将煞气锁住,这样尸体也就翻不起什么大风大浪了。

夏陌说完,我也想到了我在棺材盖子上面看到的那些符文,看来那些符文就是用来锁煞的符文。

只是我的心中,还是充满了无数的疑惑,那些符文看起来比较崭新,感觉像是刚弄上去的。

再者来说,我娘哪里来的煞气?她也没有冤死啊?而且之前我看了,我娘的死相不是一般的恐怖,那样的死相,又是要怎么样才能够变成那个样子?

就在此刻,身边再度传来了夏陌低沉的声音:“据我所知,难产死的人,绝不会有这么重的怨气。”

夏陌话音落下,我心中咯噔一声,这同样是我刚刚闪过的一个疑惑,如此,几乎可以肯定,我娘的死,真的有着蹊跷。

这时候,我问夏陌她之前去了哪儿?夏陌告诉我,说她跟在我爸的身后,一直朝着掐面追。

最后追到了一名黑袍人,全身包裹在黑袍之中,看不清长相,但是夏陌说九成的可能这就是老尸匠。

夏陌和我爸一起对付那黑袍人,似乎是感觉到自己有些不敌,就跑了,之后他们才发现我没有跟上去,就回来找我。

我点了点头,不一会儿的时间,我们就回到了家,而夏陌则是直接回了房间之中。

屋子里面只剩下我和我爸,我爸的脸色出奇的沉重,就是爷爷去世,我也没看到我爸这样。

一片沉寂,我爸并不说话,半天的时间,我方才是直接出声,对着我爸说道:“爸,之前我看到我娘了?”

随着我话语落下的瞬间,我爸本来拉怂着的脑袋豁然间抬起头来,看着我的双目之中闪着一道精光。

“你说什么?她把你怎么样了?”

我爸连忙拉着我,出声对着我问道,声音之中充满了焦急的神色,看着我爸这幅样子,我也是摇了摇头。

随后我告诉爸,是我娘救了我,然后我将今晚我发生的事情全部都给我爸说了。

当时要不是我娘及时出现,恐怕我就被尸变的梁先生给弄死了,闻言我爸连忙让我把被梁先生抓伤的伤口给他看一下。

我心中一愣,将衣服解开,顿时露出了胸膛之上浅浅的三道伤口,但是此刻这三道伤口已经有些发黑了。

“不好,尸毒!”

看到我胸口这三道伤痕的瞬间,我爸便是低喝了一声,顿时间,我爸整个人直接站起了身来。朝着厨房走去。

不一会儿的时间,我爸再次走了出来,不过我看到我爸的手中,却是多了一大碗白米。

而我则是一眼就看出来了,这并不是一般的白米,而是糯米,将这糯米拿出来的瞬间,我爸就让我把一副脱了。

我一脸郁闷的看着我爸,问他这是干嘛?不过看着我爸严肃的表情,我还是将我的衣服脱了下来。

我爸找来了一大块白布,然后将糯米直接倒在了白布上面,紧接着我爸走到了我的身后,低沉的声音传来:“忍着!”

就在我爸话音落下的瞬间,他手中白布上的的糯米直接敷在了我的伤口之上,就在那糯米挨着我伤口的瞬间,一股难以言喻的剧痛直接传遍了我的全身。

下一刻我直接不受控制的张口想要叫出声来,但是就在我张口的那一瞬,我爸一旁准备好的一块帕子直接塞进了我的口中。

一切痛苦都化成了一阵阵沉闷的哼声,而且这股疼痛使得我整个人开始快速的颤抖了起来。

而我爸直接将白布给我绑了起来,那剧烈的疼痛还在持续,只不过我感觉到这种痛感在缓慢的减弱。

片刻之后,我爸走到了我的面前,对着我出声说道:“行了,你这伤势不轻,赶紧去休息,明天看看情况再说。”

本来我还准备问一下我爸关于我娘的事情,毕竟现在事情都已经这样了,还有什么可以瞒着我的?

但是我爸明显不打算给我这个机会,直接拉着我进了房间,让我好好儿的休息。

将我推进了房间之后,我爸就自己走了出去,将门关上了,我只好是躺在床上,然后安安静静的睡了过去。

这一晚上,胸口的伤口都是传出了一阵阵疼痛,所以我睡的并不好,第二天一大早的时候,我被一阵鞭炮声吵醒了,鞭炮声也不算大,但我本来就睡的不熟。

醒来之后,我直接起身,走出了房间,这个时候,我发现胸口的疼痛似乎减轻了许多,我爸他们也跟着起来了,看向鞭炮声传来的地方。

“好像是癞子家?”

我爸低声说道,李癞子是我们村子的一个光棍,五十多岁了都没老婆,不过这好端端的怎么还放鞭炮呢?

这个时候,我爸并没有理会,而是看向了我,问我感觉怎么样?我说好多了,我爸让我坐下,给我打开看看。

当我爸将布袋解下来的瞬间,我整个人都惊呆了,因为那一大把的糯米,此刻竟然是变成了乌黑之色。

而且上面还发出了一阵恶臭,我看了看胸前,虽然伤口还没有痊愈,但是已经变成了正常的颜色,并没有像之前一样的是黑色。

一旁的夏陌看到,眉头紧皱了起来,她问我什么时候中的尸毒?我苦笑了一下,说昨天晚上。夏陌的眉头皱了皱,没有再多问。

这时,又是一阵鞭炮的响声传来,还是之前的那个方向,我爸的眉头微微一皱。

“这是出事了?我得去看看。”

我爸话语落下,吩咐我在家好好儿休息,就走了出去,但是这个时候我怎么可能好好儿的休息,就在我爸离开之后,我和夏陌几乎紧跟着离开了家。

奶奶则是在家做饭,我们朝着鞭炮声传来的方向赶去,到了之后,还真是李癞子的家。

只不过此刻李癞子家门口站满了许多的人,一个个都是议论纷纷的指着屋子里面。

我看到我爸直挺挺的站在门口,我和夏陌紧跟了上去,到了门口,我也是第一时间看到了屋子里面躺着的那李癞子的尸体。

李癞子,竟然死了。

看到尸体的瞬间,我莫名的感觉到我的背脊一阵发凉。

此刻的李癞子舌头掉的老长,眼睛死死的鼓着,全部都是眼白,而且脖子上有一道深深的痕迹,看着旁边的那绳子大致可以猜出这李癞子是吊死的。

只不过比较诡异的是,我看到李癞子的表情扭曲的不像话,就连双手都是死死的弯曲着,最为诡异的是李癞子的裤裆。

此刻李癞子的裤裆有着一滩已经干枯了的血液,一旁竟然摆着一截断裂的生殖器,那无疑是李癞子的。

这死法也太过诡异了,李癞子好好儿的,怎么会突然吊死了呢?而且还是这么诡异的死法。

我心中隐隐有些不安,下一刻,我的眼睛陡然睁大,我竟然是看到李癞子家的门口,有着几个脚印。

而这些脚印竟然和我之前在我们家院子里面看到的那些脚印一模一样,此刻的我几乎可以确定,这脚印是我娘留下的,而之前我之所以发现这些脚印有些古怪。

是因为这些脚印只有脚尖,没有脚后跟。

我的心中升起了一股强烈的不安,因为眼前的这一切告诉我,昨晚,我娘来过这儿。

而李癞子这么蹊跷的死去,难不成说和我娘有关系吗?我的心中实在是难以接受,可是这一切又是为什么呢?我娘为什么要杀了李癞子?

看着我爸的脸色,恐怕他也是看到了那些脚印,身边的夏陌也是如此,这会儿,夏陌直接拉着我到了另一边没人的地方,出声对着我说道。

“你娘昨晚来过这儿,这人的死跟她有关系。”

夏陌说完,我沉默不语,随后问她怎么看这事儿?而就在我说完的瞬间,夏陌的嘴角却是泛起了一抹淡笑,随后出声。

“这事儿我有办法知道真相。”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