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烧尸人

烧尸人小说

烧尸人

更新时间:2020-08-01 17:01
我爱吃炒鸡蛋 / 著
都市 丨 已完结 丨 微小宝
小编为您带来主角是周凌峰方雪儿的小说。周凌峰方雪儿小说由我爱吃炒鸡蛋所著,小说名叫《烧尸人》,作者脑洞较大,文笔精炼,推荐阅读。小说简介:直到这个时候,周凌峰才知道,原来这个老人居然和儿媳妇斗气,结果想不开上吊自杀的。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我心想,这天炉本身就极不平常,显然这用来烧火的干柴,怕也不是寻常的树木……

在泉叔的示意下,我将棺材推进了那正在熊熊燃烧起来的天炉里,而随着那天炉里的门一关,很快,我就从那天炉门里的缝隙处,看到那占满香灰和绑着红绳的棺材在迅速燃烧了起来。

我很好奇,为什么泉叔不用那温度更高的地炉烧,反而是要用那以干柴为燃料的天炉来烧这个死的仙爷……而就在我暗暗狐疑之际,我却是一眼看见火炉子里的棺材已经被火苗所覆盖,可是在那火苗下,我看到棺材竟是缓缓在自动分开。

“泉叔,那棺材开了,怎么办?”我一下子也是被惊到了,那棺材已经缓缓打开,棺材里头的尸体,那岂不是要从炉子里冲出来?

我眼光扫向泉叔,却发现他云淡风轻的,似乎对那棺材自动打开早就有所预料到。

“傻小子,你再看看那棺材里是什么东西。”泉叔淡淡说道。

我连忙继续抬头往火炉子看去,结果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却是吓了我个踉踉跄跄!

只见在那熊熊燃烧里的火炉子,随着那棺材自动打开后,我看到在棺材里头,正是有一具满身鲜血的尸体!

这尸体除了满身都是鲜血外,一双眼睛更是睁得跟那铜铃一般大小,火苗先是燃烧到了那棺材上,几秒钟后,火苗顺势蔓延到了那满是鲜血的尸体时,我却是看见那尸体居然轻轻动了一下!

紧接着,这尸体便是径直在熊熊燃烧的火炉子里坐了起来,火苗在他身上迅速燃烧着,而他就像一个火人一样,那对睁得大大的眼睛,更是露出了一副惘然的模样……

“泉叔,他坐起来了!!”我看到这里几乎就是一声怒吼,把一旁正在抽烟的泉叔给吓了一跳。

“你个傻小子,就一具血尸还吓成了这样?”泉叔一把将那根刚点燃的香烟塞进我嘴里,然后没好气说道:“不管他是什么尸,只要进了天炉,就不用想出来,傻小子你刚来,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那仙爷算尽了天机,如今死后被天机所报,遗体变成了血尸,若是再多停放两天,那后果肯定会更加不堪设想……”

大概两个小时过去后,泉叔才示意我差不多可以打开天炉了;而在打开天炉的那个小门前,我还特意往里头瞄了一眼,我发现里边的血尸早已是燃烧殆尽,里头就只剩下了一大撮黑色的灰烬,早已分不清那里头哪些是棺材灰和真正的骨灰。

这个时候,在天炉的一旁则是已经站着几个林家的家属,而我和泉叔虽然并没有告诉他们关于那棺材里的遗体出现尸变的情况,可出乎我意料的是,他们竟也是格外的安静等待着我拿出骨灰来,不吵也不闹,十分的有耐心……

我小心翼翼的将推板拉了出来,推板上堆积着许许多多的灰烬,里面大部分都是棺材燃烧后留下的,至于那具血尸,则是只剩下了几根没有完全烧掉的骨头。

这时,一旁的泉叔则是开口道:“去拿根敲骨棒(火葬场中专门用砸烧尸后留下的人骨的木棒)过来,让他们将那几根骨头敲碎装回去就可以了。”

泉叔话音落下,那以林家老二为首的家属们面面相觑了下,随即竟也点头答应了。

敲骨棒拿来,几根没有烧掉的骨头迅速就被那个林家老二给敲成了骨头渣,可站在一旁的我,却是分明感觉到林家老二的目光似乎在那灰烬中停留了许久,好像是在寻找着什么东西。

不过这火炉的温度高达几百,除了一些人体骨头外,别的东西还真是几乎难以幸存;所以这林家老二眼光扫量了一会后,便也是暗暗叹了口气有些失望的将那些骨头渣装进了骨灰盒里,和快就和我们告别离去……

我看着那林家家属们离去的身影,心头则是有些古怪,这自家老父亲的遗体都烧成灰了,林家老二的眉头没皱一下,反倒是在看了一会灰烬后,竟是有些失望不已。

“傻小子,这些东西就交给你了,我去啖口酒。”泉叔大摇大摆地丢下了一句话后便是离开了,空留下我一人看着那堆棺材和尸体混淆的灰烬发呆。

“官大一阶压死人这话说得还真是没错,什么活都得我干!”我心底里暗暗嘀咕了一句,然后这才拿来一个黑色的塑料袋和小铲子,准备将那些灰烬装进袋子里去丢掉。

按照此前泉叔说过的,天炉和地炉清理掉的灰烬,一般都是要丢到火葬场后边的那个小垃圾场里去。

几分钟后,就在我手中铲子刚铲起一撮灰烬的时候,忽然,我似是感觉到了灰烬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存在一般……

我顿时是眉头一挑,这铲子很小,用来铲松软的灰烬自是轻飘飘的,可是刚才这一铲子下去,铲子发出一道闷沉的声音,竟是好像铲在了一个硬块上。

我一时有些狐疑起来,刚才的时候,我已经是将灰烬中没有烧掉的骨头都挑出来给那林家老二敲碎了的啊,怎么这会儿还有硬物存在呢?

我有些诧异的将铲子一翻,很快,我便是看到在灰烬中,竟是有一个只有手指头大小的黑漆玩意。

我皱眉,这东西难道是陪葬品不成?天炉这边虽是用柴火烧的,可一般的东西都不可能幸免,除非是真金白银那些才有可能不被熔化。

我小心将那块带着灰烬的小东西吹了吹,很快,我便是看到那个小东西竟是一枚戒指!

不,确确来说,这是一枚玉戒;只不过这枚玉戒的颜色却是不太纯正,一般的玉都是带着些绿色的,可眼前的这一枚,却是有些泛白,怎么看都像是那种地摊上常见的九块九买一还送一的便宜货……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