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拾光里的我们陆珈

拾光里的我们陆珈小说

拾光里的我们陆珈

更新时间:2020-08-02 11:45
随侯珠 / 著
现代 丨 未完结 丨 起点
《拾光里的我们》是作者随侯珠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主角是陆珈徐嘉修。泰格文学为您带来(独家)拾光里的我们小说全集。陆珈抿着微笑立在中间,她也想知道孟甜甜会怎么说。她回视了孟甜甜一眼,孟甜甜朝她眨了下眼睛。不会是……陆珈猛地冒出一种不好的预感,果真孟甜甜开始追溯过往了。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做家长就是这样爱操心,不回来操心回来更操心,所幸陆珈一直是那个大大咧咧又充满朝气的好孩子。回来到工作落实这期间,她每天吃吃喝喝之外还出门放放风,等玩的差不多了,顺手把工作也找好了。

可是再不让人操心的孩子,家长也忍不住不操心。他郑重地询问过陆珈突然回东洲的原因,是不是感情不顺利,那个坏男孩到底是谁!

陆珈笑他:“爸,您是不是认为像我那么漂亮的女孩背后都有一群坏男孩啊,我告诉你,你这是职业病作祟!千万别太想多,不带你这样怀疑自家女儿清白的。”

……那总有一个理由吧。

陆珈也郑重地轻咳两声,念了两句:“乡愁是什么,就是我在那头,您在这头。您不能理解一下我那颗游子归来的心么?”

貌似也对啊,不就是游子归来嘛!

其实,陆珈的话半真不假,她并不想把一些糟心又龌蹉事说给老陆听;但“真”的是:她回来的根本原因就是特别想吃老陆的糖醋鱼了,这是毋庸置疑的!

决定是冲动的,可冲动不是坏事,甚至它可以让人生遵循一个很好的原则,就是用自最喜欢的方式做生命中最有意义的事情。

至于诱发她回来为什么是糖醋鱼而不是红烧鱼或者其他菜色呢,主要做出决定那个晚上,她梦到自己和老陆一块到湖边钓鱼,然后她钓来了好大一条鱼,张老师卢老师他们都跑过来夸她是钓鱼小能手,傍晚老陆把鱼做成了她最爱吃的糖醋。

梦里的那条糖醋鱼到底有多香多好吃,她根本无法用匮乏的语言把它形容出来,好吃到她咬到舌头痛着醒了过来。她一直很少流眼泪,可那天夜里哭得不能自己,她很想给老陆打电话只听听他声音也好,她想家,很想很想。

可是她不能,深夜两点老陆肯定陷入了梦乡了,她不能打扰他。

是不是每个人心里都藏着那么一根线,它透明而无形,它藏匿在血肉里面一起生根生长,甚至平常都感受不到它的存在,却有一种深入人心的力量在牵引着,她不知道线的另一头到底牵在哪里,直到那个瞬间,这条线狠狠地从她心里抽了出来,抽丝剥茧的疼痛之后她终于知道,线的另一头一直牵在家的那端。

陆珈刚进沃亚,要做的事情自然不多。她直属领导胡经理对她还处于一种考察观摩状态,不过在她每次都把布置任务完成得不错,胡经理很快将一些重点的东西讲给她听。

胡经理大名胡兰,经验丰富的老会计一枚,公司人称兰姐,是沃亚年龄最大的员工,徐嘉修都客气地叫她一声兰姐。

中午吃饭回来,陆珈慢悠悠地在办公桌坐下,兰姐已经在工作了。兰姐也是不吃食堂的少数员工之一,每天都是自带盒饭到公司。见她回来,兰姐推了推眼镜笑眯眯问她:“好几天了,对食堂有没有喜欢一点?”

陆珈托着下巴,咧着嘴:“兰兰姐,你笑得有点坏。”

陆珈应该就属于领导挺喜欢的那种员工,聪明学得快还谦虚,同时也不会过度谦虚让人觉得虚伪,有时候看着是优哉游哉的样子,早已经把工作好好地完成了。关键长得也好,有事没事还可以当公司的观赏盆栽使用。

另外,跟她那张脸一样漂亮的,还有她的学历。胡兰觉得自己真是挖到宝贝了。

陆珈也觉得兰姐是很不错的领导,亲切勤勉又懂得抓工作,同时还那么会夸人,每次都夸得她那个心花怒放,每天被指使着多做事还特别乐呵。当然最让她喜欢的,兰姐没有老财务那种一板一眼的性格,有时候她喝着茶玩几盘连连看,兰姐也是一笑置之。

“陆珈,你家到这边多远啊?”兰姐问她。

“坐公车要转三趟车呢。”陆珈掰着指头说,然后无限向往地说,“我就盼望着明年这里快点通地铁呢。”

她盼着明年通地铁,这话是有意说给兰姐听的。她知道兰姐担心什么,她这样说至少表明她是有心做到明年通地铁啊!

领导和下属,有事没事多给对方一点安全感,有益而无害嘛。

兰姐显然对她“每天转三趟公车来上班”很关心,解决方案要么买辆代步车,要么就在这附近租房子。兰姐突然一笑:“我们公司的Janice正在找人合租,就住在这边对面的公寓楼,我们公司很多员工都扎堆在那里,徐总也住那边,配套和环境都很不错,有没有兴趣?”

Janice?陆珈念了念这个音,珍妮丝?

没想到沃亚居然还有一个叫英文名的,新鲜啊!陆珈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倒也想找个同事合租呢,可是我怕自己生活习惯太粗糙了。”她更担心Janice太西化,她和她无法中西合并好不好!

“这个完全放心!兰姐给你打包票,Janice是我们公司人缘最好的人。”兰姐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报表,“上去把它交给徐总,顺便认识一下Janice,接触一下。”

兰姐都这样说了,陆珈也不好推脱了,拿起报表就上楼了。

——

陆珈把报表交到徐嘉修面前,没立马离开;徐嘉修抬起头睨了她一眼,也没急着赶她走,任由她爱站多久站多久。

猜你喜欢