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大明医相

大明医相小说

大明医相

更新时间:2020-07-06 16:25
飞天紫鳐 / 著
都市 丨 未完结 丨 微小宝
(未完结)《大明医相》小说的主角是徐国方和林颜,由飞天紫鳐倾心创作,这里为你提供《大明医相》全文在线阅读。徐国方本是即将被斩首的一代罪人,可是不知为何就莫名其妙的穿越到了古代,并且还是成为了人人敬仰的小神医,只要是他看过的病,必定是药到病除。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且说当日在大堂之上挨了一顿板子的何善人,被关进县衙囚笼枷号,幸亏有亲哥在衙门里打点,才没怎么受罪。

那些个差役也得了好处,照顾的挺周到,拿着遮阳伞轮流在旁边守护,饿了喂食,渴了喂水,何善人才得以在囚笼之中度过艰难的三天。

那何善人一回到家里,又羞又恼,又恨又气,渐渐的病从心中起,请了几个郎中给诊断一番,都说是气瘀于胸,体表受寒,在家静养了好几天,病情越发的严重,拖了七八日,到半夜时分,何善人就一命呜呼断了气。

何府大大小小的亲戚,全都赶过来吊唁。独女何曼殊哭的如同带雨梨花,二叔何主簿少不得出言安慰几句。

“侄女,你放心,二叔绝不会轻易饶了那小子,一定要他偿命,为兄长报仇雪恨!”

“叔叔,那小子现如今抱着吴县令的大腿,我们现在根本就没办法想动他!”

何曼殊抽抽噎噎的哭诉说道。

“哼,你叔在徐州县干了十几年的主簿,这三房六部,哪个不在本主簿的掌控之中?那吴县令新来乍到,两眼一抹黑,根本就没人受他使唤,他若是老实听话,干完这三年,想法子在吏部考核弄个优等,拍拍屁股走人,他若是要执意和本主簿对着干,嘿嘿,莫怪何某辣手无情!黑白两道都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何主簿说罢眼神中露出一丝阴冷:

“我已经打听到了一个重要消息,那小子不姓余,他姓徐!是徐家堡的三少爷,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法子,居然从监牢里逃了出来!“

“二叔,那你还等什么?这可是朝廷重犯!赶紧的让捕头将这小子抓捕归案才是!”

何曼殊止住哭泣,眼含期盼的说道。

“不不,他既然能够从里面出来,说明有人暗中在背后帮他。等明天,你叔我就去拜会虞百户,只有让锦衣卫出手,将他背后的人物一锅端了,才能解心头之恨!”

何主簿手指敲击着桌子,眼中露出一丝得意的笑。

何主簿算无遗漏,在他看来,吴县令就是背后的那张保护伞,他盼这个位置已经好多年了,如今绊倒吴县令的大好机会摆在眼前,他岂能轻易放过?

“那依二叔之见,我们又该如何?”

何主簿轻拍侄女的肩膀,呵呵笑着说道:

“这小子不是给人诊病吗?据我所知,他每隔三五天就去药店买金疮药,倘若我们把药抢先收购了,你说这小子会不会气的跳起来?”

“叔叔说的有理。我们何家不缺银子,侄女这就让人去各大药铺打招呼,全力收购金疮药,让那小子的医所关门大吉。”

“老大,这金创药用的太快了,前几天买的,今天就用光了。”

郎哥摇了摇药葫芦,嘟着嘴,将葫芦里剩下的那点粉子倒出来,用黄纸包好。

“这么一点点,就一百个大钱,贵的要死,唉,真羡慕老王头,就靠着这金疮药秘方,短短十年,就富甲一方,如今肥田千顷,妻妾成群,羡煞我等无立锥之地的贫民百姓。”

郎哥的一句话,倒是引起了徐国方的心思。对呀,弄明白金创药的成分,能自己可以配药,也就不需要买高价金疮药。

前来治疗跌打损伤的人也很多,药葫芦里的金疮药已经不够用了。郎哥拿着银子去药铺买药,徐国方揉着脑袋,仔细回忆后世对于金创药的成分分析,却始终得不到答案。

徐国方用舌头舔了一点黄色药粉,感觉有苦涩味,细嚼有些粘牙,如同有沙粒感,这究竟是什么药材?徐国方有些迷茫。这白色的药粉,徐国方尝过一点点,是石灰,有火烧火灼之感。

估摸着过了一个多时辰,郎哥气喘吁吁的跑回来报告。

“老大,金疮药没买到。”

“怎么回事?说!”

“我问了几大药铺,人家都说金疮药都被一个神秘客人买走了!”

谁会需要这么大量的治伤用的药?徐国方揉着额头,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去将木牌挂上,关上院门。”

石头听自家老大如此吩咐,很是不解,问道,“老大,今天我们不做生意了?”

“这些天你们也累了,放三天假,去赵王庙看看那帮小兄弟。”

徐国方拿出几两银子,让郎哥买些粮米肉食之类的送过去。

余记医所关门歇业,消息很快就传到何曼殊的耳中。

“小姐,金创药还继续收吗?我们已经收了不少了,这金疮药价格翻了一倍还不止”

管家何福站在堂前,低声问道。

“收,继续收。就是要让这小子那个医所开不起来。”

“可是——”

何曼殊脸色阴郁,恨恨的说道:”小子,本姑娘有的是办法整治你。”

郎哥几个都走了,徐国方还被那金创药的药方成分搞的晕头转向。一时间分析不出来,徐国方索性不去想了,闲着没事,逛大街去了。

咦?这不是张大哥吗?你这般急匆匆的要去哪呀?”

“唉,我家那个叔叔,手腕被割伤,流了好多血,我来请个郎中给看看。”

“赶紧的送去余家医所呀,效果好,还实惠。”

街头两个男子的偶遇闲聊,话语中提到了自家的医所,顿时让徐国方停下脚步,在边上侧耳细听。

“别提了,刚去过,已经关门歇业了。”

“老弟告诉你一个治伤的土方子,这是我那在王财主家做工的侄儿说的,你可千万别外传。”

“什么方子?你快说呀!”

”你找点土黄叶子,揉碎配酒揉在伤口处,我敢担保,用不了三天,你叔的伤就会痊愈!”

“真的?”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啊!”

那两男子还在说着话,这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徐国方在一旁听着,那是一个茅塞顿开。

黄皮,就自己怎么就将这种能快速止血的天然药材给忘记了?

徐国方再也顾不上那两人在说些什么,转身扭头跑了,他这状若疯狂的举动,将方才那在路边说话的两男子给吓了一跳。

徐国方气喘吁吁的回到余家医所,现在他总算明白,所谓的王家独门绝技,也不过就是石灰兑大黄。

金疮药的成分原来如此就两味药而已,如此简单,根本就没有什么绝世配方在里面,现如今知道了成分,这成分配兑,已经不再是问题。

为了打破金疮药的垄断,徐国方决定亲自上山采取黄皮,研制出独家的效果更好的治伤药。

当然,他还要在后世的基础上加一些活络生肌的其他的草药成分在里面,让受伤者的伤势恢复的更加快速一些。价格便宜,药效还要好,求购者还不趋之若鹜?只要这种伤药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上,就算给座金山都不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